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解脱之门】贰、密法类:六座上师瑜伽、律仪二十颂、事师五十颂、密咒根本堕与粗堕引导略录  

2017-06-16 21:50:40|  分类: 【解脱之门●密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脱之门】贰、密法类:六座上师瑜伽、律仪二十颂、事师五十颂、密咒根本堕与粗堕引导略录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解脱之门】
贰、密法类
六座上师瑜伽、律仪二十颂、事师五十颂
密咒根本堕与粗堕引导略录
(仅供已得无上部灌顶者参考使用)
帕绷喀大师讲授
洛桑多杰编订
江波(仁钦曲札)译

第一部分:六座上师瑜
   恭敬顶礼于百部遍主金刚持帕绷喀大乐藏吉祥贤足下,伏请大悲摄受!
    此中略书听闻班禅一切智洛桑却吉坚赞所造《六座上师瑜伽》根本文及注释《能净甘露妙瓶》传教引导时所作之笔录。
    (大金刚持帕绷喀上师首先略赐有关听法等起与威仪方面之教诫,次正作开示。)
    凡获无上密咒大灌顶者,每日若不检点诸学处,则犯一密咒粗堕。我辈一旦听说某处有传密咒大灌顶,便闻风而动,唯恐不得。与此同时,又极擅长于不护三昧耶之方便,此举犹如特为开启金刚地狱之门。造作十不善等其他大罪再多,亦不能入金刚地狱;求密咒大灌顶而不护三昧耶者,则与专修金刚地狱相仿佛。
    求密咒灌顶时,承许有多种应昼夜六次防护之学处,此等知已,诸能护者应如理守护;诸未能护者,于诵“六座”时,当善思其义,若能善依警戒与防护之心,则此“六座”能遮闭一昼夜过失之门。其他众多念诵可以不作,然此“六座”必须念诵!
    密咒若非上修金刚持,即下修金刚地狱,仅有一途!此与修不修法无关,而观待于护不护三昧耶,故此利害极大。“无罪纵不修,十六生中成”,于防护诸三昧耶基础上,若能如理修持者,最上此生成佛,中等中有等时成佛,最下十六生中成佛。一昼夜中六次不断修“六座”者,亦大有益于安住“皈依学处”。不仅如此,《事师五十颂》中所说之“以最上信日三时,献曼扎花而合掌,头顶接足为作礼,开演上师当敬事”即敬礼上师等,以及受持愿菩提心等亦复具足。西藏所谓之甚深教授,多为开示成就法及羯摩集,号称“金法”,然此“六座”法,较彼等更为甚深精要。
    他派上师有希求此拆散之教授扼要者,此乃了知密咒扼要之相。如(萨迦)俄钦衮桑一日传“八十灌顶法”时,某位智者言道:“(师为)旋转灌顶法轮耶?令毁誓满大地耶?开启地狱之门耶?”危险极大故。求灌顶者,若仅此“六座”亦不愿顾及以护三昧耶者,绝对不可。是故在此将“六座上师瑜伽”简略引导奉献于诸位。
    (大师首先略赐有关“那摩咕噜”等之要义总摄。)
    “六座上师瑜伽”之出处为菩萨、密咒律仪受持法,宗喀巴大师之《根本堕释》、《密宗道次第广论》及克珠仁波切之《瑜伽游戏喜宴》等,应详细研习。
    上二续部中受密咒律仪故,需此“六座”事业部三昧耶中,承许受持一切显密法(一切戒),而本法包容最广。五部十九条三昧耶于此“六座”中检点(,)故一切具足。
    六座中若间断一座犯一粗堕,若间断六座即犯六粗堕。密咒粗堕较别解脱他胜罪十万倍尤重。萨班云:“如今此藏地中,别解脱仅存影像,然密咒则影像亦不存。”我等并非匮乏于法,而惟穷于不作实修。
    此中须观资粮田故,当如道次第《坦途》、《速道》观“面前虚空”等。
    皈依如“道次第引导”中所说,由具足皈依二因之门皈依三宝。皈依佛时,如子求父母;皈依法时,如渴者求水;皈依僧时,如求道伴。如是忆念,诵“诸佛正法”等修皈依发心,于“六座”中各诵一次即可。此皈依发心亦各摄全圆道。
    发心中,具足希求利他与希求菩提,亦即大乘发心之所缘相。我辈仅皈依学处亦不守护,高攀大法,全无所至。若成熟此“六座”扼要,皈依学处以上,本法均能具足。诵“我以施等”等亦具承许发愿心之效。此中以施等舍、护、修三者所摄一切善根为发心之(供养)物。“我修施等诸福德”有二种译法,可任诵一种无大差别。此皈依发心颂有说是大觉窝(阿底峡尊者)译藏音,亦有说系觉窝亲造者,当以后者为正。若不作皈依,即非内道佛弟子,若不发心,即非大乘人。觉窝与辛底巴许内外道之别由皈依区分之。却吉坚赞大师亦云:“初圣教大乘,入门主心木,皈依发心是。”别解脱律仪如身,皈依如头。将诸善根供于诸佛菩萨,作为彼等引导一切有情之顺缘,依此发心,想我为利益一切有情故当愿成佛。
    “愿诸有情离贪嗔”等四句分别为舍、慈、悲、喜四无量,此具宝生三昧耶中“无畏”与“慈”二种施等。四无量者,能令发心增长,譬如爱子罹病,慈母念念不舍,欲子离病之悲心增长。所谓“发心”者,意为心量增广、扩大。又,此亦摄宝生三昧耶。
    “为度众生有寂难”等为受持愿心法。一般来说,仅发愿心不需用仪轨受之。仅发菩提心与行心非为一事。行心于此间修,先诵“上师诸佛及佛子(前之仪轨中为:诸位上师佛菩萨)”等一遍请佛许可。次应胜解随佛等后诵三次受行律仪。此复配合往昔诸佛事业之同喻,从“正如往昔诸善逝(前之仪轨中为:犹如往昔诸如来)”等乃至“如其次第而修学(前仪轨中为:如其次第令修学)”诵三次。所谓“如其次第而修学(前仪轨中为:如其次第令修学)”者,意为学道次第无误,而不求速躐等。诵至第三次末句结束,作获得菩萨律仪之胜解。系受律仪故,应胜解作随后诵。萨迦派于“后”等不作随后诵解,而说是同时诵,此不生受律仪之实效,难以还净无上密咒律仪。“如今我生极有果(前仪轨中为:如今此生有果利)”等,为思惟利益,亦即如今我所获之人身得大义利,今日以降(以后)乃至未死之前,应思善哉等。若欲开广,可配合念诵“犹如目盲人”,乃至“愿天非天皆欢喜” 等。复次,皈依境诸尊经眉间融入自身。
