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净土圣贤的传记】:捌——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2017-05-19 18:23:52|  分类: 【汉传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土圣贤的传记】:捌——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捌——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捌——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宋用钦,不详其所出。居钱塘七宝院。依大智学律。闻大智示众曰,生宏毗尼,死归安养,出家学道,能事斯毕。即标心净土,一志不退,日课佛三万。尝神游净土,见佛大士种种异相。谓侍者曰,吾明日西行矣,即集众唱佛。黎明合掌西向,跏趺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用钦,不清楚他的出身。他住在钱塘七宝院,依止大智律师学律。大智律师对大众开示:“生宏毗尼,死归安养,出家学道,能事斯毕。(在生时弘扬戒律,死后归于净土。出家学道就算大事了毕。)”他听到这句话时非常触动,从此就把目标定在净土上。他从立志之后就再没有退转过,每天念三万佛作为日课。
    一次,神游净土,见到佛菩萨种种奇异之相,对侍者说:“我明天要去西方了!”就集众念佛。念到黎明,合掌向着西方,结跏趺坐化去。

    宋惟渥,钱塘人。杜门谢事,阅大藏三过。华严法华诸经,总诵二万卷。晚年,诵弥陀经二十藏。一夕,偶疾,西向端坐,作印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惟渥,钱塘人。闭门谢绝世间事,阅过三遍大藏经,《华严》、《法华》等种种佛经总共诵了两万遍。晚年诵《弥陀经》二十藏(100960卷)。一天晚上,忽然有病,向西端坐,结印而化。

    宋仲明,不详其所出。居山阴报恩寺,素无戒检。偶因感疾,谓同学道宁曰,心识散乱,何药可治。宁云,但随息念佛为上药。明依法念之。至七日,困甚,宁又令观想佛像。久之,忽言二菩萨至。已而曰,佛来也,瞑目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仲明,不知他的出身。住在山阴报恩寺,平时不注重持戒。有一次偶然得病,对同学道宁说:“现在我心很乱,有什么药能治?”道宁说:“你随呼吸念佛,这是最好的药。”仲明就按他的方法随呼吸念佛。到了第七天人困得不行,道宁又告诉他观想佛像。过了很久,忽然说:“两大菩萨来了!”接着又说:“佛来了!”眼睛一闭就坐化了。

    宋冲益,不详其所出。居钱塘净光寺,刺血书净土七经。复金书法华。刻西方三圣像。依止观坐禅法,念阿弥陀佛。一日,感疾,不服药。拈香,对佛忏悔。请大众同唱佛名。讽弥陀经,至西方世界,奄然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冲益,不明他的出身。住在钱塘净光寺,刺血写净土七经,又用金水写《法华经》,刻西方三圣像,依止观坐禅的方法念阿弥陀佛。
    有一天生病了,不吃药。拈香对佛忏悔,请大众同唱佛名。诵《弥陀经》念到“西方世界”时,忽然坐化。

    宋本空,字虚堂,姓徐,明州奉化人。母梦神光绕室而有子。空少时,常蔬食诵经。年十四,出家,从智涌然法师,受教观。淳熙中,主资教寺。后迁白莲寺,大扬宗教,日以往生为正念。绍熙三年三月三日,别众就座,书偈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本空,明州奉化人。母亲梦到神光环绕屋子,就生了他。
    本空少年时,常常吃素诵经。十四岁出家,依止智涌法师受持教观。淳熙年间,主持资教寺。后来迁往白莲寺,大扬宗教。每天以往生为正念。
    绍熙三年三月三号,跟大众告别。坐在法座上,写完一首偈就坐着往生了。

