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净土圣贤的传记】:拾肆(附:往生比丘尼)——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2017-05-26 20:25:21|  分类: 【北传大乘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土圣贤的传记】:拾肆(附:往生比丘尼)——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拾肆(附:往生比丘尼)——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拾肆(附:往生比丘尼)——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拾肆

    清实贤(莲宗十一祖),字思齐,号省庵,常熟时氏子也。自少不茹荤。出家后,参念佛者是谁,有省。曰,吾梦觉矣。掩关真寂寺,三年,昼览藏文,晚课佛号。诣鄮山礼阿育王塔,尝以佛涅槃日,大合缁白,广修供养。燃指佛前,发四十八大愿,卒感舍利放光。作劝发菩提心文,以激厉四众,诵者多为涕下。
    清朝实贤(省庵大师 莲宗十一祖),他是常熟时家的子弟,从小不吃荤。出家后参“念佛是谁”有省。一天他说:“我的梦醒了!”然后就在真寂寺闭关。三年当中,白天阅藏,晚上念佛。又到宁波礼阿育王塔。曾经在佛涅槃日,集合僧俗大众广修供养。在佛前燃指发四十八愿,感得佛舍利放光。当时作了名篇《劝发菩提心文》,激励四众弟子。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很多都流了眼泪。
    十一年腊月八日,告弟子曰,明年四月,吾其去矣。遂掩关一室,日课佛名十万声。
    十一年腊月八号,他对弟子说:“明年四月我要走了。”以后就在一间房里闭关,每天念佛十万声。
    明年四月十二日,告众曰,月朔以来,再见西方三圣,其将往生乎。遂书偈辞众。明日,断食饮,敛目危坐。五更,具浴更衣。十四日,将午,面西寂然。送者麇至,忽张目曰,吾去即来。生死事大,各自净心念佛可矣。合掌连称佛名,遂逝,年四十九。(思齐大师遗稿,僧素风述。)
    第二年四月十二,告诉大众:“月初以来,我再次见到西方三圣,是不是要往生了?”于是就写下偈子和大家辞别。第二天不再进饮食,闭目端坐。五更时,沐浴换好衣服。到十四号快中午时,面向西方,没有声息。送的人纷纷而至,大师忽然睁眼说:“我去了就来。生死事大!各自净心念佛就好!”然后合掌连称佛名而圆寂。世寿49岁。

    清明悟,字丙元,黄州人。早岁,出家仁寿庵。受戒归元寺。遍参诸方,了悟心法,受嘱于皋亭佛日寺璇鉴和尚。历主吴江长庆、苏州珠明、石门崇庆、皋亭佛日诸寺。而归老于苏之龙兴。晚而精修净业,昼夜无间。
    清朝明悟,黄州人。早年在仁寿庵出家,又在归元寺受戒。遍参各地善知识,了悟心法。在皋亭佛日寺璇鉴和尚前得受付嘱。历年主持长庆、珠明、崇庆、佛日等寺院,最后归老于苏州龙兴寺。晚年精修净土,昼夜无一刻间断。
    乾隆十七年正月七日,寺中斋天,悟语众曰,诸公好住,吾于上元前当去矣。至十四日,作偈曰,山僧年望七,诸缘事已毕。自入涅槃门,不露真消息。遂取汤盥沐易衣,命众称佛名,至午而寂,年六十九。(僧鹤峰述)
    乾隆十七年正月七号,寺院里斋天。明悟对大众说:“诸公好好住,我在上元前要走了。”到了十四号,作偈说:“山僧年望七,诸缘事已毕,自入涅槃门,不露真消息。”然后取来热水盥漱洗浴,换好衣服,让大众念佛名,到中午就圆寂了。六十九岁。

