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冕——我觉故我在

迷悟之间,便是轮回与涅槃的差别!

 
 
 

日志

 
 

【成就真实戒经略释法音】:末义——益西彭措堪布著  

2017-03-12 17:42:10|  分类: 【以戒为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就真实戒经略释法音】:末义——益西彭措堪布著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成就真实戒经略释法音】
益西彭措堪布著

《成就真实戒经》科判分三:首义;正义;末义。
甲三、末义
    成就真实戒经圆满结束!
善护正道根本圣戒律,
获得功德难思复难议,
反之破戒过患极其重,
随顺佛语约略而宣说。
    相关之三问题——以上对《成就真实戒经》作了约略的解释,此处再附带讲三个问题:
    第一、为令在家人种下良好的种子习气以及使出家僧人生起欢喜而坚固道心,因此宣说在家的过患与出家的功德。
    第二、以可靠教证宣说破戒过患与具戒功德二者之间的差别。
    第三、基于以上两条,是故当出家受持清净戒律。

壹、在家过患与出家功德之差别
    初者,所谓的“家”,智者认为是束缚身心的牢·狱,而愚人则执为安乐幸福的所在。佛法虽有大小显密的暂时差别,但从究竟而言佛陀施教传法的本怀无非是欲令众生解脱迷乱轮回之家的束缚,从而趋入三乘涅槃解脱的圣城。因此,佛在《妙法莲华经》等诸多经中以形象的比喻描述了三界火宅的种种过患,其目的是为了唤醒幼稚愚昧的芸芸众生,使他们能醒悟过来,认真、深入地思维轮回的过患,从内心里深深厌弃轮回诸法,从而急求出离、走向解脱。如果我们对三界火宅的种种险况不惊不怖、无动于衷,不希求从中出离,那门外的三种宝车(比喻声闻、独觉、无上佛乘三种教法)就无缘得到,也就是说无法得到声闻、独觉、佛陀的果位。
    在小乘、大乘乃至金刚乘中都以出家持清净梵行者为上等修行人,认为以出家身修行最为殊胜。然而众生根机因缘千差万别,因此不能一概而论,都用一个标准来要求,佛陀有教无类,不但摄受出家众,而且对今生无缘出家修行的白衣也同样赐予解脱的机会。
    佛陀对在家人放宽要求,只让他们受持少分戒,以此遮止大的罪恶,同时行持少分善法。这与出家众所持的戒以及所修的善法有极大的差别。为此,在家众应恒时生惭愧心,对出家生活心生仰慕,经常观修轮回过患,激发自己强烈的出离心,如能以此为基础修小乘四圣谛法,最高可得阿那含果,但无法得到阿罗汉果。进而如能在强烈出离心的基础上发起菩提心、修习六度万行,也可渐次入于大乘五道之中。但一般来说因在家、出家所处环境不同,在家发起出离心、菩提心的障碍极多,因此与出家修行相比,二者成就的速度有迟速的差别。当然这是就凡夫而言,如果是大菩萨,则无论在家、出家都没有差别,不但可现在家身而且可现地狱、饿鬼、旁生等身。如莲花生大士、马尔巴大师、巴思巴大师、维摩诘居士、庞公等都是现在家身,菩萨因已了达家本性空,故可身处尘劳而游心物外,当然不受家的束缚。
    《维摩诘经》云:“虽为白衣,奉持沙门清净律行;虽处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现有眷属,常乐远离。”
    但应知此非具缚凡夫的境界。如果凡夫以此为借口而甘处如牢之家不思出离,或以此劝阻他人不要出家,则只是自欺欺人,徒然造罪,而且尚有犯大妄语之嫌疑。
    以下,宣说在家过患旨在让在家人深刻认识到自己处境的恶劣性以增强其出离心、向道心;宣说出家的殊胜利益旨在使在家人生起对出家清净生活的向往并追求如此胜功德。
    《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大师云:“此复居家于修正法,有多留难及有众多罪恶过失。出家违此,断生死身,出家为胜,是故智者应欣出家。”以此也能令出家僧人生起欢喜并稳固出家为僧的信念。
