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净土圣贤的传记】:伍——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2017-05-16 19:38:03|  分类: 【汉传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净土圣贤的传记】:伍——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伍——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伍——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净土圣贤的传记】
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辩才,姓李,襄阳人。其诞也,异香发于室。七岁,依岘山寂禅师出家。周游列郡,师事长安安国寺怀威律师,报恩寺义颁律师。剖析经义,无所不通。后为章信寺僧主。密修净土二十年,未尝告人。独与护戎任公善。谓曰,才必生净土,期在十年。
    唐朝辩才法师,襄阳人。当他诞生人间时,屋子里发出奇异的香气。七岁时跟随岘山寂禅师出家,到处周游求学,曾经依止长安安国寺的怀威律师和报恩寺的义颁律师求学,剖析佛经的义理,无不通达透彻。后来成为章信寺的住持。
    他一向秘密地修持净土有二十年,从没有告诉过人。他和护戎任公很要好,曾经对任公说:“我必定往生净土,时期是再过十年的某一天。”
    至期,使弟子报任公曰,向所期已及矣。任公至。才曰,吾去矣。安坐绳床,默然归寂。众闻天乐西来,异香满室,年五十六。(宋高僧传,佛祖统纪)
    到了这一天,他派弟子去告诉任公说:“以前约定的时间到了。”任公赶来,辩才法师说:“我走了。”就端坐在床上,很寂静地往生了。当时大家都听到天乐从西方传来,屋子里充满异香。往生时五十六岁。
    善道,临淄人。尝入大藏,信手探卷,得观无量寿佛经。乃专心念佛,修十六妙观。及往庐山,观远公遗迹,忾然增思。后遁迹终南,修般舟三昧数载。睹宝阁瑶池,宛然在目。
    唐朝善道,临淄人。曾经在大藏经里随手探取经典,取到《观无量寿经》。因此就专心念佛,修习十六观。后来来到庐山,见到远公大师的遗迹,内心感慨,更增上了他对极乐世界的思念和向往。
    后来隐居在终南山,几年中专修般舟三昧,见到西方的宝阁、瑶池明显现在眼前。
    复往晋阳,从绰禅师,授无量寿经。入定七日,绰请观所生处。道报曰,师当忏悔三罪,方可往生。师尝安佛像在檐牖下,自处深房,此一罪也,当于佛前忏。又尝役使出家人,此二罪也,当于四方僧前忏。又因造屋,多损虫命,此三罪也,当于一切众生前忏。绰静思往咎,洗心悔谢。
    又到晋阳跟随道绰禅师,得到《无量寿经》的传授。他曾经入定7天。道绰禅师请他看一下自己的所生之处。善道回答:“师父要忏悔三种罪才能往生。师父曾经把佛像安放在房檐底下,自己住在深房里,这是第一罪,要在佛前忏悔;第二、曾经役使出家人,这是第二罪,应当在四方僧前忏悔;又因为造屋损伤了昆虫性命,这是第三罪,应当在一切众生前忏悔。”道绰禅师静思以往的过错,洗心忏悔。
    久之,道因定出,谓绰曰,师罪灭矣。后有白光来照时,是往生相也。道行化京师,归者如市。忽微疾,即掩室,怡然念佛而逝。异香天乐,向西而隐。(佛祖统记)
    过了一段时间,善道从定中出来,对道绰禅师说:“师父的罪已经灭了,往后有白光来照耀时,就是往生的相兆。”
    善道在京师教化人们,当时归投他的人很多。有一天,他忽然生了小病,就关门呆在屋里,坐着欢喜地念佛就走了。当时异香天乐向着西方隐隐而去。