    清德峻,字广闻,一字苍岩,苏州人。出家于城中妙隐庵。遍参诸方,承曹洞宗,住杭州回龙真寂寺。归而闭关盘溪小灵隐。
    清朝德峻,苏州人。在苏州城里的妙隐庵出家,遍参诸方知识,传承曹洞宗的法脉。住在杭州回龙真寂寺。回来就在盘溪小灵隐闭关,前后数年精修净业,定中两次见佛。
    先后数年,精修净业,定中,两度见佛。出关,遂造丈六弥陀像,刻净土或问,导人念佛。时赴众请,演瑜伽焰口,屡有征应。所得衬施,未尝启封。每出所藏,广修佛事。
    出关后,造丈六弥陀佛像,又刻《净土或问》引人念佛。当时应大众祈请,施放瑜伽焰口,屡屡有感应。所得供养从没有起过封,每次都把积蓄拿出来广作佛事。
    乾隆二十八年九月,微示喘疾。召诸学徒,环称佛名者七日。其日午后,命众诣殿焚香,沐浴易衣,端坐称佛名而逝,年八十五。(僧鹤峰述)
    乾隆二十八年九月,略微有点哮喘。招集学徒环绕着称念佛号七天。
    这一天下午,德峻让大家都到佛殿里去烧香。他沐浴完换好衣服,端坐着念佛走了。八十五岁。

    清闻言,字超然,姓费,嘉兴桐乡人。幼不喜茹荤,好跏趺坐。七岁,入灵隐山祇园庵出家。为人淳朴。受具于云林寺硕揆志禅师,朝夕提策。言曰,某甲钝根,不善参究,唯知念佛耳。师曰,念佛亦可了生死。言依教奉行,精严戒律。二六时中,唯持佛名,弗问他事。
    清朝闻言,嘉兴桐乡人。幼年不喜吃荤,喜欢结跏趺坐。7岁到灵隐山祇园庵出家,人很淳朴。在云林寺硕揆志禅师前受具足戒。当时师父早晚都策励他、点醒他,闻言说:“我根钝,不善参究,只知念佛。”师父说:“念佛也可以了生死。”从此闻言就依教奉行,精研戒律。二六时中,只持一句阿弥陀佛,不问其他事。
    乾隆二年六月二日,忽召徒众,谓曰,我行矣,汝等念佛送我。即说偈曰,吾年七十七,世缘俱已毕。坐断两头关,得个真消息。且道如何是真消息聻。合掌,端坐而逝。(云林寺志)
    乾隆二年六月二号,忽然招集徒众说:“我走了,你们念佛送我。”随后说偈:“吾年七十七,世缘俱已毕,坐断两头关,得个真消息。且道如何是真消息?”然后两手合掌,端坐而化。

    清道彻,钱塘人。出家于半山岭安隐寺。初参崇福高旻诸老师,发明本有。已而专修净业。居杭州北门外四十里打饭桥,文殊庵中,结期闭关。室无长物,唯一几一单而已。甫数日,得疾,困甚。自奋曰,念佛正为生死,奈何以病辍耶,持佛名益切。俄而金光照室,光中佛为摩顶,病霍然愈。遂得念佛三昧,行住坐卧,了无异念。
    清朝道彻,钱塘人。在半山岭安隐寺出家。最初参叩崇福、高旻诸禅师,发明本有。不久专修净业,在杭州北门外四十里打饭桥的文殊庵中结期闭关,屋里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床铺。闭关才几天就生病,非常艰难。自己奋发说:“我念佛正是为了了生死,怎么能因为生病而中断呢!”因此念佛更加恳切。一会儿,有金光照亮房屋,光明中佛给他摩顶,病霍然痊愈。由此证得念佛三昧,行住坐卧没有别的念头。
    如是三年,以三月望出关。升座说法毕,谓众曰,吾将以七月望后西归,汝等可来送。及期,众咸集,彻方设盂兰盆会,众至,理前语。彻曰,有之,可止,少待。明日,延所善崇福僧,嘱以庵中住持。又明日,设斋别众。方午,入龛,瞑坐而逝。顷之复苏,谓众曰,与诸君远别,可无一言。娑婆之苦,不可说,不可说。极乐之乐,不可说,不可说。倘蒙记忆,但念阿弥陀佛,不久当相见。错过此生,轮转长夜,痛哉痛哉。语讫而逝,年四十八,事在乾隆十九年。(僧旅亭述)
    闭关三年后,三月十五出关,升座说法。说完法后,又对大众说:“我要在七月十五后西归了,你们可以来送我。”到了这一天,大家都来了,道彻大师正在设盂兰盆会。大家重复他以前说过的话。道彻说:“是有这回事,你们可以留下来稍等一下。”第二天,请来他平时要好的崇福僧,嘱咐他住持寺庙。又过了一天,设斋和大众告别。刚到中午,自己就坐在龛中,闭着眼睛坐化了。一会儿又复活过来,对大家说:“跟大家远别,能没有一句话嘛!娑婆之苦不可说、不可说,极乐之乐不可说、不可说。如果记得我的话,就只念阿弥陀佛。不久我们会在净土再见面,错过此生,长夜轮转,太可悲痛!”说完就往生了,四十八岁。这是乾隆十九年的事。