    (上师瑜伽正行中,“面前空中妙宝座”等根本文与引导二者中明说者,如文赐教。)
    如嘉瓦果仓巴云:“生起次第修多种,修上师者最无上”等,利益宏大,加持速疾,中断消灭等一切无遗均观待于启请上师故,一切善加行皆须以上师瑜伽为道之命根。
    修法有三,如《供养上师法》之集会观,如“怖畏”修法之重叠观,及“普摄摩尼派”之单修上师一尊,此中如后者修。
    修上师之处者,如《阿毗达那续》中所说:
    彼具恩上师,掌心或心间,
    身支随处修,千佛之加持,
    彼人皆可摄。
    有于头顶、虚空、心间诸处观修之法。高低者,过高生掉,过低生沉,是故此中应高低适中正对眉间而修。远近者,应以作伸展礼(俗称磕长头)时指端能及之处为狮座所在之处。狮座表四无畏或八自在。杂色莲花与日、月坐垫三者表上师于共同之三主要道,不共之光明、幻身、双运得自在,上师心相续中拥有此等证德。
    若了知一切佛陀为引导我故,作上师相而来,我之上师即诸佛变化之体性,如此思惟即具上师瑜伽扼要。此中修根本上师为金刚持之相,我前世之师亦即现在之师,为引导我故数数前来,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如同觉窝与仲敦巴父子之行传。
    又,师身映现一切世界,师身周遍一切世界,师身一一毛孔中复现十二事业等相而作游戏。放出新化身至十方无量世界饶益有情,收回已作饶益之旧化身等,犹如水月与幻术,分化百亿俱胝化身游戏舞,当如是思惟。
    “了义上师”者,为乐空无二智,彼乃五部、百部如来等诸佛之变化根本。百部可摄为五部,五部可摄为三部,三部可摄为大密一部,彼亦为外放之主宰故,名为“遍主”。
    佛母身色如常,同金刚持身作蓝色。若不共者,彼为猛利之体性或随贪之体性故,身作红色亦可。
    了义杵为大乐智,了义铃为证空慧,恒常勇猛执持二者故名“金刚持”或“金刚萨埵”。
    “班杂哩嘎天衣”者,冬暖夏凉,轻薄柔软,收回能容于指甲中,外展能周遍三千世界,具足如是等众多稀有功德。
    “除热恼”者,除三士道应断之热恼法各不相同,见有多种。此复反说为除热恼,正说即开示彼能除之道。
    宗喀巴大师等作金刚跏趺者,表示大师等于具足四跏趺体性中成佛。诸佛成佛时必须成五部体性,若非如是,则无毗卢即无身金刚等。身金刚等唯佛方有故,此中三处标以三金刚体性之三种子字,乃佛所独具之处。
    迎请时,如云:“云何智慧所周遍,身亦如是作周遍。”佛心知一切相(、)智周遍一切所知,彼所周遍处身亦周遍。唯从法身界中现起色身,实无须从远处迎请。未得如是定解者,则为说从报身土迎请化身之相。于面前虚空中观上师三昧耶尊,迎请上师智慧尊融入。此复金刚持心间吽字放光,从色究竟、空行、现喜、极乐等十方刹土,迎请由无数佛菩萨众围绕之上师金刚持,融合为一,诵“杂吽”等时,至金刚持顶上等,修勾入缚喜。此具足不动三昧耶“诸阿阇黎亦受持”等之理,如《六座》根本文夹注中所说。
    礼敬颂之意为:赖由上师之恩,刹那获得大乐之智。我等如今短暂之一生,观彼于无始轮回如同一刹那。“金刚”(原文为“具金刚”)者,为金刚持之异名。
    得母续灌顶者,此间可胜解金刚持为“胜乐轮”以“八句赞”赞之。
    自观本尊心间放出供养天女而作供养,胜解上师相续中出生乐空智等,奉献外、内、密、真实供养,应作坚固胜解。
    供略曼陀罗,应诵“伊当咕噜”等。以此具足“供养事业尽力行”及《事师五十颂》中所说之应六时奉献曼陀罗于上师之理。
    “十方三世诸如来”等为意乐依止善知识法中之根本修信。颂文意为由变化根本之诸佛变现为着袈裟比丘相,于无量刹中作佛之最胜事业语事业(出自《宝性论》七金刚句,似应加注)。此虽非密咒三昧耶,然摄道次第依止善知识法扼要。“金刚持王善赞叹”等为念恩生敬,与《供养上师法》中所说之“供养恩师一毛孔”等同一扼要。“胜共悉地尽无余”等,意为至心现见殊胜、共同一切悉地均为如理依师之功德,以圆满意乐、加行恒常如理成办三种欢喜。此等应如玛尔巴师事那若巴,及那若巴师事德洛巴等而行。如宗喀巴大师所说之“现后一切善资粮”等,及《经庄严论》所说之“由诸供事及承事”等,承事上师法有上、中、下三种。上承事者,为实修上师所说法义,思惟串习,能于一法句上知修广大义,进步极大。
    若欲受共不共四灌顶者,如《供养上师法》“汝即上师”等修之即可。
    复次,收资粮田,诵“如是请故上师尊(前仪轨中为:如是启请殊胜上师尊)”等时,狮座融入莲月,上师降临顶上,与身同一面向欢喜安住。若欲修“那若六法”幻轮者可于此处作。
    复次,上师从顶上经中脉融入自身,由此缘故,思惟心间上白下红不坏明点内,自心极细风心白中泛红吽字具大乐自性,放五色光,修“幻身内起”之所缘。此与《供养上师法》之“心间八瓣中脉中”等同一旨趣。复次,诸情器融入吽字,吽字之钩融入哈等,修广略随一收摄次第。若知明增得三,三类“和合法”者可修此等。至“成一昧(味)”间,留出一段时间修幻身与光明亦可。若未知彼,然为遮止“自见昼夜不忆念”之密咒根本堕故,中观、唯识之见随自所有而作修习。