    智钦,不详其人,专习禅业。又礼念万五千佛名,至万遍。后于鄮县阿育王塔前,燃一臂,求生净土。弟子僧护,夜半见庭前光照异常,因问,何人秉炬。凡三问,空中应曰,来迎钦法师耳。护急启户,见佛身放大光明,幡华宝盖,腾空飞下。钦即时化去。(佛祖统纪)
    唐朝智钦,不明他的出身。他专修坐禅,又礼念一万五千佛名,修到一万遍。后来在宁波阿育王塔前,燃一臂求生净土。弟子僧护半夜里见庭院前有不同寻常的光明,就问道:“是谁拿着火炬?”问了三次,空中回应:“是来迎接智钦法师。”僧护急忙打开门,只见空中佛身放大光明,有幢幡、莲花、宝盖从空中飞下来。这时智钦已经往生。

    知玄,字后觉,姓陈,眉州洪雅人。七岁,在宁夷寺,听讲涅槃经,宛如宿习。是夕,梦佛手摩其顶。年十一,出家。授以经疏,通达深奥。年十三,即升堂讲论,黑白倾听。宣宗朝,召入京,赐紫袈裟。奏复天下废寺。寻乞归故山。
    唐朝知玄(悟达国师),他是眉州洪雅人。七岁在宁夷寺听《涅槃经》,就像过去曾经学过了一样。这天晚上,梦到佛用手摸他的顶。十一岁出家,传授的经书都能通达深奥之处。十三岁就升堂讲论,僧俗大众都来倾听。
    唐宣宗年间,皇帝诏令他入京城,赐予紫袈裟。知玄法师上奏恢复天下废弃的寺院(当时经过唐武宗灭佛,全国的寺院都被废除,这时知玄法师就上奏恢复全国废弃的寺院)。不久请求回到自己原来的山上。
    僖宗朝,锡号悟达国师,赐沉香座。膝上忽生人面疮。特往蜀彭州九龙山,访前在京所遇患迦摩罗病之僧,以求救疗。其僧令童子引至一泉,洗之。
    到了唐僖宗时代,皇帝赐号为“悟达国师”,赐给他沉香宝座。一下子膝盖上生了人面疮。他为这事特意到四川彭州的九龙山,寻访以前在京师遇到的一位得了迦摩罗病的僧人,求他治疗。这位僧人叫童子带他到一口清泉旁边,用那里的泉水洗人面疮。
    疮忽语曰,公知袁盎杀晁错乎。公即盎,我乃错也。累世求报,而公十世为高僧,戒律精严,不得其便。今公受赐过奢,故能害之。今蒙迦诺迦尊者,以三昧水洗我,我去汝,不为怨矣。因洗之,其疮遂差。玄少欲,过中不食。六时行道,累致显应。
    疮忽然说话:“你知不知道袁盎杀晁错的事?你是袁盎,我是晁错。我累世想报复你,但你连续十世做高僧,持戒精严,我得不到机会。现在你受皇帝的赏赐,享受过于奢侈,所以我才能害你。现在又蒙迦诺迦尊者用三昧水洗我,我就离开你,不再给你做怨害了。”这样洗了之后,疮果然好了。从此,知玄少欲知足,过午不食,六时精进修道,有很多明显的感应。
    一日,忽闻空中声曰,必生净土。乃讯曰,孰之语耶。空又应曰,佛也。又见一菩萨,降庭中,丁宁赞谕,忽不见。临终时,嘱令弃尸饲鱼鸟。曰,吾久与西方净土有期,今其时矣。言讫,右胁面西而没,年七十三。(宋高僧传,神僧传)
    有一天,忽然听到空中说:“必生净土!”他就问:“是谁在说话?”空中说:“是佛!”又见一尊菩萨降在庭院中,对他叮咛、赞叹、告诫,忽然隐没不见。临终时,他嘱咐说:“我往生后,尸体施舍给鱼鸟。”又说:“我早就知道何时往生净土,现在正是时候。”说完,右胁而卧,脸朝西方就往生了。当时七十三岁。