    宋法因,字刳心,姓顾,明州慈溪人。学于草庵因法师,尽其旨要,时称为小因。主广寿寺三十年,冥心净业,昼夜讲演,未尝一日诣族姓家。施者至,不得却,受其少分。所居室,或劝新之。曰,此躯尚无常,何事外物为哉。
    宋朝法因,明州慈溪人。随草庵大因法师学法,得到草庵的旨要,时人称为“小因”。
    主持广寿寺三十年,默默修持净业,昼夜讲演,没有一天去过同族亲戚家。有人来布施,如果推却不了,就只接受少分供养。所住的屋子别人劝他更新,他说:“连身体都是无常的,哪有时间管身外之物呢!”
    绍熙四年八月,示疾,于定中见净土二菩萨。谓左右曰,吾睹法华道场,与平时所见异甚。吾将行矣,即集众讽观经,称佛号。或请留偈,乃书曰,我与弥陀本无二,二与不二并皆离。我今如此见弥陀,感应道交难思议。挺身端坐,结印而化。(佛祖统纪)
    绍熙四年八月,示现有病,定中见到净土两大菩萨。他对左右说:“我亲睹法华道场,跟平时所见很不一样。我要走了。”就集合大众讽诵《观经》、称念佛名。有人祈求留偈,他提笔写道:“我与弥陀本无二,二与不二并皆离,我今如此见弥陀,感应道交难思议。”挺身端坐,结印而化。

    宋智廉,不详其所出,居上虞化度寺。禀性质朴,是非不挂唇吻。初遍参宗门。晚节一意西方。
    宋朝智廉,不明出处。住在上虞化度寺。天性质朴,口里不说是非。最初在宗门到处参访。晚年立志一心系念西方。
    庆元元年秋八月,无病,忽别众曰,我梦中见阿弥陀佛,身长七八尺,紫金相好,现白毫光,大众围绕而说法。佛言,诸善人等,当起大信心,修诸善法,来生我国,说已即隐。我既见佛,往生必矣。
    庆元元年秋天八月,没有病,忽然告别大众说:“我梦见阿弥陀佛,身高大概七八尺。佛身紫磨金色,相好庄严,现白毫光,大众围绕说法。佛说:‘诸善男子,应起大信心,修诸善法,来生我国。’说完景象就隐没了。我已经见佛,决定是往生了。”
    乃书偈曰,雁过长空,影沉寒水。无灭无生,莲华国里。书毕,回身向西,结印而化,年八十二。(乐邦文类)
    之后写偈:“雁过长空,影沉寒水,无灭无生,莲华国里。”写完,转身朝向西方,结印而化。八十二岁。

    宋慧明,字无晦,杭州盐官人,出家祥符寺。依上竺慧光二十年,了一心三观之旨。晚居菁山常照寺,修净业,日课法华全部。楞严圆觉等经,亦循环讽诵。持弥陀号,日万数。
    宋朝慧明,杭州盐官人。在祥符寺出家,依止上天竺寺慧光法师二十年,彻了一心三观的妙旨。
    晚年住在菁山常照寺,修持净业。每天诵《法华经》全部,《楞严经》、《圆觉经》等佛经也循环讽诵,而且念佛号一万。
    庆元五年春,示疾。召徒嘱曰,吾学大乘,求生净土,今必遂矣。弟子请作颂。斥曰,我临死,岂更谜语乎。不得已,大书骨头只煨过五字,即累足坐逝。众闻天乐西来,徘徊顶上,有顷而息。茶毗,得五色舍利无数。(乐邦文类)
    庆元五年春天,显现有病,把徒弟招来嘱咐说:“我学大乘求生净土,今天一定是满愿了!”弟子请他作颂,他呵斥说:“临死还写这些谜语干什么!”不得已,就大写了“骨头只煨过”五个字(意思是骨头就这么烧过)。这样结跏趺坐就走了。
    大家听到从西方传来天乐,在顶上盘旋。一段时间,天乐才止息。荼毗得到的五色舍利不计其数。