    清成注,字杲彻,姓郭,徐州铜山人。少出家。年二十,受具戒于宝华山。遍参诸方,嗣法于天童石吼彻公。已而专修净业。乾隆十二年,住苏州狮林寺。上南巡,幸其寺,敕名画禅。
    清朝成注,徐州铜山人。少年时出家,二十岁在宝华山受具足戒。遍参诸方知识,在天童寺石吼彻公处接法。以后专修净土。
    乾隆十二年,住在苏州狮林寺。乾隆帝南巡,驾临寺院,给寺院赐号为“画禅”。
    日率众四会唱佛名。往往烛跋香烬,众一一退散,注佛声不绝也。时应众请演瑜伽焰口,所得衬施,辄付监院,充修造费。未几,堂庑焕然,日恢其旧。
    他每天率领大众四次集会唱念佛名,往往到灯烛燃尽、香烧完、大众都退下时,他还唱佛不断。当时应大众祈求,放瑜伽焰口,所得的供养都交给监院,充当修寺院的经费。不久,殿堂焕然一新,日益恢复起来。
    中夜修大悲忏法,胁不至席。一日,方持佛名,木鱼堕地,忽有省。自是信口说偈,若夙习者。见居士问法者,辄曰,娑婆苦,盍从我西方去乎。三十四年四月,下痢,卧病顷之。一日,召侍者曰,扶我起坐,索橘饼汤饮之,正念而逝,年七十三。(画禅寺杂录,僧宏通述)
    他每天中夜修大悲忏,从不躺下睡觉。有一天正持着佛名,木鱼掉在地上,忽然有省。从此随口说偈,就像过去曾学过一样。见到居士来问法,他就说:“娑婆苦,何不跟我一起去西方?”三十四年四月,得了痢疾,卧病在床有一阵子。有一天,招来侍者说:“扶我起来坐。”又要来橘饼汤喝完,就在正念分明中圆寂了。七十三岁。