    端甫,姓赵,天水人。母梦梵僧授舍利,令吞之,遂诞甫。十岁,依道悟禅师,出家崇福寺。十七,剃染,隶安国寺。遍参讲座,兼通经律。梦梵僧以琉璃器盛满舍利,令吞之。曰,三藏大教,尽贮汝腹矣。自是才辩无碍。演经太原,倾都毕会。德宗征入,赐紫方袍。
    唐朝端甫,天水人。母亲梦到一位梵僧给她舍利,让她吞下,这样就生了端甫。十岁时在崇福寺投靠道悟禅师出家。十七岁剃度,然后遍参讲席,通达经律。
    有一次,梦到一位梵僧用琉璃器盛满舍利让他吃进去,对他说:“三藏大教全部储存在你肚子里了。”从此他辩才无碍。他在太原讲经时,全城的人都来听经。唐德宗诏令他入宫,赐予紫方袍。
    迄顺宪两朝,俱见尊礼。讲涅槃唯识,凡一百六十座。日持诸部,以净土为息肩之地。所得供施数十百万,悉以严饰殿宇。而方丈单床,泊然自得。开成元年六月一日,西向右胁而灭,异香郁然。茶毗,得舍利三百余粒。(宋高僧传)
    直到顺宗、宪宗两朝时,都得到皇帝的尊礼,讲《涅槃经》、《唯识论》总共一百六十座。每天受持诸部经典,以净土为息肩之地(“息肩”就是把肩上的重担放下得到休息的意思。什么是肩上的重担呢?就是五取蕴。佛经上把凡夫叫做“负担者”。无始以来一直背着五取蕴的重担,辗转地在三界里到处受生,无有休息。今生命终能往生净土,就停止了长劫的流转,所以以净土为息肩之地)。端甫平时所得的供养几十百万,都用来庄严寺庙。而他自己住的方丈屋只有一张床,自己心里非常逍遥自在、安然自得。
    开成元年六月一号,他面向西方,右胁而卧,安详地往生了。当时异香浓郁。荼毗后,得到三百多颗舍利。

    雄俊,姓周,成都人。善讲说,无戒行,尝罢道从戎。寻复为僧,亦颇知愧悔,常持佛名。大历中,暴亡,入冥,主者呵责,命付地狱。俊大呼曰,观经言,造五逆罪,临终十念,即得往生。雄俊虽造罪,不犯五逆。若准念佛之功,合生净土。不然,三世诸佛,即成妄语。
    唐朝雄俊,成都人。他很善于讲说,但没有戒行。曾经不做和尚去参军,不久又当和尚。自己平常也还知道惭愧,常常念佛。
    大历年间,忽然暴死,下到了阴府。主事的人呵责他,叫人押往地狱。雄俊大声说:“《观经》上讲,造五逆罪的人临终十念就能往生。雄俊虽然造了罪,但没犯五逆罪,如果衡量念佛的功德,应该能生净土。不然三世诸佛就成了妄语。”
    遂合掌谛念,宝台忽现,乘空西去。同时,有自冥还者,传其事云。(宋高僧传。佛祖统纪载,雄俊入冥,自陈念佛功,主者放还。乃入西山,专意念佛。居四年,别众坐逝。与此互异。)
    这样他就合掌专心念佛。忽然间,宝台显现,他乘着宝台往西方去了。当时从阴间回来的人传述了这件事。

    惟恭,荆州人。常事酒博。暇则诵经,祈生安养。同寺有灵岿者,迹颇类之。里人为之语曰,灵岿作尽业,惟恭继其迹。地狱千万重,莫厌排头入。恭闻曰,我虽罪无所逃,然仰赖佛力,十念往生,岂复堕恶道耶。
    唐朝惟恭,湖北荆州人。他常常喝酒赌博,有空就念点经求生西方。跟他同寺院有一位叫灵岿的僧人,跟他很像,所以当地人就作一首诗讽刺他们说:“灵岿作尽业,惟恭继其迹,地狱千万重,莫厌排头入。(意思是:灵岿造尽了业,惟恭跟在他后面,地狱千重万重也不厌离,两个人排着队进去。)”惟恭听到后,就说:“我虽然造罪无可逃赦,但我仰仗佛力十念往生,怎么还要堕恶趣呢?”
    一日,恭病,岿出寺,见少年手执乐器,问所从来。曰,西来迎恭上人耳。一人怀中出莲华,华合如拳,叶出异光,望寺而驰。次日,至寺,恭已亡矣。岿因感悟改节,以名德著。(佛祖统纪)
    有一天,惟恭生病了。灵岿走出寺院,见一个少年手拿乐器,他就问:“你从哪里来?”少年说:“我从西方来的,是來迎接惟恭上人。”还有一个人从怀里拿出莲花,这朵花是合着的,有拳头那么大,叶子发出奇异的光明,向着这座寺院的方向飞过来。
    第二天,灵岿回到寺院,惟恭已经往生了。灵岿非常感叹,从此行为也变好了。他以后有很好的修行名声。