    宋了义,号木讷,钟离少师之曾孙也。年十五,举进士。过金陵,见保宁玑公,闻法开悟,即从剃染。随所至处,扁曰昨梦。念念西方,未尝间断。祥公赴黄檗,挽之偕行。一夕,祥梦义来别云,西归矣。复见佛菩萨,授以金台。越三日,炷香宴坐,含笑而化。
    宋朝了义,是钟离少师的曾孙。十五岁考上进士。经过金陵,拜见保宁玑公时,听玑公说法而开悟。于是就依止玑公剃染为僧。不论到哪里,都把住处题名为“昨梦”(认为世间种种都宛如昨夜的迷梦,只有净土才是归宿),所以心心念念都系在西方上,没有间断过。
    一次,祥公去黄檗山拉他一起去。有一天晚上祥公梦到了义来告别说:“我回西方了!”又见佛和菩萨授予他金台(就是得到了上品上生)。过了三天,果然烧香宴坐,含笑坐化。
    尝诣五台,忽觉随众菩萨后行道,有紫绶金章二人从其后。义诘其名。一僧引至殿旁,观玉牌金书王古葛繁二名字。二人俱修净业,事具本传中。(佛祖统纪)
    了义有一次到五台山时,忽然入了境界,感觉自己跟在很多菩萨后面行道。有紫绶金章的两个人跟在他后面,就问:“你叫什么?”一位僧人把他带到大殿旁边,上面有玉牌用金色的字写着“王古”、“葛繁”。这两位都修持净业,事迹记载在净土传里。

    宋祖南,不详其所出。居南岳,刺血书阿弥陀经五百卷,金刚经一百卷,法华经十部,先后二十七年。长时念佛,期生安养。末后血乾骨立,念佛之声不绝。一日至方丈,升座而化。体中迸出舍利,随取随生。(佛祖统纪)
    宋朝祖南,不知是哪里人。住在南岳,刺血写了《阿弥陀经》五百卷、《金刚经》一百卷、《法华经》十部,前后经历二十七年。
    他平时长期念佛,誓愿求生净土,到最后血干骨立时,念佛之声也没有间断(古人对法的诚敬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二十七年里刺血写经,舍身供养佛法,如同世尊因地行道的事迹。血流干了,只剩骨头,而坚贞之心却从来没有改过,念佛声也从没有间断)。
    有一天到方丈室升座之后,端坐往生。身体中迸出舍利,随取随生。

    宋睎湛,山阴人,少为儒生,忽厌世出家。与莹行人,建无量寿佛殿于院社,专修净业,坐不背西。久之,常见三圣相。一夕,面西诵经,正坐作印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睎湛,山阴人。少年时做儒生,忽然生了厌世心而出家。他和当时的莹行人在院舍中建了无量寿佛殿,专修净业。平时端坐不背对西方。久而久之,常见到西方三圣像(古人专志净土,坐的时候都面朝西方,从不背对。这是表明自己向往西方、礼敬西方)。
    一天晚上,睎湛面向西方诵经,端坐结印而化。

    宋法持,不详其所出。居化度寺,修弥陀忏三年。烬二指,增受戒法。造西方三圣像。诵观经、弥陀经、如意轮咒。愿促阎浮之寿,早生安养。
    宋朝法持,不知是哪里人。他住在化度寺,修了三年弥陀忏,燃了两指,增受戒法,造立西方三圣像,诵《观经》、《弥陀经》、《如意咒轮》,愿减去阎浮提的寿命,以求早生安养(他生净土的心很切。觉得在世间活着没有意义,发愿减去人间的寿命,好早日往生净土)。
    一日,小疾,哭祷佛前,愿垂接引。唱佛之声,闻于百步。忽见佛身丈六,立于池上。即自言曰,我已得中品生矣。端坐,面西而化。(佛祖统纪)
    有一天他生了病,在佛前哭着祈祷,愿阿弥陀佛垂慈接引。当时唱佛的声音闻于百步之外。忽然见到丈六金色佛身立在宝池上。他说:“我得到了中品往生。”然后端坐,面西而化。