    次诵:
    一切情器如幻梦,亦如水月自性空,
    虽然无实名言立,其相犹如水突泡,
    自成金刚萨埵身。
    配合“俱生大乐秘密杵”等,如贡唐仁波切所说者,若能如是而修,甚善。
    从空之中现起白色金刚持及佛母,持三三昧耶如文。或随自胜解,现起密、乐、畏三尊等随一之本尊亦可,此乃色拉密院退位堪布金刚持之教授。若欲修三种子字等承事法者,亦可于此间作。三三昧耶者,即杵身三昧耶、铃语三昧耶、无身印三昧耶三者。此复铃杵者,如由金刚持令自忆念了义杵铃为大乐智与证空慧而作授予。“怖畏”手帜中有铃杵故,若胜解为“怖畏”者可持三三昧耶。铃杵等密咒诸将(誓》)物最下应绘成图像而作受持。如克珠杰《瑜伽游戏喜宴》中所说,若具足密咒誓物者,诸勇士空行聚集如逐腐肉之蝇作修道伴侣。如是持三三昧耶故,毗卢三昧耶“金刚铃及印者等”亦于此“六座”中具足。
    “自身以及诸受用”乃至“从今不吝尽施舍”者,舍善资粮聚为法施,舍身受用为财施,或思自身转成诸有情各各所欲之如意身而舍。如云“为救贪苦善精进”等,宝生为悭吝净分所现之天。不动者,不为能取所取分别所动,是嗔恚净分所现之天等。
    此处须检查所承许三律仪之诸三昧耶故,应于贡唐等所著《三律仪学处摄颂》,及四分律辒柁喃配合《律海心要》,班禅却坚所著摄颂等获得定解,在此之上逐一检查。若非比丘,无须诵彼学处摄颂。菩萨学处之“自赞毁他吝法财”与密咒之“轻毁上师轻学处”等以及衍颂定应念诵,最下应想当如文所说而行。如云“承许守护三律仪、别解、菩萨、金刚乘”等,依猛力善妙防护心具足(诸戒)等。求密咒大灌顶时所承许之一切,均集于“六座”中故,以此为修持心要具足极大扼要,乃修持之大纲。
    嫉妒为事业增长之障碍故,普通之人亦因此而工作难以如意。嫉妒清净为成所作智,或彼净分现为天者即不空成就,于彼之上易于了解。
    “三乘四续部所摄”等,为摄下至毗奈耶上至“集密”之间一切道无有相违学习法,此亦具足莲花部三昧耶“外与密三乘”等。为成就语金刚无量光故,必须学修其因三乘教证诸法。如云“世间自在摧坏有网者”等,“能坏有网”即说法等。
    若按教授派念诵法诵此“六座”者,可依照我所编订的、依班禅却坚与欧曲达麻跋陀罗之说略加教授而成之《六座瑜伽》修法后跋小注中所说而修。若三遍“六座”合在一起念诵者,应于三次加持之后收资粮田。融入时,初二遍应观分身融入,第三遍则观上师全体融入。
    却吉坚赞大师(所造根本文)后跋中云:“以此所生白善力”等,发愿不犯金刚持所制戒,我等亦当如是下至猛力发愿励力于律仪清净之方便。彼具大扼要故,将却坚大师所说之二发愿偈与“诸生不离正上师”等《六座》结行配合念诵。此处不诵其它众多愿文亦可。往生香跋拉者,其意非唯往生于香跋拉,于无等大师释迦王教法前弘期中若未成佛,然已善植密咒道习气者,于圣教后弘期“具威轮”王时代,当生为能修余诸道之密咒殊胜身,有此需要故,如此发愿极为重要。
    又按我上师之规矩,若将此“六座”与“六加行”合修者,如《有缘颈严》诵至安撅启请间,于“启白善摄皈依处,师尊能仁金刚持”之后,可按金刚持洛桑京巴所著之“道次第速修法”而修。若得《修心密封法》者,可于速修后修之。速修修至“唯愿加持能学六度等”之处,插入《六座》开始部分之皈依发心等。“如是以共同道净治相续”等速修之末,接修上师瑜伽正行“面前空中妙宝座”等,直至回向发愿。发愿后,复修“六加行”法,“敬礼上师胜者释迦能仁”以下,仍如其旧。

第二部分:菩萨学处
    如吉祥怙主龙猛所说:“戒是一切德依处,如动不动依于地”,三士等一切功德均依赖于戒。
    康垅巴云:“若年饥荒,一切事情皆至粮麦,如是一切皆围绕于戒,当勤学此。”
    他宗以四大加行引导为重,宗喀巴大师教法中,则不以此些许为主,而以三律仪制清净为主,此具加行之别义。加行中,具足三律仪众多制戒极难。此(持戒加行)与积聚十万礼供等修某一本尊之承事加行并不相违。如云“或以戒为乐”等,三律仪之基础为别解脱戒。尤其菩萨律仪者,如云“三世诸佛共履道”等,乃一切佛陀共履之大道。所谓“总圣教本别解脱”等,以别解脱为代表。宗喀巴大师教法中,最主要之修持即是舍命防护三律仪制戒。
    为成熟“六座”扼要,不可不知所受三律仪诸学处。未得密咒与别解脱学处之前,此等律仪虽不可听,然单诵毗奈耶教,在家众以上均可听闻。至于引导,则沙弥亦不可听闻比丘学处。萨迦上师索朗却丹为比丘单传甘珠尔中毗奈耶教。听闻经教中最上者当解教知义,可得“引导”之效;中者当知品目卷帙之数量;下者不解文义亦当闻音。求经教时,若发生睡眠、呵欠、拭涕、咳嗽等,将有一二字节脱落而不得闻,是故有必须闻声不断之规矩。
    若未具比丘律仪而具菩萨、密咒律仪者,当知彼二学处之恶作、根本堕、粗罪等所护之支分差别,应决定不逾防护界限。菩萨学处之主要者,《律仪二十颂》中说。密咒学处者,诸根本堕粗堕摄颂中说。又,所得律仪学处之防护界限,应将三律仪各各学处(著作之有关部分)善加配合(而作研究)。三律仪学处众多,如佛王楚臣嘉措(第十一世DL喇嘛)侍读,哲蚌寺孜博格西彩旺桑珠所著之《三律仪学处·摩尼光鬘》一书广略适中,可将此等摄颂相互配合。心中若能获得决定,即可认识诸所护戒、不染罪过,极为殊胜。是故此中配合摄颂略作解说。