    大行,齐州人。初学天台教。后入泰山,居焉。结草为衣,拾果为食。行法华三昧,感普贤大士现身。一日,叹曰,人命无常,不久磨灭。未知来世,何处受生。遂入大藏叩祷,信手探之,得阿弥陀经。于是专心思念阿弥陀佛。
    唐朝大行,齐州人。最初学天台教法,后来进了泰山,在山里居住。住山时,把草结起来做衣服,然后捡一点果子做食物。修行法华三昧,感得普贤菩萨现身。
    有一天,他感叹地说:“人命无常,不久磨灭,未知来世,何处受生?(意思是:人命只在呼吸间,很快就会灭掉,不知道我来世受生在哪里?)”他忧心起生死大事了。因此就入在大藏经里,叩头祈祷:我和什么法有缘?随手探取,是《阿弥陀经》!从此就一心念想阿弥陀佛,因为自己的因缘就在这里。
    阅三七日,夜半,忽睹琉璃地,心眼洞明。又见佛及二大士,涌立空中。僖宗闻行名,诏入内,赐号常精进菩萨。后一年,琉璃地复现。谓左右曰,宝地复现,安养之期至矣。即日,右胁而终。(宋高僧传,佛祖统纪。)
    过了三个七天,半夜里忽然见到琉璃地,心眼洞明。又见佛和观音、势至两大菩萨站在虚空中。
    唐僖宗听到大行禅师的尊名,诏令入宫,赐号为“常精进菩萨”。
    又过了一年,琉璃地再次现前。大行禅师对身边的人说:“宝地又现了,我生净土的时间到了!”这一天,他右胁而卧,就这样圆寂的。

    志通,姓张,凤翔人。出家,游洛下,遇嚩日啰三藏,行瑜伽教法,通礼事之。钱文穆王时,东游吴越,入天台山。于智者道场,览净土灵瑞传,发心愿生彼国。自是不向西唾,不背西坐。
    石晋志通,凤翔人。出家游历到洛下这个地方,遇到嚩日啰三藏,行瑜伽教法。志通就礼拜承事这位三藏法师。
    到了钱文穆王时期,他往东方游历到江浙一带,入了天台山。在智者大师的道场看到净土灵瑞传记。这时就发起愿生极乐世界的心。从此,不向西方吐唾液,端坐时不背向西方。
    一日,登山中招手岩,诵四十八愿,愿速生净土。投身而下,堕一大树中,枝软干柔,殊无少损。乃复整身登岩,誓曰,大愿已发,余生可厌,唯望圣众同来接引。再投而下,栖于草上,久之,苏矣。众僧寻至,掖归。
    有一天,他登上山上的招手岩,口里诵四十八愿,发愿疾速往生净土。发愿后,就从山崖上投身而下,结果身体落到一棵大树上。树枝很柔软,托住了他,没受一点伤。然后又登上山岩,又发誓:我往生的大愿已经发了,活在世间没有意义,唯愿圣众一同来接引我。又从山岩上投身而下,结果掉到草上。过了很久,他醒过来了。好多僧人都来找他,找到后就把他带回去了。
    往越州法华山,默修净业。后见白鹤孔雀成行而下,又见莲华开合于前。通曰,白鹤孔雀,净土境也。莲华光相,受生处也。净相现矣,乃起礼佛而终。茶毗,有五色祥云,环覆火上,舍利鳞砌于身。(宋高僧传,佛祖统纪。)
    以后他去了越州法华山,默默地修持净业。后来见到成行的白鹤、孔雀从空中飞下来,又见到莲花在面前开敷、闭合。志通说:“白鹤、孔雀是净土的境界,莲花光明相是我的受生之处,净相已经现了。”他就站起来礼佛,就这样圆寂的。
    荼毗时,有五色祥云环绕覆盖在火上,法体上满布着舍利。