    宋了宣(善荣),姓潘,明州奉化人。肄业于南湖,精究三观十乘之旨。阅大乘经,无不通晓。修法华忏法,二十七年。与释善荣相善,凡所进修,必与荣偕。荣尝金书法华、楞严、净名、圆觉等经,宣助成之。或施人手画观音像。二人结誓往生,随方劝诱,于是从而念佛者日众。
    宋朝了宣,明州奉化人。在南湖进修学业。精研天台三观十乘的法义。看大乘经,无不通晓。修法华忏法二十七年。
    他和僧人善荣平素很要好,凡是进修都和善荣在一起。善荣曾经用金字书写《法华》、《楞严》、《净名》、《圆觉》等经典,了宣帮他完成。有时也把自己画的观音像布施他人。两人一同发誓求生西方,而且平时方便劝导他人,接引人往生。随他们念佛的人日渐增多。
    一日,宣诣荣室,曰,归期已迫,当重会净土。荣笑曰,正欲见君作略尔。宣即集众告别,命诵经,唱佛号。书偈曰,性相忘情,一三无寄。息风不行,摩诃室利。合掌而逝。时正炎暑,停龛七日,颜色红润,口流微涎,异香喷人。时嘉泰元年五月十日也。阇维,舍利无算。
    有一天,了宣来到善荣屋里说:“我西归的日子快到了,我们在净土再见面!”善荣笑着说:“正想看看你临终的表现。”了宣就集合大众告别,吩咐诵经、念佛,写偈说:“性相忘情,一三无寄,息风不行,摩诃室利。”合掌就往生了。
    当时正值酷暑,停龛七天,法体面色红润,口中流出少量口水,异香喷人。这是嘉泰元年五月十号的事。荼毗时得到无数舍利。
    宣入寂三年,荣取经像,分施故旧。讽普贤行法经,小弥陀经,令众助称佛号。乃跏趺曰,我赴宣公之约。言毕,蜕然而化。(佛祖统纪,明高僧传。)
    了宣圆寂三年后,善荣把经像全部布施给以往的朋友,讽诵《普贤行法经》、《弥陀经》,让大众助念佛号,结跏趺坐说:“我赴宣公之约。(了宣临终和他约好在净土见面,现在就按约定前往净土。)”说完,蜕然而化(像蝉脱壳那样,脱掉业报身很自在地往生了净土)。

    宋昙懿,不详其所出。居钱塘净住寺,以医为业。晚年,礼法华经,修念佛三昧。出平时所蓄,供佛饭僧,造像设浴,如是二十年。后微疾,屏药石。延七僧唱佛,以助往生。次日,见莲华大如屋。又一日,见梵僧临榻问讯。夜半,众闻唱佛声渐微,视之,泊然逝矣。(佛祖统纪)
    宋朝昙懿,不明他的出身。住在钱塘净住寺,以行医为业。晚年拜《法华经》,修念佛三昧。
    他拿出平时的积蓄供佛、斋僧、造佛像和建澡堂给僧众洗浴,这样经过有二十年(所以他除了念佛之外,还尽力在三宝门中修福德)。后来生了小病,也不用医药,只请七位僧人念佛帮助往生。第二天,见到莲花像一间屋子那么大。又过了一天,见梵僧前来床前问讯。
    半夜里,大众听到念佛声渐渐低下来。走近一看,已经安然往生。

    宋太微,不详其所出。儿时,投钱塘法安法师出家。初授弥陀经,便能背诵。及受具,发愿扃门念佛,为不退僧。尝纵步后山,忽闻笛声,豁然开悟,因蓄一笛以自娱。
    宋朝太微,不明他的出身。童年时投法安法师出家。最初授予《弥陀经》就能背诵。等到受具足戒后,就发愿闭门念佛,做一名不退僧(就是发愿在修净业上永不退转)。
    曾经走到后山时,忽然听到吹笛子的声音,豁然开悟。所以平时留一根笛子自娱。
    有凌监簿者,亦修净业,称微为净土乡长。一日,叩门曰,净土乡弟相见。微曰,可相见于净土,今日诵佛正忙耳。翌朝,人怪其不赴粥,往视之,见笛钵禅椅,先经火烬,跏趺地上而化。(佛祖统纪)
    有一位凌监簿也修净业,称太微“净土乡长”。有一天,敲门说:“净土乡弟来拜见。”太微说:“我们在净土相见吧!今天诵经正忙!”
    第二天早上,别人奇怪他怎么不来吃粥。就到他屋里去看,只见笛子、钵、禅椅先就烧完了,然后在地上结跏趺坐已经走了。