    菩萨十八根本堕者,阿阇黎月官将圣无著所造之《菩萨地》诸义编为偈颂,名为《律仪二十颂》,意为共有二十个开示菩萨律仪学处之偈颂。此颂如同宣说菩萨律仪学处之根本文。
    受菩萨律仪已,若能如理守护者,如云:
    从受彼心已,睡眠或放逸,
    然彼福德力,恒常无间断,
    众多等虚空。
    下至睡眠时节,福德亦作增长。若谁补特伽罗相续中甫生菩提心已,大地震动,诸佛所住之座震动,诸佛菩萨护念如子、弟等,能生无量功德。
    正说学处中,“利乐”等总示菩萨律仪受持法。究竟善为“利”,现前利为“乐”。若能生究竟、现前自他利乐者,菩提萨埵即应引发。施身等现前利他,奉献自身为仆,供他使役;究竟利益自他,初地菩萨实舍自身血肉。
    此“律仪二十颂”如菩萨所应行之纲要,若未能广学他论,最低限度应知此颂。此十八根本堕为《集学论》中所说。《菩萨地》中说四条,《虚空藏经》中说十三条,《善巧方便经》中说一条,共十八条。
    “自赞毁他”者,乃以名闻利养为等起心,我等平常极易犯此。觉窝(阿底峡尊者)云:“某别解脱恶作丝毫未染,菩萨戒过失时时染之,密咒罪堕则如雨降。然犯即疾疾忏除,不与过失经宿共住。”总三律仪防护之难易有如此者。我等平日一开口便是自赞毁他,故应知彼为过失,严加防范。若无名利等起,如理解释自所作事,则无过失。
    乞丐等前来乞讨时,若有要事缠身无暇顾及,或因匮乏财物等而拒绝者,虽未能利他,然不犯此(“不施与”)根本堕。若非如是,现有财物故意不施、亦不说明,则犯根本堕。不为非器说法,无过。
    “捶打”者,除不可以损害心作捶打外,为师者具饶益心,令弟子学业上进故加以捶打等不犯根本堕。犯堕者,佛亦呼为痴人而加呵斥。
    他人初不和睦,后来谏谢致歉而不听者,犯根本堕。
    舍“道次第”而修“明心见性”,或弃“道次第”而开示气脉明点教授,作自矜为妙之讲说者,亦为“背弃大乘”。
    以上由加行门分为八,由等起门分为四。菩萨十八根本堕中,除“舍菩提心”根本堕外,其他皆可摄于《菩萨地》中所说之四根本堕。
    以权势、方便、谄等夺取已回向用作建造佛像之物等,为“劫夺三宝物”。此中有国王所犯堕、大臣所犯堕与庶民所犯堕等。香灯师等亦极易夺三宝物。(寺院)出家执事等属共王臣犯之列。
    若通达一切圣教无违,便能关闭犯第四、六、十二、十三等根本堕之门,利益极大。
    赋诗谤他者,自赞毁他二者具足。
    妄说上人法根本堕,亦摄入第一根本堕。
    制第十七根本堕是因修定者伙食难得故。
    第十八根本堕为《善巧方便经》所说之舍菩提心根本堕,于此当最极谨慎。
    《集学论》中,说有黎明时,至虚空藏菩萨前作忏悔之法,即“对虚空藏前,梦中当悔除”等。
    “数数现行”者,谓造罪已仍欲现行;“都无惭愧”者,谓我等趋入过失与恶行时,以自为缘羞耻为惭,以他为缘羞耻为愧,此二皆无,名“都无惭愧”;“深生爱乐”者,谓喜彼恶行且深生爱乐;“见为功德”者,谓作此等恶行而思无过。若此四缠具足为大漏;若于过失见为功德,而无其他二缠或三缠为中漏;若于所犯过失视为过失,即便具足“数数现行”等其他三缠,亦为小漏。然则十八根本堕中,不须四缠具足即犯根本堕者有二,即:执无业果等邪见与舍菩提心,此二极易犯。应将十八根本堕摄颂谙记于心,时时温习。
    四十六恶作中,若日诵《六座》,便不生第一恶作。菩萨心力虽大,然应小心谨慎、恭敬他人。此复为利他故,实作舍身等难行亦不怯弱,及唯恐利他有失故不放逸住。谨慎行事,名为“小心”。
    别解脱戒中不可受金银等,菩萨则应纳受他人之信施,应知此二之所破与需要。于他所施应无悭吝与忿恨等心,而作上供下施。
    第九恶作中,菩萨证德愈高,愈应重视毗奈耶学处,下至授水、脱靴,均应如宗喀巴大师之行持。当学令他人生信之处。
    菩萨戒中,可容开许少分单遮与杀生等身语七支。又,作彼事能饶益大众时方能开许,即必须以大悲心为等起。身语恣纵粗暴,如唱歌、跳舞等,令身、语不得寂静者,不可开许。开单遮时,遭人讥嫌而不断除者,犯恶作。
    “骂”者,即恶口等,别解脱戒中亦须防护,菩萨更应防护。
    诸菩萨之事业以利他与将护他意为主,根本堕与恶作二者中均有他来悔谢拒不受条。此二等起有别,若以忿恨为等起心,即成根本堕。
    喜闻故事、传奇等,亦为第十三恶作。
    除仅生起菩提心外,不作其他闻思修者,为恶作。
    为静虑味所懈怠,不学上功德者,为恶作。
    若不入大乘上道,单以毗奈耶为足者,亦为恶作。
    第三十一(似应为“三十二”自赞毁他条)恶作中,若有破立等重大需要,亦可开许。
    若以贪为等起作赞毁者,为根本堕;以我慢或忿恨作者,为恶作。
    所谓“摄善法施”与“摄善法六度”者,一切菩萨行均可摄于三种戒故,上述者是摄善法戒,亦立布施之名。
    须伴往助八事,如大会讨论制订公益计划,及他人请作取水、扫灰之助伴等,若不趋入此等无过之业,即犯第三十五恶作。
    菩萨应从正法与财物二者之门尽力饶益弟子。
    应以神通等令损害圣教等辈心生怖畏。
    还净时,菩萨戒以《堕忏》为主,密宗戒以“金刚萨埵修念”为主。还净时,“我菩萨某某”应改为“我僭名菩萨某某,”如此则遮立非菩萨自许为是之妄语。
【附:菩萨律仪二十颂】
阿阇黎月官造
法尊法师译
顶礼曼殊室利童子!