    可止,姓马,范阳大房山人。年十二,出家。十九,抵五台山求戒,感文殊灵光烛身。二十三,往并部,习法华经,百法论。后于长安开演,化导日众。未几,归故乡,母犹在堂,持盂乞食以养母。长诵金刚经。晚居长寿净土院。
    后周可止,范阳大房山人。十二岁出家,十九岁到五台山求戒,感得文殊菩萨放光照触他的身体。二十三岁去并州学习《法华经》、《百法明门论》。后来在长安开法演说,教化的事业日益广大。
    不久他回到家乡,母亲还在,他就拿着钵乞讨来供养母亲。他常诵《金刚经》。晚年住在长寿净土院。
    后周广顺元年正月二十二日,微疾,召弟子念阿弥陀佛,助吾往生,奄然而化,年七十五。(宋高僧传)
    广顺元年正月二十二号,他生了小病,召集弟子念阿弥陀佛帮助他往生。忽然间就坐着走了。当时七十五岁。

    绍岩,姓刘,雍州人。七岁,出家,依高安禅师。遍览经书,有如宿习。后居钱塘湖心寺,恒讽持法华经,昼夜无间,期满万部,得生净土。俄感莲华生于陆地。
    宋朝绍岩法师,雍州人。七岁出家,依止高安禅师,遍览经书,就像以前曾经学过一样。
    后来住在钱塘湖心寺,经常诵《法华经》,昼夜不断,预期念满一万部得生净土。不久就感得陆地上生出莲花。
    誓焚身供养西方三圣,吴越王俶力劝止之。又投身曹娥江中,如有物藉其足,得不死。吴越王于宝塔寺,建净土院以居之。
    然后他发誓要焚身供养西方三圣。吴越王极力劝阻他不要焚身,这样他才停止。他又纵身跳入曹娥江,好像有东西托住了他的脚,才得以不死。吴越王在宝塔寺建造净土院供养他居住。
    宋开宝四年七月,有疾,不求药石。作偈累篇,示门徒曰,吾诵经二万部,决生安养,跏趺而化。茶毗,舍利无算,年七十三。(宋高僧传,佛祖统纪。)
    宋朝开宝四年七月,他生病了,也不求医药,作了长篇的偈颂开示门徒说:“我诵了两万部经,决定生安养。”然后结跏趺坐就往生了。荼毗后得到无数舍利。当时七十三岁。

    守真,姓纪,字法灯,永兴万年人。出家圣寿寺,谒从朗师,学起信论。次依性光师,传华严法界观。后礼演秘阇黎,授瑜伽教。并得心要,明达诸法,宣畅妙典,四十年无少怠。赐号曰昭信。常于中夜,习西方无量寿观,修念佛三昧,期生净域。
    宋朝守真,永兴万年人。在圣寿寺出家,依止从朗师学《大乘起信论》。接着又依止性光师传“华严法界观”。后来礼演秘阿阇黎,授瑜伽教法。他所学的法都能得到心要,能够明彻地了达诸法,无碍地演说教典。四十年中从没有一点懈怠,皇帝赐号为“昭信”。他曾经在中夜习西方无量寿观、修念佛三昧,发誓求生净土。
    开宝四年秋,八月九日,命众同唱佛名,久之令止,奄然归寂。年七十八,阇维,获舍利焉。(宋高僧传)
    开宝四年秋天八月九号,叫大众同念佛号。念了很长时间后,他说:“可以了,不念了。”就这样突然圆寂的。七十八岁。

