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净土圣贤的传记】:柒——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2017-05-18 20:54:14|  分类: 【汉传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土圣贤的传记】:柒——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柒——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柒——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宋法宗,姓颜,钱塘人。十岁出家,依广慈才法师,专研教观。十九,从广慧初法师,服勤十年。后归侍广慈,依止观,修大悲三昧,绵历九载。凡有祷祈,悉获灵应。
    宋朝法宗,钱塘人。十岁出家,依止广慈法师,专研教观。十九岁跟随广慧法师,在法师身边做了十年事。后来又回来侍奉广慈法师。他依止观修了九年大悲三昧,凡是祈祷,都获得灵验。
    尝与天竺光明忏期,至五日,禅观中,忽见慈云法师,侍僧数十。宗作礼问曰,自昔同修者,皆得生净土否。慈云曰,元照已得往生,择瑛尚欲宏经恶世。汝宜勤修,以成本愿。宗归,建净土道场,刻西方三圣像,燃五指供佛。每月,集四十八人,同修净业。名卿贤士,多预其会。
    曾经参与天竺寺的光明忏期。到了第五天,禅观中忽然见到慈云法师,旁边有几十位僧人侍奉。这时法宗就顶礼问:“从前跟我同修的人都生净土了吗?”慈云忏主说:“圆照已经往生,择瑛还想在浊世弘扬经法,你应当勤修来实现自己的本愿。”法宗听到这个启示后,就开始建净土道场,重点放在净土上,建道场,刻西方三圣像,燃了五指供佛。每月集合四十八人同修净土。当时多有名人贤士参与法会。
    政和七年春,微疾,梦弥陀圣众,授手接引。后三日,沐浴易衣,盥口,寂然而逝。(佛祖统纪)
    政和七年春天,有一点病,梦见弥陀圣众授手接引。过后三天,沐浴更衣,潄完口就安静往生了。

    宋了然(与咸,有空),姓薛,临海人。母患无子,祷于寺,梦僧授以莲华,令食之,曰,汝生子,必出家。未几,生子。稍长,遂令出家。十六,受具。从安国惠法师,学教观,慧解骤发。梦泛海,见观世音,坐山上竹林间,因说百偈以赞,觉,忆其半,自是顿发辩才。
    宋朝了然,临海人。母亲苦于无子,就在寺院祷告。晚上梦到一位僧人交给她一朵莲花让她吃,说:“你生了儿子一定出家。”不久果然生了了然。稍大一点就让他出家,十六岁受具足戒。
    了然随安国法师学教观,一下子发了慧解。梦到自己在海上航行,走着走着,见到观音菩萨坐在山间的竹林中,他就口说一百首偈赞叹菩萨。醒来只能记住五十首。从此顿时开发辩才。
    后住白莲寺,讲演天台教观。二十余年,日唯一食,常坐达旦。一夕,梦二龙戏空中,一化为神人,从空中下,于衣袖出简示云,师七日当行。
    后来住在白莲寺,敷演天台教观。二十多年里,每天吃一顿饭,常常打坐通宵达旦。
    一天晚上,梦到两条龙在空中游戏。其中一条龙变成一个神人从空中下来,从袖子里拿出书简给他看,说:“师父七天后就要走了。”
    既寤,挝鼓集众说法,垂嘱后事。已而大书曰,因念佛力,得生极乐。凡汝诸人,可不自勉。即沐浴更衣,与众同声诵阿弥陀经,至西方世界,倏然而化。众闻天乐盈空,祥光烛天表。弟子与咸有空二人,亦修净业,皆念佛坐脱。(佛祖统纪,明高僧传。)
    他醒来敲鼓集众说法,而且交代后事。之后写了几个字:“因念佛力,得生极乐;凡汝诸人,可不自勉。(意思是:我以念佛的力量得生净土,你们能不勉励自己吗!)”写完就沐浴更衣,和大家同声念《阿弥陀经》。在念到“西方世界”这四个字时,就端坐往生了。
    大家听到空中充满天乐,祥光普照。他的弟子与咸和有空也修净业,都是念佛坐脱。