随力而供养,敬礼佛菩萨。住十方三世,诸菩萨尸罗,
一切福德藏,当以善意乐,从有智有力,住律尊长受。
尔时令善增,诸佛及佛子,善意恒于彼,眷念如爱子。
随于自及他,虽苦若有利,及利乐应作,不作乐无利。
谓由猛利惑,失坏戒律仪,其罪有四种,意同他胜处。
由贪利敬故,自赞而毁他。于有苦无怙,悭不舍财法。
由忿不受他,谏谢而打他。谤毁于大乘,宣说相似法。
应更受律仪,中缠对三悔,余罪于一前,如染非自心。
不三供三宝,随逐欲心转,不敬诸耆德,不正答他问。
不受他所请,拒不受金等,不施于求法,弃舍犯戒者。
不学令他信,于利他少事,悲愍无不善,忍受诸邪命。
掉举轻躁等,思一向流转,不避护恶称,虽有惑不治。
他骂报骂等,轻舍诸恚者,弃舍他谏谢,随逐忿心转。
为供事御众,不除懈怠等,贪说无义论,不求三摩地。
不舍静虑障,见味静虑德,毁谤声闻乘,有自法勤彼。
勤非勤外论,精勤复爱乐,诽谤大乘法,自赞而毁他。
不往听闻法,毁师但依文,须伴不往助,不供事病人。
不救拔众苦,不诲诸放逸,于恩不报恩,不解他愁恼。
不施求财者,不利诸徒众,不顺他心转,不赞扬功德。
不称缘降伏,不现通怖摄。具哀愍慈爱,及善心无犯。
《菩萨律仪二十颂》,印度月官论师造。

第三部分:事师五十颂
    如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所说:“据说此中成佛道......”等(见《证道歌》),释迦能仁教法中,宣说其他佛教中所没有之密咒。此复总体上,此教法中显密二者共称如日月,然密咒者极其稀罕,进程速疾、教诫甚深等,由众多显教所无殊胜法之门而超胜之,如是密法若不探求趋入,实乃愚痴之辈。文殊怙主大宗喀巴不以共同乘为满足,于密咒之闻思修亦达究竟。密咒教法者,较佛出世尤为稀有。是故,我等于此暂获暇满、复值如是稀有教法之际,最上应求成佛,中等应获悉地,最下亦应安置殊胜习气。
    四续部中,最初应入无上乘之门,其入门者为灌顶。随许及四灌顶加持等尤未满足,须入一无上部大曼荼罗之门,复应获得决定种植四身种子之清净四灌顶。若未获得,密咒书籍尚不可阅读,证德不生何须待言?宗喀巴大师耳传教法中,如至尊文殊亲赐大师教诫中所说,应决定依止“集密”、“胜乐”、“怖畏”三位本尊。
    此中最上,于传无上部大灌顶前之预备日中,应有授予《事师五十颂》引导之规矩。所有显密教法中,依止善知识法最为重要。共同乘毗奈耶与波罗蜜多乘中,皆应如“诸功德基具恩师”等所说而行。尤其于密咒中,应如《事师五十颂》中所说而行。意乐依止善知识之“根本修信”与“随念大恩”此中未广说,是因共同乘中已说之缘故。
    梵文对音与翻译敬礼二者非是作者所造,乃是诸译师为安置梵文习气,及令我等忆念译师之恩故而作(中略)。造论约有七种立名法,本论有五十个开示依止金刚阿阇黎善知识法之偈颂,故称为五十颂(梵藏文之论题仅为“事师五十”,故有此释——译者),翻译敬礼者,是为翻译时不生中断、令达究竟之故。分属三藏之翻译敬礼各各不同,有“敬礼一切智”,“敬礼妙吉祥童子”等三种,此中则敬礼密咒大师金刚持。具足乐空无二智之吉祥(,)故为“吉祥”。“金刚”一名有多种解释法,然此中所言“金刚”者为法身,“萨埵”者为色身,能得彼等之因为“上师”,于如是上师前敬礼。本文作者阿阇黎跋毗天断除自撰、臆造,总摄密续中所说诸零散依止上师法之义,而造此《事师五十颂》。
    应恭敬密咒阿阇黎之原因或理由是:十方诸佛亦于我具足密法三恩之金刚阿阇黎三时作礼,且作是言“是名我等一切如来之父”等,如《胜义近事》,《集密根本续》,《教授穗》,《幻化网续》等中所说,是故我等应最极恭敬。又说应以“最胜信”即大信心昼夜六时作礼及献曼陀罗。不应作礼之特例者:即“师或在家”等,出家弟子于在家上师作礼。若如是作,有毁谤过患及损害圣教之妨难,则不实作,应于上师前安置经函或佛像等,意礼上师、身礼经或像。于圣教心要毗奈耶极为尊重之印度班智达等多如是行。若无妨难,不如是行亦可。阿阇黎月官是优婆塞故,凡往余处(说法)时皆手捧文殊像而登车。然如今仅如是顾虑亦无,出家人惟不于妇女作礼,斯乃圣教衰败之相。又,若有妨难,不可作礼拜及非妙业之洗足。印度炎热,故有为师洗足之风俗。
    师弟双方若皆具相,成佛即非难事。师弟双方应互相观察是否具相,若随便依止,恐犯三昧耶,导致如犏牛联结双堕悬崖之险,是故有师弟双方应互观十二年之说。若知是具相,则不可再长时观察。蒙古果丹王告众生怙主八思巴言,须观察十二年而未求法,十二年后王欲求法,上师言“然则我亦须观汝十二年”而未传法,该王最终未能得法。又,不可像我等般听说有传灌顶、随许即往趋之,从听说之日起不作观察即求灌顶,受灌顶后又作诋毁与生疑等。起初师弟双方即应互观,如与狗亲近一般决定不可。观察之法:不观察上师有无神通、神变,亦不应效仿随声附和之愚人观察上师是否出名。上师于弟子则不观财物多少等,一切以经论教授为定准,亦即应观察是否具足具量经论中所说之相。