    延寿,字冲玄,钱塘王氏子也。少诵法华。钱文穆王时,知税务,多用官钱买放生命,罪当死。引赴市曹,王使人瞯之,色不变,命释之,投四明翠岩禅师出家。复参天台韶国师,发明心要。尝于国清寺行法华忏,禅观中,见观音菩萨,以甘露灌其口,因是获大辩才。
    宋朝延寿大师,钱塘王家的孩子,少年时诵《法华经》。钱文穆王时代,他管理税务,多次用官家的钱买放生命。按这个罪业应当处予死刑。这一天就要拉到市场上砍头,国王叫人在旁边看他有什么表现。结果临刑时脸色不变,因此就下令释放他。
    他投四明翠岩禅师出家。后来又参天台韶国师,这时就大彻大悟了。曾经在国清寺修法华忏。禅观中见观音菩萨用甘露灌在他口里,因此得到无碍辩才。
    以宿愿未决,登智者禅院,作二阄,一曰一心禅定,一曰万行庄严净土。冥心精祷,七拈皆得净土阄,于是一意修净业。建隆二年,忠懿王,请住永明寺,赐号智觉禅师。
    他因为宿愿不决定,就登上智者禅院做两个阄,一个写着“一心禅定”,另一个写着“万行庄严净土”。他潜心精诚祈祷,七次都拈到了净土阄。从此就一心修持万行,庄严净土。
    建隆二年,忠懿王请大师住持永明寺,赐号为“智觉禅师”(他住持的寺院是永明寺,因此后人尊称为“永明大师”)。
    日课一百八事。夜往别峰,行道念佛,旁人时闻螺贝天乐之音。诵法华经,积一万三千部。居永明十五年,弟子一千七百人。常与众授菩萨戒,施鬼神食,买赎生命,皆以回向净土。著宗镜录一百卷,会天台贤首慈恩异同之旨。又著万善同归集,集中指归净土处,最为切要。
    永明大师每天都做一百零八件佛事。夜晚就到别的山峰行道念佛。山旁边的人时常听到海螺天乐的音声。他诵《法华经》总共一万三千部。住在永明寺十五年,弟子一千七百人,常常给大众授菩萨戒、施食鬼神、买放生命,所有这些功德都回向净土。曾经撰写《宗镜录》一百卷,把天台的教、华严的教、法相的教融会起来,归于心宗。又写《万善同归集》,里面指归净土之处最为切要。
    开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晨起,焚香告众,趺坐而化,年七十二。后有僧来自临川,经年绕其塔。人问故。曰,我病入冥,见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礼拜。因询其人,曰,杭州永明寿禅师也。已往生西方上上品矣。王重其德,故礼敬耳。(乐邦文类,万善同归集。)
    开宝八年二月二十六号早上,永明大师起来,烧香告别大众后,结跏趺坐圆寂。当时七十二岁。
    后来有位江西临川的僧人,成年累月绕永明大师的塔子。别人问他什么缘故,他说:“我生病后入了阴府,见到阎王殿左边供奉一尊僧人的像,阎罗王精勤地对像礼拜。因而询问是谁,回答说是杭州永明禅师,已经往生了西方上上品,阎罗王敬重他的德行,因此设像礼敬。”(永明大师不但是禅宗法眼宗的大祖师,而且被后人尊奉为净土宗六祖。)