    宋思照,姓阳,钱塘人。十四岁,从净住从雅,听法华方等于南屏。复往东掖,参神悟,大有契入。刺血书法华经,一字一礼,如是十过。诵十六观经五藏,弥陀经十藏,法华经一千部。礼华严、梵网、净土七经等,凡二百七十卷。专修念佛三昧。
    宋朝思照,钱塘人。十四岁随净住法师在南屏听《法华经》和《方等经》。后来又去东掖依止神悟大师参究,这次大有悟入。
    他曾刺血写《法华经》,写好后一字一拜,拜了十遍。又诵《十六观经》五藏(“一藏”就是5048卷,“五藏”就是25240卷)、《阿弥陀经》十藏(50480卷)、《法华经》一千部,拜《华严》、《梵网》、《净土七经》等经总共二七零卷,专修念佛三昧。
    筑小庵曰德云,刻三圣像。每夜四更即起唱佛,懈怠比丘,闻声悚愧。又于月二十三日,率道俗系念三圣,常及千众,凡三十年。一日,语其徒曰,夜梦佛金身丈六,此往生之兆也,乃日请七僧助念。至七日晚,涌身合掌,厉声唱佛,趺坐结印而化。时宣和元年春也。阇维,牙齿明莹,如玉石然。(佛祖统纪)
    他建了一座小庙叫“德云寺”,刻立三圣像。每天四更(清晨一~三点)就起来念佛。懈怠比丘听到他的念佛声都惭愧动容。又在每月二十三号,带领大家系念西方三圣,常常达到上千人。前后经历有三十年。
    有一天,他对徒弟说:“我梦到佛现了丈六金身相,这是我往生的相兆。”这一天,请来七位僧人助念。七号夜晚,忽然涌身合掌,大声念佛。结跏趺坐,手结印就走了。火化时,牙齿明亮晶莹,形状像玉石。

    宋若愚(则章),姓马,海盐人。学教于辩才净法师。居龙井久之。后于湖之仙潭,营室,接待僧众。建无量寿佛阁,劝道俗念佛,来者尝数百人。三十年中,预会诸贤,临没时,多有瑞应。或奏愚道行,赐号法鉴。释则章,与愚为友,同修净行。章既没,愚梦神人告曰,汝同学则章,得普贤行愿三昧,已生净土,彼方待汝。
    宋朝若愚,海盐人。随辩才法师学教。在龙井住了很久,后来在湖之仙潭建了一间房接待僧众。又建无量寿佛阁,劝大家念佛,来参加的人有几百位。三十年中,参与法会的人临走时多数有瑞相。有人上奏若愚法师的道行,皇帝赐号为“法鉴”。
    有一位则章师,跟若愚是道友,同修净土。则章去世,若愚梦到神人告诉说:“你的同学则章证得普贤行愿三昧,已经往生了净土,他正在等你。”
    愚乃沐浴更衣,命众讽观无量寿佛经,端坐默听。诵毕,忽云,净土现前,吾其往矣,遽书偈而化。偈曰,本自无家可得归,云边有路许谁知,溪光摇落西山月,正是仙潭梦断时。又曰,空里千花罗网,梦中七宝莲池,蹋得西归路稳,更无一点狐疑。时靖康元年九月也,年七十二。阇维,得舍利数百粒。(佛祖统纪)
    若愚醒来,立刻沐浴更衣,叫大家一起讽诵《观经》。他端坐默默听着念经声。诵完,忽然说:“净土现前了!我走了!”很快写了两首偈就坐化往生了。两首偈是:“本自无家可得归,云边有路许谁知,溪兆摇落西山月,正是仙潭梦断时。”一首:“空里千花罗网,梦中七宝莲池,蹋得西归路稳,更无一点狐疑。”往生时七十二岁,火化后得到几百颗舍利。