    上师之功德,毗奈耶与共同大乘等中所说虽多,然于此密咒中,当如“善护三业具慧忍”等(而作观察)。不具相者不堪作密咒上师。本论中所说应舍之相,为“无有悲愍而忿毒”等,所谓“毒”者,如去年之怨恨今年犹记仇不舍,复具隐藏过失之诳,无德诈现之谄。又,若具忿怒、我慢、贪著资具、身作游乐散乱、语作歌唱、意不守护等,如是之人不堪为师。“自矜而伐”指将自功德尽力向他人表露。应依之金刚阿阇黎者,防护其身为“调伏”,防护其语为“坚固”,以及如《供养上师法》中所说“善护三业具慧忍”等,具足外内十种真实,尤其内十种真实于无上部中须决定具足。
    其次,总示远离轻毁。若于授密咒灌顶、解释密续、赐予教授具足三恩之一之金刚阿阇黎,故意轻视,既是轻视一切佛,犯密咒根本堕。分说之,上师与父母等境重大故,若于教书老师以上依止善知识法颠倒,及轻毁父母等,将发生上半生中所集之异熟,下半生中即可成熟之现法受。轻视密咒金刚阿阇黎者,将以十二种非时死缘之一而死,无有较依止善知识利害更大之事。颠倒依止诸过患中,决定致死之传染病为“病”,不可治之病为“瘟”,虽系传染病然不甚严重者为“疫”(此二若分说,则为十三种非时死缘——译者)。“伤害”指除瘟疫以外之痰病等。据说“伤害”一词(梵文)以无属为正,有时可译成“伤害”,有时可译成“病”。为野兽等所害亦为“伤害”。“空行”者,是指被称作“食肉空行”之空行,“倒引”者为魔碍总称。信敬上师及三昧耶未衰败者即便值遇彼等损害,灾害亦难侵入。达波地方,有一仆人不信上师,后为盗贼所杀,此是不信上师等为近取因,值遇盗贼等为俱有缘所致。轻毁上师者,不仅值遇此等恶劣死缘,死后复入无间地狱等。为十二死缘所坏,为现法过患;所说“无间等可畏”等,为不现见(之)过患。“自善不矜伐”者,自所作善不矜夸于他人而隐藏之。
    献一切摄受中,“自誓轨范师”是指密咒金刚阿阇黎。从弟子一方而言,应将自己一切包括生命献于上师;从上师一方而言,则应丝毫不顾财物之情面,如猛兽漠视面前之草堆。例如,俄巴为求喜金刚灌顶,为上师玛尔巴奉献自己所有一切财物。应如是行之原因是,须经历无数劫方能成办之佛位,师于此生中即能赐予。
    “恒常三三昧耶”者,应思自三门与本尊自性无别,彼与上师自性无别,上师与十方诸佛一味。实即金刚阿阇黎、本尊、自己三者之身语意三门自性无别之三三昧耶。“无尽真实”即法身,若欲获得功德无尽藏之法身。“少分堪悦意”者,供物虽劣,若合心意,亦应奉献;若不悦意,供物极妙,亦不奉献。如是或妙或劣随所喜者,应奉献之。一切诸佛与上师心大乐法身一味故,一切佛心亦自然欢喜。是故于教书老师以上上师,下至献茶,亦是供养一切诸佛,如是奉献,能圆满广大资粮、得殊胜悉地。
    单献财物无益,成办师教方是主要。那若巴即生证双运位,乃是遵德洛巴之教,修十二濒死大苦行与十二小苦行,心无疑豫,抛弃生命,成办众多常人难行之事所致。
    简言之,如云:
    我于最后五百生,
    当现阿阇黎形相,
    应想彼等既(即)是我,
    彼时于彼生恭敬。
    应将一切与自己有缘之上师,从教字母之师起,乃至金刚阿阇黎,均了知为胜者金刚持之变现,当如是努力。
    践踏上师之影,是近无间罪,据说当生刀山地狱。上师之鞋履、坐具、衣服等应视为加持物,顶戴恭敬。若不恭敬而作践踏等,即犯密咒粗堕。若师命着衣、坐座令受用者,即应无疑受用之,若不如说而行,亦犯粗堕。
    “大觉慧者”指弟子,如自不能成办师教,当禀陈不能之理婉言辞谢,若不禀陈,即犯粗堕。随力所能如教奉行,当能顺易获得二种悉地。“道次第”中所说依止善知识法之根本修信者,是以意乐依止法为主;此《五十颂》中以加行依止法为主。凡有听法等请求应作三次启请,此多见于密咒中。
    “即时遍行”中,于上师所见之处不应坐于床上。除床垫外,不禁止坐于座上。听法时,诸持咒者应将顶髻散开。各别风俗特例可以开许,如对政府俗官等。“置手摩擦腰”者,指双手置腰,两肘外展(文法说明一段略)应为“置手”。于上师前不应争论,高声喧闹等。除法会场合外,歌舞、伎乐等娱乐,及牵曳指节等放逸轻佻不敬之类,一切均应断除。