    晤恩,字修己,姓路,常熟人。年十三,闻人诵弥陀经,心有所感,遂投兴福寺出家。后唐长兴中,往昆山慧聚寺,学南山律。既而听习法华光明诸经,及止观论,咸造精微。
    宋朝晤恩,江苏常熟人。十三岁听人诵《阿弥陀经》心有感触,就到兴福寺出家。后唐长兴年间,去昆山慧聚寺学南山律。又听闻、研习《法华》、《金光明》等经以及《止观论》,都达到了造诣精微。
    终日一食,不离衣钵,不畜财货。卧必右胁,坐必跏趺。每布萨,必潸然流涕。遍诲人以西方净业,及一乘圆旨。讲演法华二十余部。
    晤恩每天吃一顿饭,不离衣钵,不蓄集财物。躺下时一定右胁而卧,端坐时一定结跏趺座。每当布萨时,都感慨流泪。处处教诲人要修西方净业和一乘圆教的妙旨。他曾经讲演《法华经》二十多部。
    宋雍熙三年八月朔夜,睹白光自井而出。谓门人曰,吾报龄极于此矣,乃绝粒禁言,一心念佛。梦一沙门,执金炉焚香,三绕其室,言是灌顶,吾已生净土,嘉汝所修,故来相迎。梦觉,呼门人至,犹闻异香。
    雍熙三年八月初一夜晚,见到一道白光从井里发出,他对门人说:我的寿命快到终点了。于是不吃饭,禁语,一心念佛。梦到一位沙门持着金炉焚香,在他房间里绕了三圈说:我是灌顶(智者大师的大弟子——灌顶大师),我已经生在净土,为了嘉奖你的修行,所以特地来接你。等到他从梦中醒来,把门人喊来时,还能闻到屋子里有奇异香气。
    二十五日,为众说止观指归,及观心大义。端坐,面西而化,年七十五。寺众闻管弦铃铎之音,嘹亮空中,久而渐远。茶毗,得舍利无算,恩弟子文备,洞明观法,一室坐忘者三十年。雍熙二年,微疾,净土现前,累足而逝。(宋高僧传,佛祖统纪。)
    二十五号,他给大众演说止观指归和观心的大义,端坐着朝西坐化。七十五岁。
    当时,寺院的僧众听到管弦铃铎的妙音在空中嘹亮地回响,时间很久才逐渐远去。荼毗时得到无数舍利。
    晤恩有个弟子叫文备,很透彻地了达观法。他曾经独处在一间屋子里,忘情脱俗有三十年。雍西二年,文备生了点小病,然后就显现了净土,这样就结跏趺坐圆寂。

    文辇,永嘉平阳人。既受戒,遍学三乘。依缙云明昭禅师法会,疑情顿决。后复依天台德韶禅师,重有悟入。阅藏经三周,宗说兼通,逍遥无滞。
    宋朝文辇,永嘉平阳人。受戒之后,遍学三乘。参与缙云明昭禅师的法会,当时心中的疑情顿时解了。后来又依止天台德韶禅师(这位是永明大师的师父),这一次有进一步的悟入。曾经三次阅藏,宗门教下都通达无碍。
    太平兴国三年,伐栴檀,结成一龛,趺坐其内。自持火炬,誓曰,愿舍此残躯,上供十方诸佛菩萨。命众唱佛,助我往生。须臾焰发,其烟五色,旋转虚空。犹闻佛声,顷之乃寂。火熄,收舍利无算,年八十四。(宋高僧传)
    太平兴国三年,他砍了栴檀树作成一个龛。自己在里面结跏趺坐,手持火炬,发誓说:“我愿舍此残躯,上供十方诸佛菩萨。”叫大众唱佛助他往生。一举火就烧起来了,当时冒出来的烟有五种颜色,在空中旋转,还能听到唱佛的声音。很快声音消失了。等火熄灭时,收到无数舍利。当时八十四岁。

    义通,字惟远,姓尹,高丽国人。顶有肉髻,眉长五六寸。受具后,学华严起信。晋天福时,来游中国。至天台云居寺,见韶国师,忽有契悟。及谒螺溪寂法师,闻一心三观之旨,遂留受业,称具体焉。
    宋朝义通,这是来自高丽的大德。他诞生时,头上有肉髻,眉毛六寸长。受具足戒后,学《华严经》和《起信论》。
    后晋天福年间,这位韩国大德来到中国,到了天台山云居寺。他面见德昭国师时,忽然有所契悟。等到他拜访螺溪的寂法师,听到一心三观的妙义时,他很相应,就留下来学习(后来义通成为中国天台宗的祖师。)
    开宝元年,漕使顾承徽,舍宅为寺,请通居之。太平兴国七年,赐寺额为宝云。通敷扬教观,几二十年,常呼人为乡人。有问其故,曰,吾以净土为故乡,诸人皆当往生,即吾乡中之人也。端拱元年十月二十一日,右胁而化。阇维,舍利盈满,年六十二。(佛祖统记)
    到了开宝元年,漕使顾承徽把住宅舍作寺院,请义通住持。太平兴国七年,皇帝给这座寺院赐号为“宝云寺”。
    义通敷扬教观二十多年,常常叫人“老乡”。别人问:“怎么叫老乡呢?”他说:“我以净土为故乡。大家都要往生!我们都是老乡!”
    端拱元年十月二十一号,右胁而卧,安详往生。当时荼毗后舍利充满。六十二岁。