    宋思聪,不详其所出。居钱塘法安寺。少喜作诗。及读大乘诸经,有会,遂息心净土。日诵莲经二部,兼持佛名,未尝语及世事。
    宋朝思聪,不知是哪里人。住在钱塘法安寺。少年时喜欢作诗。等他诵大乘经时有所契会,就安心于净土。每天诵《法华经》两部,兼持佛名,口里不说世间的事。
    一日,忽谓弟子曰,夜见佛菩萨同来接引。弟子曰,或恐魔试,奈何。聪曰,吾去后,但视吾胸前,可验也。越二夕,命声磬唱佛名。喜曰,佛来矣,奄然而化。视胸前一掌许,有文红润,如莲华。(佛祖统纪,西湖志。)
    有一天,忽然对弟子说:“我晚上见到佛菩萨一同来接引我。”弟子说:“也许是魔来考验,怎么办?(就是魔也会现佛菩萨的相。)”思聪说:“我走后,你看我胸前就可以作证。”
    过了两个晚上,他叫人出声敲引磬唱佛名,然后欢喜地说:“佛来了!”忽然端坐往生了。只见胸前一手掌大的地方有红润的纹理,像莲花的形状。

    宋净观,不详其所出。住嘉兴寂光庵,修净土忏法十余年。谓弟子曰,我后二十七日行矣。至期二日前,见红莲华。次日,又见黄华满空,有化童子坐于华上。三日,入龛端坐,命众唱佛,顷之脱去。(嘉兴县志)
    宋朝净观,不知是哪里人。住在嘉兴寂光庵,修净土忏法十多年。
    有一天,对弟子说:“我再过二十七天就走了。”到了前两天,见到红莲花。第二天,又见黄花遍满虚空。有化现的童子坐在花上。到第三天,入龛端坐,叫大众念佛。很快坐脱而去。

    宋利先,不详其所出。居新城法慧寺,日诵法华,兼持佛号。每至中夜,其声哀切。愿早脱娑婆,往生极乐。晚岁,屡感祥梦。忽示疾,命众同唱佛名,西向凝望,端坐而逝。(佛祖统纪)
    宋朝利先,不知是哪里人。住在新城法慧寺,每天诵《法华经》而且念佛。每天到中夜时,念佛的声音更加哀切。他从心里祈愿:“早日脱离娑婆世界,往生净土。”晚年多次感得祥梦。
    有一天忽然生病,让大众一起念佛。他注视着西方,坐着往生了。
    宋师安,不详其所出。受业乌镇普静寺,通华严宗旨。修弥陀忏,观想净土二十年,昕夕不废。一生多病,临终,忽精爽异常时。谓弟子曰,佛菩萨已降,吾将行矣,即端坐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师安,不知是哪里人。在乌镇普静寺学法,通达华严宗旨。修弥陀忏法,观想净土有二十年,从早到晚从无间断。
    他一生多病,临终时忽然精神爽朗,不同平日。他对弟子说:“佛和菩萨已经降临,我要走了。”说完就端坐化去。

    宋显超,博州人。受金总持三藏,持秽迹金刚咒法,济病解怨。计所得施五万缗,入永寿常住。后病中,见佛菩萨前迎,莲华遍满,技乐杂奏。弟子哀恳,愿留住世,救苦众生。净土变相,渐渐隐没。乃复住十五年,行咒救人。
    宋朝显超,博州人。他在金总持三藏前得受秽迹金刚咒法,救济病苦、解除冤结。所得的供养五万缗都交入永寿寺常住(缗是货币单位,一缗是一千钱)。
    后来生病,见佛菩萨来迎接他。虚空中遍满莲花,种种妙乐在空中奏响。弟子哀求他长久住世,救济众生。这样净土的景象就逐渐隐没。因此显超又住世十五年,持咒救人。
    一日,忽闻天乐异香,佛及众圣,并现空中,即面西跏趺而化。(佛祖统纪)
    有一天,忽然闻到天乐异香,佛和圣众现在空中。他就朝西方结跏趺坐而往生。