    总体应如毗奈耶律制,戒腊长幼有别,尤其若于自己教书老师以上依止法有失者,如于自之座垫上直开金刚地狱之门。若因故必须称说师名,当加“名讳”,“面前”(藏地习俗称谓)之敬词,又“面前”一词有名前、名后两种加法。大觉窝(阿底峡)除说“金洲上师”外,从不直呼师名,有此等稀有行传。上师若尚健在,不可说“难称其名”。为令他人生信,应从清净门等而作恭敬。于上师所赐命令,应说“当如是行”及“已如是作”等。一切行止均应请问,据说由此自之事业不生中断。
    不可如土观仁波切所说之:
    身作顶礼似恭敬,
    心思师头为足凳。
    任何上师皆应顶礼其足。于上师前,应如初适嫁女相,心怯怖畏而往。
    弟子作开光等所致供养应奉于上师,上师略取供物荐新,余则还赐弟子。若于上师敬事等无妨者,上师弟子亦可作为自己弟子。
    于上师身前,常时驻足无忘失正念,令不失坏、心不放逸,如理作依止法。
    若于上师有善妙信心,病者不能起身等亦无过失,乃是例外。
    依止法要义中,一切事相应以三门令师欢悦。
    说此依止法之时,是弟子已以共同道净治相续、将入密咒时,赐此《五十颂》。弟子闻已,应下至念诵,于彼文义心中令得决定而修习之。
    趋入密咒之第一堪成法器是以共同道净治相续,故须先修。第二堪成法器是灌顶,获灌顶后,应念诵开示十四根本堕之论著等令不失坏,如理取舍极其重要。此依止密咒善知识法《五十颂》,可于入密咒门之前解说乃是特例。
    阿阇黎跋毗天、马鸣、勇士、听父、听母、麻底支打惹等,皆是一人异名。

第四部分:密咒根本堕与粗堕等
   获无上密咒大灌顶后,即有根本堕与粗堕等学处,故应了知彼等而守护之!
   【此复根本堕有十四】:
    第一、对授予密法灌顶、密续一四句偈以上,教授微细事业修法以上具足三恩之阿阇黎轻视毁谤者。心中对彼上师舍弃应作之三门恭敬,口作诋毁。(据情节轻重)犯毁誓与粗堕;意舍信敬即为第一根本堕。加行依止法等如《事师五十颂》中所说。
    第二、若轻视三种律仪微细过失即为违如来教,如不存轻视而为过失所染,虽犯别解脱“他胜”与“僧残”等,亦不犯密咒根本堕。
    第三、凡由同一上师授予四部密续中任何一种灌顶,不分同时得或前后得,均为金刚兄弟,若于如是具足密乘律仪之金刚兄弟发怒者,即犯根本堕。此条极易犯,平素应慎之。
    第四、缘任何一位有情,生起欲彼离乐之心者,即舍慈心。
    第五、舍愿、行心,缠犯四支不具足亦犯第五根本堕,极为危险。虽仅舍弃一有情,然坏其中之一即坏全体,譬如从百粒珠鬘中取其一粒即不足百数故。
    第六、凡为整顿圣教而作破立等,不犯此堕。
    第七、泄密者,密咒手帜以上秘密不应示于无三昧耶者。
    第八、谓自蕴为不净自性故不可修为佛身,及欲自蕴衰损,具此意乐,以过分之饥渴令身热恼。是故,于自身不应轻视。
    第九、视《般若经》义空性为无用,不信空性而舍弃之。
    第十、身语亲近具足十恶之怨敌等。此应弃中,除身、语不作亲近外,心不可弃之。
    十一、自未获应成、自续或唯识见任何一种之前,不作寻求,求得已,每日一次亦不忆念彼见者,即犯根本堕。
    十二、总大乘、别金刚乘堪成法器之具信化机,希求教诫,以破灭其心、退彼信心之意乐,今其不信而退失信心。
    十三、分二:无上部根本堕者,勇士、勇女喜宴或会供等时,于所施五肉、五甘露等三昧耶物视为不净,不愿接受;共瑜伽续第十三根本堕者,如言“铃杵与手印等外三昧耶物无足轻重,唯内修即可”而轻视毁谤或舍弃之。
    十四、毁谤妇女亦有二:若于亥母等现女相之化身女,以彼显现之过患而作毁谤者,为无上部与瑜伽续二者共同之根本堕;于任何一位平常妇女,如说“女流之辈谄诳大”等,以妇女一般过患而作毁谤。彼妇女若解其义,即犯无上部第十四根本堕;于化身女作毁谤者,解不解俱犯前根本堕,乃宗喀巴大师所说。
    【粗堕有八条】:
    第一、依不具相印者,彼印须获具相灌顶且如理守护三昧耶与律仪。若未具此,又未学生起次第与六十四技艺等以具成为明妃之条件,仅以自力依彼为明妃者,犯此粗堕。
    第二、等至时须以坚固天慢与明显,于身作天想,若不如是亦不加持自与明妃空密等;语离咒想,复无“我以此余难生信之方便现证大乐”之念;意无法想,及行“非时”等续中所遮受用明妃之法,犯此粗堕。
    第三、于未获密咒灌顶、或虽得灌顶然不信密咒者,示以密咒三昧耶物,如经函、铃杵、本尊绘像、六饰等,以及步法与结手印法等。若有多套铃杵等,可将其中作三昧耶物想者一一分出,不示于他,隐密受持为要。
    第四、作勇士男女喜宴及会供时,若无天慢,以及悲愍有情、为施主积福等等起,而以诤讼、说笑、游戏、击掌等等而作争斗,(即犯粗堕)。