    有基,字及贤,姓王,钱塘人。五岁,出家,从天台寿昌法超为师。十岁,受具。闻四明宝云传智者教,往事之。受法华止观,随言解义,曲尽其妙。
    宋朝有基,浙江钱塘人。五岁出家,依止天台山寿昌寺的法超为师。十岁受具足戒,听说四明宝云在传智者大师的教观,就去承事,当时领受了法华止观(天台三大部:《摩诃止观》、《法华文句》、《法华玄义》,这都是智者大师的著作。)。当时听什么法都能领解妙义,能从各方面详尽地了知法的微妙之处。
    端拱元年,郡人请演教于太平兴国寺,学者数百人。每白黑月,必集众诵菩萨戒法,劝道俗念佛。四十年,数至万人。遇岁歉,则持钵以供听众。
    端拱元年,当地人请他在太平兴国寺演说教法,当时跟随他学习的人有几百位。每月十五、三十,一定集合大众诵菩萨戒,劝僧俗大众念佛。到了端拱四十年,数目达到上万人。遇到年景不好,他就托钵乞食来供应听众。
    祥符八年六月,示疾。弟子令祥请曰,和尚西归,可无留训。基乃广谈圆旨。逾时,众忽见西方现光,空中奏乐。基曰,西方三圣人来也,即右胁西向而化。
    祥符八年六月,显现有点病。弟子令祥请示:“和尚西归,有没有留一点教言?”有基就在临终广谈圆顿教的旨意。过了一阵,大家忽然见到西方现出光明、空中奏响天乐。有基说:“西方三圣来了。”就右胁而卧,朝着西方圆寂了。
    有梦基具威仪往西方者,有梦基坐青莲华对佛说法者,有梦阿弥陀佛为基授记者。法智闻而叹曰,卧病谈禅,临终见佛,信希有事哉。茶毗,出舍利无算。(佛祖统纪)
    当时很多人做梦,有的梦到有基具足威仪前往西方;有的梦到有基坐在青莲花上对佛说法;还有的梦到阿弥陀佛给有基授记。法智大师得知后,感叹地说:“卧病谈禅,临终见佛,信希有事哉。(意思是:卧病还在谈禅,临终见到佛来迎接,实在是稀有的事!)”有基的法体荼毗后得到无数舍利。

    省常,字造微,姓颜,钱塘人。七岁出家。十七受具戒。宋淳化中,住南昭庆,慕庐山之风,谋结莲社。刻无量寿佛像,刺血书华严净行品,于是易莲社为净行社。士夫与会者,一百二十人,皆称净行弟子,王文正公旦为之首。比丘及千人焉。
    宋朝省常大师,钱塘人。七岁出家,十七岁受具足戒。淳化年间,住在昭庆寺。因为仰慕庐山慧远大师的道风,就计划着结集莲社。当时刻了阿弥陀佛像,刺血写《华严·净行品》,因此把莲社的名字改为“净行社”。一时士大夫参与法会的有一百二十人,都称为“净行弟子”。王文正公作为首领,与会的比丘也达到上千人。
    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常端坐念佛。有顷,厉声唱曰,佛来也,泊然而化。众见地色皆金,移时方隐,年六十二。(佛祖统纪)
    天禧四年正月十二号,省常大师坐着念佛。一会儿,大声说:“佛来了!”就这样往生了。大家都见到地面整个现出金色。过了一段时间,金色才隐没。省常大师往生时六十二岁。(后人尊奉省常大师为净土宗七祖)
【净土圣贤的传记】:伍——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