    清了庵,不详其所出。游历丛林,参究甚切。晚修净业。至汉口,安单栖隐寺。居人严氏买园奉之。顷之,得疾,谓严氏曰,可归我江南。严氏具舟,送至金山,复归江宁某寺。
    清朝了庵,不清楚他的出身。曾经游历丛林,参究很切实。晚年修持净业。到了汉口,在栖隐寺安单。当地居民严氏买园供养他。不久他生病,对严氏说:“可以送我回江南了。”严氏准备了船,送他到金山,又送回江宁某寺院。
    一日,积薪于庭,坐其上,连称阿弥陀佛。召众举火,众莫应。促之,或授以炷香。取向鼻间吹之,火从鼻出,燃面门,肉片片落。唱佛声不绝,而火益炽。隐隐闻佛声向空西迈,顷之乃寂。遗令其徒磨骨为粉,饲江鱼,结净土缘,其徒从之。(僧旅亭述)
    有一天,他在庭院里堆好柴,坐在柴上,连声称阿弥陀佛。招来大家点火,大家没答应。他就催促赶紧点火,有人交给他一炷香,他取来往鼻孔一吹,火就从鼻孔里出来,烧到面门,肉一片片地烧落,唱佛的声音不断绝。火更加大起来,隐隐听到佛声向西而去,不久就圆寂了。他遗嘱徒众把骨头磨成粉,喂养江河里的鱼,结净土缘。徒众遵照而办。

    清实定(际会),字闻学,姓张,松江上海人。年二十余,出家天台万年寺。遍参诸方,发明心要。寻主天目禅原寺。晚至苏州,住文星阁。尝言,达本之人,功未齐于诸圣。得生净土,果行方圆。故常提唱念佛法门,著净土诗一百八首。
    清朝实定,松江上海人。二十多岁在天台万年寺出家,遍参诸方知识,发明心地。不久主持天目山的禅原寺。晚年到了苏州,住在文星阁中。曾经说:“达本之人,功未齐于诸圣。生得净土,果行方圆。(了达本性的人只是因地佛,论功行还未到达诸圣地位。要悟后往生净土,才功行圆满成就果地佛。)”所以他常常提倡念佛法门,写有净土诗一百零八首。
    乾隆四十二年,归江阴香山寺。十二月,有疾。明年正月三日,病七日矣。向晨,谓弟子曰,何日立春。曰,后四日。复问,今日是何日。曰,甲子。定曰,今日好。遂起坐,嘱后事毕,就枕卧。至黄昏,起,呼众至,命具汤洗手者再,连称阿弥陀佛。
    乾隆四十二年,回到江阴香山寺。十二月份生病。第二年正月初三,已经病了七天。早晨问弟子说:“哪天立春?”弟子说:“再过四天。”又问:“今天是什么日子?”说:“甲子。”实定师说:“今天好。”就起来坐着,嘱咐完后事,又靠着枕头躺下。到黄昏时起来,把大家叫来,又让人烧水,洗好了手,连声称阿弥陀佛。
    众请说偈。口占曰,继祖传灯接虚响,开堂说法鬼打锣。鼻孔今朝拈正了,莲华池上见弥陀。偈毕,寂然,众呼之,逝矣。年六十七。法嗣际会,字旅亭,亦修念佛三昧。临终作偈别众,吉祥而逝。(二林居后集)
    大家请他留偈,他说:“继祖传灯接虚响,开堂说法鬼打锣,鼻孔今朝拈正了,莲花池上见弥陀。”说完偈后,寂静无声。大家唤他,已经走了。六十七岁。他的法嗣际会,字旅亭,也修念佛三昧,临终作偈和大众告别,也吉祥圆寂。

    清实圆,松江人。少有出世志。年十八九,父母将为娶妻有日矣。夜走一寺,求主僧为剃发已,遂之宝华山,受具戒。其家控僧于官,官遣僧迹之,圆以僧服还,曰,吾发已除矣,无及也。其父母闭之一室,日常趺坐,不食不寝。无已,乃听出家。
    清朝实圆,松江人。少年时就有出世的志愿。十八、九岁时,父母已经准备好给他娶妻有一段时间。他夜晚走到一所寺院,求主事的僧人给他剃发,然后去宝华山受了具足戒。
    他家人向官府控告这位主僧,官府就下令主僧去寻找实圆。当时实圆穿着僧服回家了。他说:“我已经落发为僧,来不及了!”父母把他关在一间房里。他日常结跏趺坐,不吃不睡。父母不得已才听任他出家。
    松江城有僧设关,拜华严经,未竟,化去,为终事焉。已而至金山,行般舟三昧,满百日。乾隆二十五年,居常州天宁寺,入念佛堂,昼夜唱佛不绝。二十八年三月,示微疾,集众唱佛名,尽出囊中钱为衬。满三日,沐浴具威仪,随众入堂,趺坐,唱佛而逝。(僧正琦述)
    松江城有个僧人闭关拜《华严经》,还没拜完就去世了。实圆继续拜经,以了却他的遗志。不久来到金山修般舟三昧,修满了一百天。
    乾隆二十五年,住在常州天宁寺。入念佛堂,昼夜念佛不断。二十八年三月,有点小病,集众念佛,把袋里的钱全拿出来供养。过了三天,沐浴后具足威仪,随大众进殿堂。之后跏趺而坐,唱着佛就圆寂了。