    宋介然,明州鄞人,受业福泉山延寿寺。时明智立法师居南湖,从之学教观。元丰初,专修净业。三载期满,谓同修者曰,念佛三昧,往生要法也。乃燃三指,誓建十六观堂。中设西方三圣像,环以池莲。工竣,复燃三指,以报佛恩。
    宋朝介然,明州鄞县人。在福泉山延寿寺受业。当时明智法师住在南湖,他随法师学习教观。
    元丰初年,专修净土。三年期满后,对同修说:“念佛三昧是往生的要法。”这样燃了三指,发愿建十六观堂,中间设立西方三圣像,周围有莲池围绕。工程完毕,又燃三指报答佛恩。这是南宋末年的事。
    建炎四年正月七日,金兵至明州,寺众尽散,然独不去。兵至,诃之曰,不畏死耶。然曰,贫僧一生愿力,建此观堂,今老矣,不忍舍去以求生也。金兵义之,谓曰,为我归北地,当作观堂,似此规制,遂强之行。后人以去日为之忌。尊之曰定慧尊者,立像于观堂之侧。(佛祖统纪)
    建炎四年正月初七,金兵已经到达明州,寺院僧众都跑光了,只有介然没走。金兵呵斥说:“你不怕死吗?”介然说:“我一生的愿力就是建十六观堂。现在我老了,不忍心为自己求一条生路而舍弃观堂。”金兵听了,觉得很了不起,就说:“你跟我去北方吧!在北方一样可以建观堂,跟这里规模一样。”然后强行把他带走。这样就被金兵押到北方去了。
    后人以他离开的这一天作为忌日,尊称为“定慧尊者”。而且为他塑像,立在观堂旁边。

    宋齐玉,姓莫,霅川人。早岁出家,日记数千言。始参祥符神智。后依慈辩,受一心三观之旨。出居苕溪宝藏寺。每岁终,大兴净业社。
    宋朝齐玉,浙江霅川人。早年出家,记性很好,每天能记几千个字。最初参祥符神智法师,后来依止慈辩法师领受一心三观的妙旨。出来后,就住在苕溪宝藏寺。每年一到年底,就组织很多人结净业社,共修净业,求生西方。
    迁横山,立丈六像,率道俗修行。中夜告众曰,我辈未念佛时,作诸不善,其罪无量。犯一吉罗,尚受九百千岁地狱之苦,况犯篇聚重罪乎。唯有一心念佛,则念念中能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庶得出离地狱,成就庄严。况父母生我,令我出家,唯望度脱,以报重恩。若破戒堕陷,何以为人,何以为子。
    以后迁居在横山,建了丈六佛像,率领僧俗共同修行。中夜时,告诉大众:“我们没念佛时造了很多不善业,罪业无量,犯一个恶作罪就要受九百千年的地狱之苦,何况犯大量的罪业?只有一心念佛,念念中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这才能出离地狱,成就庄严。何况父母生我们,让我们出家,指望我们度脱他们。如果破戒堕落恶趣,何以为人、何以为子呢?”
    大众闻者,无不倾诚忏悔,举身自扑,或损额失声。宣和六年,迁居上竺,尝中夜顶像行道。有僧失规,责之曰,汝无知,乃畜生耳。已而悔曰,彼虽不肖,呵以畜生,有玷三宝。自是,对佛悔过者三年。
    每当这样说时,大众听了无不诚心忏悔,都生起很大的悔恨,五体投地或用头磕在地上,失声痛哭。宣和六年,齐玉迁居到上天竺寺。曾经在夜晚顶戴佛像,经行修道。有个僧人不守规矩,他就责备说:“你无知,是畜生吗?”忽然自己忏悔:“他虽然是不肖的人,但呵斥他是畜生,玷污三宝!”从此他对佛忏悔三年。(古德行持是这样精严、一丝不苟,不像我们放逸自欺。)
    建炎元年秋,谓首座修慧曰,床前多宝塔现,非吾愿也。所愿见阿弥陀佛耳,可为我集众念佛。首座鸣钟集众,僧至百余人。玉举首加敬曰,佛来也。端坐,合掌而化。(佛祖统纪)
    建炎元年秋天,齐玉对首座修慧说:“我床前现了多宝塔,但这不是我的夙愿。我愿见阿弥陀佛,可以为我集众念佛。”首座就鸣钟集众。当时来了一百多位僧人。齐玉举头更加恭敬地说:“佛来了!”这样端坐双手合掌就往生了。