    宋有开,不详其所出。居霅川千步寺。专修净业,旦暮不忘。于岁旦,请众唱佛讽经,至西方世界,即瞑目长逝。(佛祖统纪)
    宋朝有开,不知是哪里人。住在霅川千步寺。专修净业,早晚心里念念不忘。有一年年初,请大众念佛诵经,在念到“西方世界”时,眼睛一闭就往生了。

    宋若观,不详其所出。居乌镇嘉会寺。结十万人,同唱佛号,人各十万声。期先得生者,次第汲引。观诵法华、光明二经,满数十万部。誓与群生,庄严净业。一日,索笔书偈,趺坐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若观,不知是哪里人。住在乌镇嘉会寺,曾经集合十万人共同念佛,每人念佛十万声,约定先往生的人次第来接后往生的人。若观诵《法华经》、《金光明经》达到几十万部。他发誓跟众生共同庄严净业。有一天,拿来笔写完偈子,结跏趺坐就走了。

    宋莹珂,不详其所出。受业霅川瑶山。酒炙无所择。
    宋朝莹坷,不知是哪里人。在霅川瑶山学法,喝酒吃肉无拘无束。
    一日,忽自念梵行亏缺,且堕恶道。向同住僧,取戒珠禅师所编往生传读之,大有感发。择一室,面西设坐,绝食念佛。越三日,梦佛及大士告曰,汝寿尚有十年,且当自勉。珂白佛言,阎浮浊恶,易失正念。所愿早生安养,承事众圣。佛言,汝志如是,后三日当迎汝。
    有一天,忽然想到自己持戒有缺损一定会堕恶道。就跟同住的僧人取来戒珠法师编的一本《往生传》。读后大有感触,就选了一间房,朝向西方设好座位,绝食念佛。这样念了三天,梦到佛菩萨告诉他:“你还有十年寿命,好自努力!”莹坷对佛说:“阎浮提浊恶,容易忘失正念,我愿早日往生净土,承事诸圣。”佛说:“既然你的志向如此,我再过三天来接你。”
    至期,命众诵弥陀经。曰,佛及圣众俱至,寂然而化。(佛祖统纪)
    到这一天,莹坷叫大众念《弥陀经》,说:“佛和圣众都来了!”就这样安然往生。

    宋智印,不详其所出。居霅川祇园,常修净观,旦夜无间。病中,集众讽弥陀经,甫毕,跏趺,合掌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智印,不知是哪里人。住在霅川祇园,日常修持净观,昼夜不断。生病时,集合大众诵《弥陀经》。经才念完,就结跏趺坐合掌坐化了。

    宋祖辉,不详其所出。居明州城中之佛阁。逢人但云阿弥陀佛。鄞县尉王用享夫妇敬事之。一日,诣其家告别云,我明日行矣。明日,送者俱会。即入龛端坐,求甘瓜啖尽一枚,唱佛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祖辉,不知是哪里人。住在明州城中的佛阁里,遇到人就说“阿弥陀佛”。当时鄞县的县尉王用享夫妇对他恭敬承事。
    有一天,祖辉到他的施主家告别说:“我明天走了。”第二天,送的人都来了。祖辉坐在龛里说:“拿片瓜给我吃吃!”然后吃了一枚甜瓜,吃完念着佛就走了。

    宋如鉴,不详其所出。居明州塔山,两阅大藏,长诵莲经。专志念佛,昼夜不懈。晚年庵居,忽示疾,请邻庵诸僧唱佛。面西跏趺,含笑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如鉴,不知是哪里人。住在明州塔山,阅过两次藏经,长期诵《法华经》。他专心致志地念佛,昼夜不懈怠。晚年住庙时,忽然生了病,请临庙的僧人一起来念佛。向西结跏趺坐,含笑往生。