    清恒一,字圣学,姓沈,常州武进人。出家于穹窿之茅篷。初参扬州高旻寺。已而习台宗,通其教。尝止苏州文星阁,得咯血疾。去之杭州半山显义院。疾甚,克日设斋筵,别诸道友,唱西方佛名而逝。
    清朝恒一,常州武进人,在穹窿山的茅篷出家。最初在高旻寺参禅。以后学习天台教法,融会贯通。
    曾经住在苏州文星阁,得了咯血病。又到杭州半山显义院。当时病情很重。他预定时期设斋告别道友,唱着阿弥陀佛就圆寂了。
    一尝言某庵僧,落拓不持戒,一同戒友规之,不听。已而病甚,召其友曰,不听子言,故至此,今且奈何。友曰,西方阿弥陀佛,有本誓愿,造业众生,十念念佛,尽蒙接引,子能信否。僧曰,信,然力不支,奈何。友曰,无伤也。设像床西偏,令注目勿动。爇炉香,为唱佛名,执病者手,令谛听。如是三昼夜,病者忽起坐,谢其友曰,蒙佛接引,得中品生矣,举手而别。(僧净云述)
    恒一曾经说过一件事:某寺有个僧人行为放荡,不持戒。有位同戒道友规劝他,也不听从。后来他病得很重,招来这位道友说:“我没听你的话,所以才到这步田地。现在怎么办?”道友说:“西方阿弥陀佛有本愿力,造业众生十念念佛都能蒙佛接引,你信得及吗?”他说:“我相信!但我体力不支,怎么办?”道友说:“不要紧。”就在床榻的西边设立佛像,让他眼睛注视佛像不要移动。然后道友烧香,唱佛名,抓着病人的手让他听。这样念了三天三夜。病人忽然坐起来,感谢道友说:“蒙佛接引,我已经得到中品往生。”然后举手告别。

    清慧端,不详其所出。居杭州理安寺,日课佛名数万。后住绍兴善福庵。一日,要同参僧澄谷,与他僧五六人,至庵唱佛名。日方午,忽举手高唱数声,屹然而化,年二十余。(僧澄谷述)
    清朝慧端,不清楚他的出身。住在杭州理安寺。每天念几万声佛做为日课。后来住在绍兴善福庵。有一天,他请来同参僧澄谷和其他五六个僧人到庙里念佛。快到中午时,忽然举手高声念了几声佛,就这样屹然而化。二十多岁。