    宋蕴齐,字清辩,姓周,钱塘人。幼试经得度,传教观于法明会贤师。尝患疫,百药不治,遂力课观音尊号。梦一女人以凿开其胸,易其心,以手摩之,患即愈。畴昔所览,靡不通晓,走笔成章,率归典雅。历主苏杭诸方丈,晚归常熟上方。建炎四年正月,集众讽弥陀经,称佛号而化。茶毗,获舍利,起塔上方。(佛祖统纪)
    宋朝蕴齐,浙江钱塘人。幼年考试佛经,得度为僧。在法明会贤师前得授教观。曾经生病,医药无效,因此就努力地念观音菩萨。梦到一个女人用凿子打开他的胸部换了心,再用手抚摸,病就好了。从此往昔读过的经论典籍无不通晓。挥笔成章,写出的文字都很典雅。历来主持苏州、杭州诸寺院。晚年归于常熟上方寺。
    建炎四年正月,集众讽诵《弥陀经》,念着佛号端坐往生。荼毗所得的舍利在上方寺造塔供养。
    宋道言,会稽人,灵芝元照之弟子也。专修净业。临终数日前,见二神人长丈余,谓言何不系念。于是大集道俗,称佛名三昼夜。将毕,自升座说法,为众忏悔。至晓,即座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道言,浙江会稽人,是灵芝元照律师的弟子,生平专修净业。临终几天前,见两个神人一丈多高,对他说:“道言,你怎么不系念佛呢?”他立即集合僧俗大众,连续念佛三昼夜。即将结束时,自己升座说法,为大众忏悔。到早晨,就在法座上迁化了。

    宋元肇,姓陆,明州人。早岁习律,阅大藏,诵莲经万部。又刺血,书莲经一部,律宗诸疏三部。建炎四年,金兵破明州,肇时住湖心寺,金兵强之北行。至南徐,谓左右曰,吾将西归矣。即闻笙歌声,西望念佛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元肇,明州人。早年学律,阅藏经,诵《法华经》一万部,又刺血写《法华经》一部、律宗诸注疏三部。
    建炎四年,金兵攻破明州(这是南宋时期宋朝被金国打败,国破家亡)。元肇当时住在湖心寺,金兵强迫他去北方。他随军到达南徐时,对左右说:“我要回西方了。”这时听到空中有笙歌之声。他看着西方,念着阿弥陀佛站着走了。

    宋思净,姓喻,钱塘人,受法华于德藏瑛法师。既悟厥旨,复潜心净观,专志念佛,日课观经。大观初,于府治北关创精舍,饭僧三百万,因扩舍为寺,接待僧侣。宣和初,遇乱,直造贼垒,愿以身代一城之命。贼悚然,为之少戢。
    宋朝思净,钱塘人。在德藏法师处领受《法华经》。他在了悟法华玄旨之后,又潜心于净土观行,专志念佛。每天以《观经》为日课。
    大观初年,在府城北关创立精舍,给三百万僧人供斋。因此就把舍宅扩充为一座大寺院,接待僧侣。
    宣和初年,遇到贼匪作乱。思净很有英雄气概,他直接到贼窝里,说愿以自己的性命代替全城人的性命。贼匪听了心里恐惧,所以就稍有收敛。
    素善画佛,每画,先于净室念佛,注想久之,乃下笔。一日,画丈六像,忽见佛光,良久乃灭,众皆瞻礼,世因呼为喻弥陀。
    思净平时擅长画佛像,每当绘画时,先在净室中念佛,专注观想很久才下笔。有一天,他画了丈六佛像,忽然见到佛光,很久才息灭。众人见到佛光时,都瞻仰礼拜。因此人们称他为“喻弥陀”。
    或问,净何不参禅。答曰,平生只解念弥陀,不解参禅可奈何。但得五湖风月在,太平不用起干戈。绍兴七年冬,端坐想佛。经七日,忽起燃香供佛。归座,跏趺而化。顶上经七日犹暖,异香不散。(佛祖统纪,西湖高僧事略。)
    有人问:“你何不参禅?”他回答:“平生只解念弥陀,不解参禅可奈何,但得五湖风月在,太平不用起干戈。”绍兴七年冬天,端坐想佛,经过七天。忽然燃香供佛,归座后结跏趺坐迁化。顶门七天温暖,屋内异香不散。