    宋祖新,不详其所出。受业四明福原寺。布衣粝食,制行清苦。住方氏庵。别于福原创净土院,造三圣像,栽池莲。月三八日,集道俗系念。
    宋朝祖新,不知是哪里人。在四明福原寺受业。平时布衣粗食,励志苦行,住在方氏庵。又另外在福原创立净土院,造立西方三圣像。然后在水池里栽上莲花。每月三个八天集合僧俗,同念阿弥陀佛。
    一日,往别福原方丈曰,二月十五日,将西归,特来拜辞。欲索面一碗,以果枵腹,可乎。主人如其言。食讫,竟往净土院像前作礼云,祖新将行,奉别尊像。即归庵别众,谓曰,吾其去矣。愿诸仁者,勤心念佛,得早相会。即趺坐唱佛,遽云佛至,合掌而化。(佛祖统纪)
    这一天,祖新去告别福原的方丈说:“二月二十五号我要西归了,所以特地来拜谢辞别。我想要一碗面饱饱肚子,可以吗?”主人按他的话给了一碗面。他吃完就到净土院的佛祖像前礼拜说:“祖新要走了,跟圣尊告别。”然后回到庙里,辞别大众说:“我走了,愿各位勤心念佛,好早日在净土见面。”这样就结跏趺坐念佛,忽然说:“佛来了!”两手合掌就往生了。

    金祖朗,姓李,蓟州人。九岁出家,礼燕京大圣安寺圆通国师为师。金大定中,历住崇寿香林诸寺。真佑间,赐号圆通大师。日诵弥陀数万声。
    金朝祖朗,蓟州人(蓟州就是北京的西南部)。九岁出家,拜燕京大圣安寺圆通国师为师。
    金朝大历年间,依次住持过崇寿、香林等寺院。真佑年间,皇帝赐号为“圆通大师”。每天念阿弥陀佛几万声。
    年七十四,将示寂,预告其徒曰,吾生缘尽矣。其徒讶之。后七日,口占偈曰,咄这皮袋,常为患害,继祖无能,念佛有赖。来亦无来,去亦无碍。四大五阴,一时败坏。且道还有不败坏者么。良久云,浮云散尽月升空,极乐光中常自在。遂跏趺而卒。(湛然居士集)
    七十四岁快圆寂时,预先告诉徒众:“我在世的因缘已经尽了。”徒众听了很惊讶。过后七天,口里说偈:“咄这皮袋,常为患害,继祖无能,念佛有赖。来亦无来,去亦无碍,四大五阴,一时败坏。且道还有不败坏者吗?(他说:这臭皮囊是无量诸苦的依处,我无力继祖传灯,念佛却有依赖。来也没有个来的,去也了无障碍。到此时,四大五阴的身一时败坏。你们道一句:还有不坏者吗?)”许久,又说:“浮云散尽月升空,极乐光中常自在。”就这样结跏趺坐化去。

    元妙文,姓孙,蔚州人。九岁出家。二十一抵燕京,依大德明公,学圆顿之道。后居蓟之云泉寺。勤俭节用,廪有余粟,岁荒以赈饥民,蓟人德之。累主讲席,大宏方等,力唱圆宗。晚年,退居逸老,专修念佛三昧。
    元朝妙文,蔚州人。九岁出家。二十一岁到燕京,依止大德明公学圆顿之道。后来住在蓟州云泉寺。平时生活节俭,有剩余的米就在荒年拿来赈济灾民。蓟州人都感戴他的恩德。
    他历次主持讲席,弘扬大乘方等经,演唱圆顿教。到了晚年退居养老,专修念佛三昧。
    元延祐六年,示疾,令弟子高声唱佛名。遽起跏趺,结三昧印,泊然而逝,年八十三。(佛祖通载)
    延祐六年,示现有病,叫弟子们高声念佛。突然坐起结跏趺坐,手结定印,安然往生。八十三岁。

    元善住,字云屋,苏州人。掩关一室,六时念佛,病久不易。终时,异香满室。有安养传,谷响集,行世。(往生集)
    元朝善住,苏州人。平时都在屋里闭关,六时念佛。生病很久,也从未改变。临终时屋里充满异香。写有《安养传》、《谷响集》流通世间。