    清法真,字朗如,瑞州高安人。得度于灌溪元文和尚。受具后,游方至岭南,居丹霞最久。平时潜心净土。一日,偶与禅者论及无字公案,蓄疑久之,豁然有省。诣海幢礼正目老人,机语契合,遂受记莂。乾隆二十年,众请主席海幢,提唱宗乘,兼宏净业。
    清朝法真,瑞州高安人。依灌溪元文和尚剃度为僧。受具足戒后,游方来到岭南,住在丹霞寺的时间最久。平时潜心于净土修行。有一天偶尔和禅者谈论无字公案,当时发起疑情,很长时间打不破。一天,豁然有省,之后到海幢礼正目老人,这时双方机语契合,得到老人授记。乾隆二十年,大众请他主持海幢寺,提倡禅宗,兼宏净业。
    晚年,谢院事,掩关寺之东偏,专课佛号,寒暑不懈者八年。尝有偈云,百八轮珠昼夜提,芙蕖渐渐出深泥。轮珠掷却芙蕖放,古佛元来不在西。三十八年九月初,示微疾。十一日黄昏,召弟子嘱后事。翌日午时,集众唱佛名,香过二寸余,自举小净土文,未半而逝。(僧杲堂述)
    晚年,辞去寺院事务,在寺院东边闭关专门念佛,寒暑不懈,有八年之久。
    乾隆三十八年九月初,他有点小病。十一号黄昏时,招来弟子嘱咐后事。第二天中午,集合大众念佛,念了两寸多香。自己念起“小净土文”,还没念到一半就圆寂了。

    清佛安,字誓愿,苏州人。年三十余,邻家杀猪,出其腑,有文曰曹操,瞿然发心,投上津桥天竺庵为僧。已而住北濠大王庙,以念佛为课。得钱,辄买香华供佛,放诸鱼鸟。
    清朝佛安,苏州人,三十多岁。有一次邻居家杀猪,掏出猪的脏腑,上面有“曹操”两个字,一下子心生恐惧,就发心出家。这样就到上津桥的天竺庵出家为僧。之后住在北濠大王庙。每天以念佛为功课,得到了钱就买香花供佛,然后买放鱼鸟。
    乾隆四十一年三月,有疾。遣徒往狮林寺,请僧礼净土忏三日,演瑜伽焰口一坛。期满,明日设斋筵召客为别,称佛名,其徒和之。香三炷,日午,曰,行矣,端坐而逝。(僧修学述)
    乾隆四十一年三月他生病了,派徒弟去狮林寺请僧人拜了三天净土忏,又放了一坛瑜伽焰口。等法事期满后,第二天设斋宴请客人告别,念着佛名,徒弟也在旁边跟着念。念了三炷香,太阳当午,他说:“我走了!”端坐而化。

【往生比丘尼】
    刘宋慧木,姓傅。年十一,出家,居梁郡筑弋村寺。日诵大品,多诸灵异。尝梦到西方,见一浴池,有芙蕖华,诸化生人,列坐其中。已而请师受戒,忽于坛所,见天地晃然悉黄金色。一日,与大众共礼无量寿佛,伏地不起。或蹴而问之。云,当伏地时,觉身到安养国,佛为说小品,已得四卷。因被蹴而觉,甚追恨之。宋元嘉十四年,时木年已六十九。后不详其终。(法苑珠林)
    刘宋慧木,十一岁出家。住在梁郡筑弋村寺。每天诵《大品般若经》,有很多灵异。
    曾经做梦到了西方,见到一口浴池,里面有好多莲花。各种化身的人都坐在莲花上。不久她请师父受戒时,忽然在戒坛上看到天地晃然,普现金色。有一天,她和大众同拜阿弥陀佛,身体伏下去没起来。有人就踢她,然后问她。她说:“我拜下时,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乐世界。佛给我讲《小品般若经》,已经讲完四卷。被你一踢,就醒来了。我很后悔没能听完!”刘宋元嘉十四年,当时慧木已经六十九岁。后来不知道她的结果。