    宋如湛,姓焦,永嘉人,母梦见宝塔,而湛生。幼试法华,得度。依车溪卿法师。后参慧觉玉法师于横山,昼夜体究,尽通教观。初主车溪寿圣寺。讲余,课法华经一部,佛号二万声。
    宋朝如湛,永嘉人。母亲梦见一座宝塔而生了他。幼年考试《法华经》,得度为僧。依止车溪卿法师。后来在横山参慧觉法师,昼夜体究,对天台教观无不通达。最初主持车溪寿圣寺。讲法之余,要念一部《法华经》、两万声佛号。
    有求为知事者,不见用,其人怀憾,挟刃入室,见达官满座,惶恐而退。次夜复入,则昏暗无路。又一夕复入,则见湛分身十余,皆同一状,遂骇走。其后,私以告人,人亦以是神之。
    当时有人求他想做知事,没被采用。这人就怀恨在心,拿着刀进屋,只见里面达官满座,吓得他惊慌而逃。第二天夜里又来了,只见夜晚昏暗找不到路。再过一天的晚上,又来了,这次见如湛分了十多个身,都是同一形象,他害怕得赶紧逃走。然后私下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所以人们都视如湛为神人。
    湛少睡,夏月,坐草莽中,口诵法华,袒身施蚊。门人谓湛年高,宜少息。湛曰,翾飞之类,安得妙乘。所冀啖我血,闻我经,以结净缘耳。后人表其处为喂蚊台。晚岁谢事,闲居小庵,日熏净业。绍兴十年九月,念佛如常,端坐而化。阇维,得五色舍利。著有净业记,释观经疏等书。(佛祖统纪)
    如湛很少睡觉。夏天就坐在草莽中,口诵《法华经》,袒露身体布施给蚊虫。门人说:“您老年纪大了,应当稍微休息。”如湛说:“像这些飞虫哪里能听到殊胜的妙乘?我所望的是它吃我的血时,能听我诵《法华经》,结下净缘。”后人表彰此处为“喂蚊台”。
    晚年,他谢绝世事,闲居小庵中,每天熏修净业。绍兴十年九月,照常念佛,端坐往生。荼毗得到五色舍利。