    经中常说在家人如处火宅中,出家众如处清凉室中。因为大凡在家之人,富贵者为了守护财物、名誉、地位、权势而殚精竭虑,感受诸多痛苦;贫穷者则常为衣食所困,夜以继日地奔波劳作,以求累积财富,但结果仍然入不敷出,同样备感痛苦。
    《中观四百论》云:“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
    家如牢·狱,缚人极深,要从其中寻得安乐无有是处。
    如《本生经》云:“于同牢狱家,永莫思为乐,或富或贫乏,居家为大病。一因守烦恼,二追求艰辛,或富或贫乏,悉皆无安乐,于此愚欢喜,即恶果成熟。”
    但凡夫无有智慧,是非善恶不分,常常恋著自己的家,他们认为纵然贫贱、劳苦,但家如幸福的港湾,归家即可安享天伦之乐,感受家庭温馨;而且一旦发达,更是地位尊荣,权势炎炎,名声远播,财宝如山,能够恣意享受五欲生活,人生的幸福即在于此。反观出家人,一贫如洗,无亲无故,整日面对青灯古佛,一生只是持斋诵经,生活是何等的单调乏味。
    但事实真相又是如何呢?
    本来每个众生与生俱来就有贪心,而成家之后就更加得以助长。为了满足对饮食、服饰、女人等等的贪欲以及自己的虚荣心,男人就想方设法去攫取财物,甚至不惜干起违·法乱·纪、伤·天害·理的勾当。有了儿女后,为了成办儿女的学习、工作、婚姻乃至排场等需要一大笔钱,这又进一步驱使自己拼命地猎取财产、刺激自己的贪心。到了即将老死,还贪图子孙的出人头地。在家人就这样在一生中贪心不断膨胀,对高官厚禄、名声财富、豪华轿车、林园别墅、美色歌舞、锦衣美食趋之若鹜,整日耽著于游乐宴会、嫁娶应酬、趋炎附势、党同伐异、打·击陷·害、欺·上瞒·下、营·私舞·弊等等庸俗、鄙恶之事,乃至杀生害·命、饮血食肉、狂喝滥饮、为所欲为,造下无边的罪业。同时,争斗胜负、怨仇逼迫、悲欢离合、吉凶安危、事业成败、仕途升沉时时萦绕心怀,难得安宁。为如粪土的钱财,为如路人般的妻儿,为如浮云般的荣誉富贵,人们一生备受艰辛甚至搭上身家性命,来世还要堕三恶趣中于无量劫受大痛苦。
    而出家清净僧,脱离牵缠,身体不为上司老板、妻子儿女所拘,不受驱役,更不会为此而造杀生偷盗等恶业。辞亲割爱发菩提心,平等、慈悲对待一切众生,无有怨亲之别,所以不再为保护亲友、打·击怨·敌而劳身劳心造作恶业。口离四种语恶业,故离一切纷争辩驳的烦恼,心常淡泊寂静,恬悦自在。如是远离尘劳,任其世间纷争扰扰,皆与我毫无干涉,三衣一钵、锡杖、芒鞋,无羁无绊形如闲云野鹤一般洒脱自在。
    诚如古人所云:“笼鸡有食锅边近,野鹤无粮天地宽。”
    顺治皇帝曾感慨地说:“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身为皇帝,尽享荣华富贵,可谓世间的一切都已至极圆满,但终其一生的幸福比不上僧家半日的清闲与自在。
    世间凡夫不学佛法,不知生从何而来、死往何而去,妄执虚妄身心以为自我,又计我所,贪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妻子儿女、权财名位,其一生浑浑噩噩,从未认真思索过“我”到底为何物,直至临终才悟觉人生如梦,执著重的人甚至到了临终依然执迷不悟。在此奉劝世间之人早日醒悟过来,应了知人生不过一场梦幻,妻子儿女、名利地位只是梦中的一个幻景而已,不要贪恋梦境,应尽早从如梦境一样的轮回中走出,趋向清净、自在、永恒的涅槃。不要固守陈旧的邪见,我们习惯中的知见其实只是俱生我执所产生的邪见。
    道宣律师云:“凡夫狂痴性,所见常不正。”
    即使学佛修行,在家行人身处俗世红尘之中,环境恶劣,处处染缘牵引,诱人造业,加上无缘听闻佛经论典,又无戒律之衔调制身心,在无始恶习的推动下,身心不能自主,常常陷于迷乱之境,于不知不觉中已与佛法多有违背。虽然也希求修行善法,决心断恶行善,终因障缘重重,俗事牵缠,身心如陷淤泥一般无力自拔,如是蹉跎一生无所成就。
    藕益大师说:世情淡一分,佛法就会亲切一分。如果世间事物样样都看不破、放不下,则解脱的希望十分渺茫。有许多在家人经常以家务缠身、工作繁忙为借口而拖延修行,结果自断修行的缘分。