    刘宋法盛,姓聂,清河人。宋元嘉十四年,年已七十许,出家于金陵建福寺。才识敏悟。谓同业昙敬昙爱曰,吾立身行道,志在西方。
    刘宋法盛,清河人。元嘉十四年,已经七十来岁,在金陵建福寺出家。她虽然年纪很大,但很聪明。对同修昙敬、昙爱说:“我立身行道,志在西方。”
    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塔下礼佛,晚而不豫,病日加。其月晦夕,假寐,见如来从空而下,与二大士论二乘法,光明显烛,寺众咸惊。盛为具说所见,言讫而绝,年七十二。(比丘尼传)
    十六年九月二十七号,她在塔下拜佛。到晚上身体不舒服,病情加重。月底的晚上,梦见佛从空中下来,和观音、势至二大士谈论二乘法。当时光明晃耀,寺院的人都被惊动。法盛给她们详细讲述自己梦中的见闻,讲完就圆寂了。七十二岁。

    唐净真,唐时人。居长安积善寺,衲衣乞食,诵金刚经十万遍,笃志念佛。一日,语弟子曰,五月内,十度见佛,两度见宝莲华上童子游戏,吾已得上品生矣。言讫,跏趺而化,祥光满寺。(佛祖统纪)
    唐朝净真,唐时人,住在长安积善寺。平时穿衲衣乞食。曾诵《金刚经》达到十万遍。专志念佛求生净土。有一天,她对弟子说:“我五个月中十次见佛,两次见宝莲花上童子游戏。我已经得到上品往生。”说完结跏趺坐化去。当时祥光普照庙宇。

    唐法藏,唐时人,居金陵。勤志念佛,夜见佛菩萨光明照寺,奄然而化。(佛祖统纪)
    唐朝法藏,唐时人。住在金陵,平时精勤念佛。夜晚见佛菩萨放光照耀寺院。就这样安然坐化。

    宋悟性,宋时人。居庐山,笃志念佛,求生西方。忽闻空中乐声,谓左右曰,我已得中品生矣。见诸同志念佛精进者,皆有莲华以待其生。言毕而逝。(佛祖统纪)
    宋朝悟性,住在庐山,坚志念佛,求生西方。一天忽然听到空中有音乐声,就对身边的人说:“我已经得到中品往生。我见很多念佛精进的同修,净土都有莲花在等他们往生。”说完就圆寂了。

    宋能奉,钱塘人,专修净业,常见佛光照身。一日无疾,告其徒曰,吾往生时至。少顷,众闻诵佛声厉,往视之,已合掌面西坐逝矣。异香满室,有乐声隐隐西去。(佛祖统纪)
    宋朝能奉,钱塘人。专修净业,常见到佛光照着身体。有一天身体没病,告诉徒弟说:“我往生的时间已经到了。”一会儿,大家听到她大声念佛。大家去看她,已经合掌面西,端坐而化。当时异香满屋,有音乐声隐隐西去。

    宋慧安,明州人,住小溪杨氏庵。专修西方,诵金刚经,寒暑不辍。常于室中,见佛光下烛。一日示疾,端坐,戒众勿喧。移时曰,佛至矣,令众唱佛名,倏然脱去,年九十六。(佛祖统纪)
    宋朝慧安,明州人。住在小溪杨氏庵,专修西方,诵《金刚经》,寒暑不断。屋里常见到佛光往下照。有一天生病,端坐,告诫大家不要喧哗。过了一刻说:“佛来了!”叫大家唱佛名,很快就往生了。九十六岁。

    明袾锦,字太素,姓汤,杭州人。归同邑沈生,即莲池宏公是也。宏公出家时,锦年仅十九。或劝锦阻之。锦曰,熟闻渠称生死事大,阻之,是误渠也,不可。至年四十七,亦出家,受具。制行谨严,虔修净业。
    明朝袾锦,字太素,姓汤,杭州人。她嫁给同邑姓沈的儒生(就是明朝的莲池大师)。莲池大师出家时,袾锦才十九岁。有人劝她阻止大师出家,她说:“我常常听他讲生死事大,阻止他就是耽误他,不能这样做。”四十七岁,她也出家受具足戒。平时行为严谨,虔修净业。
    万历四十二年,得疾。垂绝时,忽语侍者云,经称十念往生,亟扶我起。起,则正坐念佛而逝,年六十七。(孝义庵录)
    万历四十二年生病。生命欲绝时,忽然告诉侍者说:“经上讲十念往生,快扶我起来。”等扶她起来后,端坐念佛就走了。六十七岁。