    宋宗利,姓高,会稽人。七岁,受业于天华。既具戒,往苏州,依神悟,即入普贤忏室,要期三载。忽梦亡母谢曰,蒙汝忏功,已生善处。又见普贤,从空而过。忏毕,复往灵芝,谒大智律师,增受戒法。
    宋朝宗利,会稽人,七岁在天台出家。受戒后就去苏州依止神悟法师。当时进入普贤忏室,立誓以三年为期修持忏法。修忏期间,忽然梦到去世的母亲报谢说:“蒙你忏悔的功德,我已经生到了善处。”又见到普贤菩萨从空中过去。忏期完毕,就去灵芝拜谒大智律师,增受戒法。
    尝于定中,神游净土,见宝池莲华宝林境界。寻诣新城碧沼寺,专修念佛三昧。阅十年,复游天台、雁荡、天封,皆建净土道场。晚归天华,建无量寿佛阁。建炎末,入道味山,题所居,曰一相庵。
    曾经在定中神游净土,见到宝池、莲花、宝林等殊胜境界。不久到了新城碧沼寺,专修念佛三昧,经历有十年。又游历天台、雁荡、天封,所到之处都建立净土道场。晚年归于天华,建无量寿佛阁。建炎末年,住在道味山,在居室上题名“一相庵”(念佛法门叫“一行三昧”,也叫“一相三昧”,就是专修阿弥陀佛这一行)。
    绍兴十四年正月,谓弟子曰,吾见白莲华遍满空中。越三日,复曰,佛来矣。即书偈曰,吾年九十头雪白,世上应无百年客。一相道人归去来,金台坐断乾坤窄。端坐而逝。是日,近山人见异僧满山,不知所自云。(佛祖统纪)
    绍兴十四年正月,对弟子说:“我见到白莲花遍满虚空。”过了三天又说:“佛来了!”之后提笔写偈:“吾年九十头雪白,世上应无百年客,一相道人归去来,金台坐断乾坤窄。”这样就端坐往生了。
    这一天,山附近的人都见到满山奇异的僧人,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宋道琛,姓彭,温州乐清人。年十八,受具戒,初学律仪。已而从渊师于法明寺,微言妙旨,一闻便领。寻主广济寺,迁广慈。建炎三年,敕主资福院,赐号圆辩。专修念佛三昧。
    宋朝道琛,温州乐清人。十八岁受具足戒。最初学习律仪,在法明寺依止渊师。当时师父给他讲的微言妙旨,一听就能领会。不久又主持广济寺,迁居到广慈寺。建炎三年,皇帝诏令主持资福寺,赐号为“圆辩”,专修念佛三昧。
    一日,禅定中,见一老僧坐禅榻上,顾谓琛曰,吾四明法智也。琛惊喜作礼,问曰,道琛于一家法相,未能通达,乞垂指教。老僧首肯之。觉而心地豁然,慧辩日进。自是言教观者,皆禀焉。绍兴十二年,主南湖,行法华三昧,感普贤放光。建净土系念会,于月二十三日,集道俗念佛,至万人。
    有一天,他定中见到一位老僧坐在禅床上,看着道琛说:“我是四明法智(宋朝中兴天台宗的大祖师——四明寺的法智大师)。”他惊喜礼拜,说:“道琛对一家法相未能通达,乞求大师赐予指教。”老僧点头答应。醒来后,心地豁然,智慧辩才与日增进。从此谈论教观的人都禀承道琛的言教。
    绍兴十二年,主持南湖,行法华三昧,感得普贤大士放光。建净土系念会。当月二十三号,集合道俗念佛,达到上万人。
    二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集众讽观经,昼夜不绝。众闻异香盈室。琛曰,佛来接我。即沐浴更衣,书偈曰,唯心净土,本无迷悟。一念不生,即入初住。令讽安乐行品,未终,嗒然而逝。留龛弥月,貌如生。(佛祖统纪,乐邦文类。)
    二十三年十二月十六号,集众讽诵《观经》,昼夜不断。大众都闻到异香满室。道琛说:“佛来接我了!”然后沐浴更衣,写偈说:“唯心净土,本无迷悟,一念不生,即入初住。”令大众讽诵《法华经·安乐行品》,还没诵完,就悄然往生。当时法体在龛中保留了一个月,面貌如生。

    宋子元,平江昆山人,茅氏子。母柴氏,夜梦一佛入门,次旦生元,因名佛来。投延祥寺,出家,习止观,定中闻鸦声,大悟。自后栖心安养,自号万事休。逆顺境中,未尝动念。
    宋朝子元,平江昆山人。一天夜里,母亲柴氏梦到一尊佛进屋。第二天早上就生了子元,因此叫他“佛来”。
    他到延祥寺出家,修习止观。定中听到乌鸦叫,就开悟了。从此他的心寄托在极乐世界上,给自己取名为“万事休”。顺逆境中未曾动念(无论在顺境中、逆境中,都没动过念头)。
    慕庐山远公莲社遗风,劝人皈依三宝,受持五戒。念阿弥陀佛五声,以证五戒,普结净缘。欲令世人净五根,得五力,出五浊也。乃集大藏要言,编成晨朝忏仪,代为法界众生礼佛忏悔,期生安养。后往淀山湖,创立白莲忏堂,同修净业。
    因为仰慕庐山远公莲社遗风,劝人皈依三宝受持五戒,给人念阿弥陀佛五声,证明他得到五戒,普结净土缘,而且有愿使世人都净五根、得五力、出五浊。他汇集大藏经里重要的言句编成“晨朝忏仪”,代法界众生礼佛忏悔、求生安养。后来去淀山湖创立白莲忏堂,同修净业。
    乾道二年,诏至德寿殿,演说净土法门,赐号慈照宗主。三月二十三日,于铎城倪普建宅,告诸徒曰,吾化缘已毕,时当行矣。合掌辞众,奄然示寂。二十七日,茶毗,舍利无数。尝集弥陀节要,行于世。(莲宗宝鉴)
    乾道二年,奉诏到德寿殿,为皇帝演说净土法门,赐号为“慈照宗主”。这一年三月二十三号,在铎城倪建普的住宅,告诉徒众说:“我化缘已毕,现在该走了。”合掌和大家告别,忽然圆寂。二十七号荼毗,得无数舍利。曾经集《弥陀节要》流通于世。