    元性澄,字湛堂,姓孙,会稽人。母梦日轮堕空而生澄。四岁,辄拈笔为佛像。授以佛经,即能成诵。至元十三年,投石门殊律师,祝发受具。后依佛鉴銛公,习天台教观。大德九年,住杭之东竺。
    元朝性澄,会稽人。母亲梦到日轮从虚空中坠落,就生了他。四岁就能提笔画佛像。给他传授佛经,听完就能背诵。
    元朝十三年,投石门殊律师,剃发受具足戒。后来依止佛鉴铦公,修习天台教观。大德九年,住在杭州东天竺寺。
    十一年,吴越大旱,祷雨,雨立下。岁饥,民死无以敛,乃为掩其遗骸,作水陆大会普度之。至治元年,驿召入京,命居清塔寺,校正大藏,赐号佛海大师。住上天竺。后归佛果寺,笃志净土。修一心三观者七昼夜,屡感瑞应。
    十一年,吴越两地发生大旱灾。当时祈祷下雨,雨就立即降下。这一年闹饥荒,人死了不能殓尸。性澄就为人掩埋遗体,做水陆法会普度亡灵。
    至治元年,诏令性澄进京,敕令住在清塔寺校正大藏经,赐号为“佛海大师”,住在上天竺寺。后来归于佛果寺,坚志求生净土。修一心三观七昼夜,屡次感得瑞应。
    月旦,众前问讯。澄遽揖曰,老僧向非急于退步,几至半途而废矣。今日则有,明日恐无,光阴可把玩乎。烦点示衣钵,用表无常。众为称佛名。止之曰,佛须自念,明晨,当来一别。黎明众集,端坐而化,年七十八。(明高僧传)
    这月初,大家前来问讯。性澄突然作揖说:“老僧以前不是急于退步,几乎就要半途而废。今天人还在世上,明天恐怕就没有了,光阴可以用来放逸吗?”然后叫人点他的衣钵,表示无常。大众为他称佛名,他说:“佛要自己念。明早你们来告别一下。”黎明,大家来了。他端坐而化,78岁。

    元蒙润,字玉冈,姓顾,海盐人。年十四,出家白莲寺,依古原法师。方礼伽蓝神,像皆仆。古原授以天台止观、金刚鈚、十不二门诸书,即能了大意。古原归寂,事竹堂传法师。因苦学婴疾,修请观音忏七七日,疾愈,而心倍明利。
    元朝蒙润,海盐人。十四岁在白莲寺出家,依止古原法师。当他礼拜伽蓝神时,神像都倒下。古原给他传授天台止观、金刚鈚、十不二门等,他都能了达大义。
    古原圆寂后,蒙润又承事竹堂法师。当时学习非常刻苦,得了重病,就修持“请观音忏”七个七天。病好了,心变得更加明利(“明利”就是智慧敏锐,什么东西一看就明白。)。
    寻主海盐德藏寺,日讲法华。迁南竺演福。既而退居于龙井白莲庵,专修念佛三昧。依者日众,复出主下竺,率众修法华三昧,感普贤放光,现诸瑞相。居三年,一日,呼弟子实法明策等,示止观安心之旨。已而曰,吾生缘已尽,兹唯其时。骤称佛号数百声,泊然而化。
    不久,又主持海盐德藏寺,每天讲《法华经》。然后换到南天竺演福寺。再往后退居在龙井白莲庵,专修念佛三昧。后来依止他的人日益增多。他又出来主持下天竺寺,领众修持法华三昧,感得普贤菩萨放光,显现各种瑞相。
    三年后的一天,把弟子实法、明策等叫来,指示止观安心的妙旨,然后说:“我在世的因缘尽了,就在此时。”突然称了几百声佛,就安然往生了。
    润生平力修,昼夜无间。常行般舟三昧,以九十日为期者七。修法华、金光明、大悲、净土诸忏,以七七为期者,不可悉数云。(明高僧传)
    蒙润大师一生都在精进修行,从早到晚相续不断。他常常修般舟三昧,以九十天为一期,修过七次(这种精进力非常罕见,九十天里不坐不卧,总的修过七次),然后修法华忏、金光明忏、净土忏,以七个七天作为一期,修的次数不计其数。(看看古德是怎么珍惜暇满,同样是一生几十年,他们怎么学法、怎么修行、怎么成就、怎么利生!怎么在几十年里成就无量无边的功德。而我们是怎么度过的?成就了多少功德?在这里要好好做个比较!)
【净土圣贤的传记】:捌——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