    明广觉,姓龚,苏州崇明人。年十二,即断肉。受持经咒,朝夕礼佛唯谨,自誓不字。年二十八,剃染。至杭州,依孝义庵太素师居焉。精持梵行,纯一不杂。质素弱,刻心苦躬,劳不自惜。
    明朝广觉,苏州崇明人。十二岁时就断肉,受持经咒,早晚礼佛,恒时恭敬。自己发愿不嫁人。
    二十八岁剃度出家,到了杭州,依止孝义庵的太素师(就是上面讲的袾锦法师)。她平时精修梵行,纯一不杂(精一地修持清净戒行,没有污染行为)。体质向来虚弱,但做什么都尽心尽力、刻苦而行,即使很劳累,也不顾惜身体。
    俄得疾,却医药,一心待尽。气奄奄不振。忽起,面西,趺坐。庵主为设弥陀尊像,觉凝目谛观,合掌归命。已而盥手,著净衣,持数珠,端身对佛,如入禅定。侍者虑其倾仆,以二枕掖之。挥手云,无用此。众环绕念佛。复挥手云,吾自有主在,毋劳众也。跏趺不动,凡二昼夜,微声称佛名。气渐促,泊然而逝。时万历三十九年二月七日,年三十三。(孝义庵录)
    不久她得病了,谢绝医药,一心等气断了往生。那时已经气息奄奄,忽然坐起,朝向西方结跏趺坐。庵主给她设立弥陀圣像,她就两眼注视圣像,合掌归命阿弥陀佛。不久漱口洗手,穿上干净衣服,手持念珠,端身对佛,如入禅定。侍者怕她身体倒下,用两个枕头扶住。她挥挥手说:“不用这个!”大家围绕念佛,她又挥挥手说:“我自己做得了主,不烦劳大家。”这样结跏趺坐不动。过了两天两夜,很轻声地念佛,最后气息渐渐短促,就这样寂静而往生。当时是万历三十九年二月七号。三十三岁。

    明成静,字实修,广州东冈人。自幼,即持斋戒。后出家进具。念佛不暂辍。尝劝众造栴檀千手眼大悲像。越明年,得微疾,预知时至。语弟子曰,千手千眼大悲观世音菩萨,来此相接,吾往矣,即瞑目而化。(观音慈林集)
    明朝成静,广州东冈人。从小就持斋戒,后来出家受具足戒,念佛从不间断。曾经劝大家造栴檀千手千眼大悲观音像。到了第二年,得了小病,预知时至。对弟子说:“千手千眼大悲观世音菩萨来接我了!我走了!”两眼闭上,就圆寂了。

    清潮音,姓金,苏州常熟人。适龚氏,寡居守节,与子端吾,同发心出家。端吾既为僧,音亦至苏州,礼尼真如为师。既而还里,僦屋焚修。昼夜六时,佛声浩浩。
    清朝潮音,苏州常熟人。嫁给龚家,丈夫死后,寡居守节,和儿子端吾一起发心出家。端吾出家后,潮音也来到苏州,拜真如为师。之后返回故里,租了一间房在里面修行。昼夜六时,念佛的声音浩浩不断。
    一日,示微疾,沐浴披衣,坚坐中堂。日晡时,计曰,亥时去矣。敛手入袖,端坐而化,年七十三。事在清顺治中。(潮音事略)
    有一天,她有点小病。沐浴后披好衣坐在中堂。快黄昏时,她说:“我亥时要走(就是晚上9~11点这个时辰要走)!”然后把手收入袖子里,端坐而化。七十三岁。这是清朝顺治年间的事。
【净土圣贤的传记】:拾肆(附:往生比丘尼)——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