    宋睎颜,字圣徒,明州奉化人。幼试经得度。从久法师,受观法。文藻高妙,后进爱慕。晚岁,自省余习未净,乃住桃原厉氏庵,专志念佛十余年。谓人曰,净土之道,岂有一法可得。但于修中不见一法,则寂光上品,无证而证。扁所居小轩,曰忆佛。
    宋朝睎颜,明州奉化人。幼年时考试佛经,得度为僧。依止久法师领受观法。写的文章文词高妙,为后人所爱慕。
    晚年,自己反省习气还没清净,就住在佻原历氏庵,专志念佛十多年。他对人说:“净土之道哪有一法可得呢?只要修中不见一法,寂光上品就无证而证。”他给小屋题名为“忆佛轩”,表明自己志在西方。
    尝步菜畦,见诸虫咂食,惧伤物命,不复茹蔬。唯买海苔,以供朝夕。临终,预别道俗,沐浴更衣,西向作观。忽称佛来,合掌而化。(佛祖统纪)
    曾经在菜园边上行走时,见很多虫子在里面吃菜,因为怕损伤物命,从此就不吃蔬菜,只买海苔以过早晚。
    临终时,预先告别出家在家的朋友。之后沐浴更衣,向着西方作观。忽然间说:“佛来了!”合掌就往生了。
    宋道因,字草庵,姓薛,明州人。十七,受具戒。从学于明智立法师。已而遍历讲坛,屡参禅室。读四明十不二门指要钞,有省,遂遥礼法智为师。历主永明、宝云、广受、治平。晚主延庆。
    宋朝道因,明州人。十七岁受具足戒,在明智法师前受学。以后游历各处讲坛,也到各处参禅。当他读到四明大师的《十不二门指要钞》时,心有省发,因此遥礼法智大师为师。历次主持永明、宝云、广受、治平等寺院。晚年主持延庆寺。
    乾道三年四月十七日,别徒众曰,华严世界,洞彻湛明,甚适我怀,今将行矣。乃令举所述弥陀赞曰:无边刹海海涵空,海空全是莲华宫。莲宫周遍遍空海,空海独露弥陀容。阿弥陀佛不生灭,难觅难拈水中月。绝非离句如是身,如是感通如是说。我与弥陀本不二,妄觉潜生忽成异。从今扫尽空有尘,父子天然两相值。誓修三福勤六念,身口意业无瑕玷。我今以此念弥陀,不见弥陀终不厌。
    乾道三年四月十七,告别徒众说:“华严世界,洞彻湛明,甚适我怀,今将行矣。(华藏世界通彻、清净、光明,我心里很欢喜,我要去了!)”这时让人唱自己说的弥陀赞:“无边刹海海涵空,海空全是莲花宫,莲宫周遍遍空海,空海独露弥陀容。阿弥陀佛不生灭,难觅难拈水中月,绝非离句如是身,如是感通如是说。我与弥陀本不二,妄觉潜生忽成异,从今扫尽空有尘,父子天然两相值。誓修三福勤六念,身口意业无暇玷,我今以此念弥陀,不见弥陀终不厌。”
    赞毕,随众唱佛数百。讽观经至上品上生,即敛念坐脱。越三日,顶足皆暖。(佛祖统纪)
    赞颂完毕,随大众念了几百声佛。讽诵《观经》到“上品上生”时,就停念坐着走了。过了三天,头顶、脚都是温暖的。