    又,此会供利害关系极大,作会供处应避开未获灌顶及虽得无信等非器之辈。目的:为令诸供施境欢喜饱足而圆满广大资粮及净罪、酬补三昧耶衰败,成办胜、共悉地等而作。
    时间:为每日或每月上、下初十日,若难成办,则每月一次。此亦难办,则每年如“正月”等必须献一初十会供,若不献者,即犯三昧耶,复遭空行治罚。
    作会供之所依身:当先以共同道净治相续,获得灌顶、安住三昧耶律仪。集会内部相互间应无嫌怨与毁誓者,于上师、法、本尊心无疑豫。此复,单是男性集会谓之“勇士喜宴”,单是女性集会谓之“勇女喜宴”,二者皆有集会谓之“会供”。
    会供阿阇黎:不可以仅知弹酒内供者充任,应如《律生》等密续中所说,不贪现世虚荣,知足,具慈,断除爱诳等人,方堪任阿阇黎。
    事业金刚:亦应平和驯良,洁净,无有贪爱与偏党。
    会供物,应如《金刚鬘》等所说,当尽力置备肉、酒、葱、蒜、米饭、萝卜、欢喜团、粥、馒头、乳、饼、水果等丰美嚼啖饮食,盛器则颅骨、木、蚌壳、土制等均可。若行者富有,会供物应尽量丰盛。若未能具备会供朵玛等众多供物,则当加密续中所说“金刚天女以能醉诸肉”及“不依肉与酒,密咒不成就,不依土与水,苗亦不生长”,肉、酒二者不可不备。正如米拉日巴大师所说“贪食胀腹之会供”等,若以贪食意乐尽力置备上好供物,乃受生饿鬼之因。
    会供时不可称说俗名,肉应称“巴拉”,酒应称“嘛达那”。若知机表与机表答者应作,不知者不可多说话。
    陈设法如下:会供朵玛居中,其右为肉,其左为酒。会供物不可置于露地,不可设空盛器。
    受用会供物时,应离庸常想,胜解为五肉、五甘露,想为生起殊胜乐空智而受用之,以内护摩状而作受用。会供自始至终应断除争斗、发怒、恶口、恶劣举止、鼓噪、说笑、闲谈等一切下劣威仪。应以空性见摄持,具足本尊天慢,不离铃杵。一切情器皆胜解为乐空智所取行相现为天之清净广大能所依曼茶(荼)罗,正念文义缓缓念诵。会供时,若以争斗受用者生于地狱,若离天慢受用者者生于畜生。集会男女皆有时,嘛达那先分于勇女,巴拉先分于勇士。分饮食时,托盘不可过满、洒落或空无一物。会供之始先向阿阇黎顶礼,会供中间需外出者,往回时均应向会供阿阇黎顶礼求得准许。会供酒者,出家众虽过午不食,然于此时,不应轻视,当视为密咒三昧耶物,取其一滴、置于舌上尝之。不论出家抑或在家,除略尝会供外,不可放逸纵饮。绝不可将会供轮物施予不信上师者、三昧耶不一致者、不信密咒者等。此会供轮现今极为流行,利害重大故,此处仅说其头绪,详细者,应阅读布顿与嘉却格桑(第七世DL)之著作。
    第五、具器补特伽罗以信心询问法义时,譬如,他人问世俗义而为之释胜义义,故意倒答者,犯此粗堕。
    第六、于破密咒之声闻中,无护命与梵行及调伏彼等声闻等特殊需要,安住至第七日明相现起时,(犯此粗堕)。
    第七、能将现相天之明显与本质无自性见之二种观会聚,同时修方便、智慧者,方谓之瑜伽师。若未能如是,仅于一、二座中念诵本尊成就法(仪轨),或修假名为生圆次第之所缘,即自称是瑜伽师者,犯此粗堕。
    第八、于无信心未获灌顶者授灌顶,及于虽得灌顶然不信密咒者泄密,犯此粗堕。
    又有:本尊具量堪能承事及补缺息灾护摩未完成,而作本尊灌顶、自入、开光及护摩等;无特殊需要,违越别解脱、菩萨律仪学处之二条粗堕。
    其他母续三昧耶有:遇见上师与本尊像时,应胜解为胜乐父母,且作左绕,以八句赞赞之。若无妨碍,于彼所依可实作左绕;发动手足之事时,左方先行;勤作上、下弦初十供与手供;于诸妇女以“汝是母亲我是子”等赞之。
    视瞻部洲一切妇女为金刚瑜伽母,胜解将彼等同集一处作三次左绕,复诵:
    汝是母亲我是子,乃至获得菩提间,
    菩提支分乳房中,所出乳汁养育我。
    另外,应数数参阅详广开示密咒、菩萨学处粗细取舍法之无等善说,如宗喀巴大师之《根本堕释·悉地穗》、《菩萨地戒品释·菩提正道》、《事师五十颂释·普满弟子愿》、克珠杰之《瑜伽游戏喜宴》、《三律仪学处·摩尼光鬘》等密咒、菩萨学处,以求妥善了解。应如眼珠般护三昧耶律仪,在此基础之上学习二次第等,为利益诸母亲有情,精进于速获双运金刚持之方便。
    如是六座上师瑜伽本注、菩萨密咒学处摄颂等诸引导,是由历辈大德不断所传来,我于根本上师色拉寺密院退位堪布金刚持与觉耐仁波切等上师处妥善获得。
【解脱之门】贰、密法类:六座上师瑜伽、律仪二十颂、事师五十颂、密咒根本堕与粗堕引导略录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