    宋有朋,字牧庵,金华人,性强记。谒车溪卿法师,昼夜叩请,尽得其道。主仙潭,讲止观。时天衣持师分卫至境,入寺就听。竦然曰,我所未闻,设礼而去。
    宋朝有朋,金华人。记性很好,博闻强记。拜见车溪择卿法师,昼夜叩问请教,师父的法他完全得到了。曾经主持仙潭寺,讲授止观。当时天衣寺的持法师到了境内托钵乞讨,就进寺院听他讲经。听后,惊叹地说:“真是前所未闻。”然后礼拜而去。
    湖人薛氏妇早没,时现形于室。其家为斋千僧,诵金刚般若,请朋演说经旨。妇凭语曰,谢翁婆一卷经,今得解脱矣。翁问千僧同诵,何言一卷。答曰,朋法师所诵者是。徙能仁。晚主延庆,开讲日盛。
    湖人薛氏早年过世,时常在家里现形。他家就给她供千僧斋、诵《金刚经》,请有朋到场演说经旨。死去的媳妇借别人的口大声说:“感谢公公婆婆这卷经,我现在得解脱了。”公公问:“我请了一千僧人同诵《金刚经》,怎么说只得了一卷经?”她说:“是有朋法师诵的那一卷!”后来迁居能仁寺。晚年主持延庆寺。当时开座讲法,法缘很盛。
    乾道四年十二月三日,坐青玉轩,请行人讽观经,至真法身观,令大众唱佛名,留偈坐逝。(佛祖统纪)
    乾道四年十二月三号,坐在“青玉轩”,请行人诵《观经》。诵到“真法身观”时,让大众唱念佛号,留偈坐逝。

    宋惟月,不详其所出,居诸暨化城。明律学,修净业。一日,有异僧来迎。后二日,微疾。急呼同住僧道宁曰,吾见阿弥陀佛,高八丈,驻空中,可以行矣,言讫而化。(佛祖统纪)
    宋朝惟月,住在诸暨的化城。他对律学很了达,平日修持净业。有一天,有位异僧来接他。过后两天,稍微有点病,急忙叫来同住的僧人道宁说:“我见到阿弥陀佛身高八丈,站在虚空中。我可以走了。”说完就往生了。

    宋思敏,不详其所出。依灵芝照律师,增受戒法。专心净业,二十年如一日。偶疾,请众讽观经者半月。越三日,见化佛满室。临终唱佛,声出众表。酷暑留龛七日,异香郁然。(佛祖统纪)
    宋朝思敏,不知是哪里人。依灵芝律师增受戒法,专心于净业,二十年如一日。
    一次,偶然生病,请大众诵《观经》半个月。过了三天,见化佛遍满房屋。临终时口唱佛名,声音超过大家。当时是酷暑,法体在龛中留了七天,异香浓郁。

    宋慧亨(孙居士),字清照,不详其所出。初依灵芝习律,已而住杭州延寿寺,专修净业,阅六十年。每对人,必以念佛为劝。建宝阁,立三圣像,最称殊特。
    宋朝慧亨,不知是哪里人。最初依止灵芝律师学戒,以后住在杭州延寿寺专修净业,经历了六十年。每次遇到人都劝人念佛。曾建造宝阁,设立西方三圣像,最为殊胜奇特。
    有江自任者,忽梦宝座从空而下,云亨律师当升此座。适社友孙居士,预启别亨,即在家作印而化。亨往炷香问讯,归而谓其徒曰,孙君已去,吾亦行矣。乃集众念佛,为说偈曰,弥陀口口称,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决定生安养。即端坐脱去。(佛祖统纪)
    当时有一位江自任,忽然梦到一个宝座从空中降下,说是慧亨律师要升在这个宝座上。当时正好社友孙居士预先跟慧亨法师告别,在家里结着手印往生了。慧亨法师就去烧香问讯,回来对徒弟说:“孙居士已经走了,我也走了。”这样就集合大众念佛,口中说偈:“弥陀口口称,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决定生安养。”说完就端坐往生了。
【净土圣贤的传记】:柒——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