    以下《净土晨钟》中开出的这剂药也许对此类患者有特殊的疗效:
    有位僧人探望他的在家朋友,劝告说生死事大,抓紧念佛修行。他说目前我有三件大事未了,所以无暇念佛修行。一者父母送终;二者儿子娶亲;三者女儿出嫁。僧人听后默然而去。不久那位在家人就死了,僧人前去吊唁,感慨之余作了一首诗:“吾友名为张祖留,劝伊念佛说三头,可怪阎公无分晓,三头未了便来勾。”由此可见居家俗缘牵扰,修行非常艰难。
    如《本生论》云:“若作居家业,不能不妄语,于他作罪者,不能不治罚。行法失家业,顾家法岂成,法业极寂静,家事猛暴成。故有违法过,自爱谁住家。”又云:“骄慢痴蛇窟,坏寂静喜乐,家多猛苦依,如窟谁能住。”
    《宣说大种变经》云:“依止世间五妙欲,以及贪著于子女,依于应呵居家者,定然不得正觉果。任何居家之有情,能得无上胜菩提,昔无一佛能如是,当来成佛无是处。”
    既不舍弃世间八法又能成就佛法,连超世绝伦的大悲世尊也无法成办,何况一般的凡夫俗子呢?
    因此,我们应当追随不动如来、普贤菩萨、寂天菩萨等,发愿生生世世出家修道!
    《大般若经》云:“菩萨志性好游诸佛国土,随所生处,常乐出家,剃除须发,执持应器,披三法衣,现作沙门。”
    其次,宣说出家功德。那么出家具有哪些深广的功德呢?
    《大智度论》中龙树菩萨说:孔雀虽有绚丽的色彩庄严身体,但却不能象鸿鹄自由自在地高飞。同样在家人虽有五欲妙乐,却不如出家具有深广的功德。
    《律本事》云:“智者见五功德,而欣乐出家。何为五者:成就自利;免为役使,受恭敬赞叹;得涅槃果及无上安乐;若不得涅槃亦生人天善趣;佛陀上首大声闻于出家数数赞善。”
    不用说已经真实出家,即使发出家心向往静处,其功德亦难以计量!
    《难陀出家经》云:“若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于一大劫中,布施儿女,所获功德,不如发出家心向寂静地迈一步所获功德。”不用说自身出家,即使劝人出家、支持别人出家所获功德亦是无量。
    《出家功德经》云:“若放男女奴婢人民出家,, , 功德无量。”不用说终生出家,即使一日一夜出家其功德也难以思议。
    《本缘经》云:“以一日一夜出家故,二十劫不堕三恶道。”
    《僧祗律》云:“以一日一夜出家修梵行者,离三百六十三万六千岁三涂苦。”
    《万善同归集》中永明延寿大师云:“乃至醉中剃发,戏里披衣,一曏时间,当期道果,何况割慈舍爱,具足正因,成菩萨僧,福何边际。”
    作为凡夫人,出家修行与在家修行相比,前者如水中行船,后者如陆地行船,有很大的差异。居家菩萨修行难,成就也就更加困难了。相反,出家菩萨轻松自在即可修行成就。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出家菩萨胜在家算分喻分莫能比,在家迫窄如牢狱,欲求解脱甚为难,出家闲旷如虚空,自在无为离系著。”
    《宝积经》中云:“菩萨最胜利益,所谓出家。若乐出家者,则能摄取十种功德:一者不著诸欲;二者乐阿兰若;三者行佛所行;四者离凡夫行;五者不著妻子,及以财产;六者离恶道因;七者修善趣法;八者宿世善根皆不损减;九者恒为诸天之所赞羡;十者一切鬼神恭敬守护。”
    在家菩萨兴广大供养不如出家菩萨献微少供养,虽供养物及供养对境相同,但因身份不同而所获功德有极大差殊,出家身之殊胜由此可见一斑。
    《宝蕴经》云:“三千所有一切有情,皆入大乘,具轮王位,各以灯烛器等大海、炷如须弥,供养佛塔,其福不及出家菩萨,于小灯烛涂以油脂,供养塔前,所得福德百分之一。”
    于一切供养之中,法供养最,所以以充满恒沙世界的珍宝供养佛,不如在一日中出家修习寂静出世法,因为修出世法,可断烦恼、摧伏魔军,趋近菩提。出家如能善护自心不放逸,则善法将日日增上,往昔善根也不会毁坏。而居家之人处在五浊炽盛的当今社会,大多业际颠倒、造作恶业摧毁前世善根。今生富贵尊荣者,即生中不但享尽往昔所积福报,同时依靠今生的权势财富造大恶业,将后世的安乐也一并葬送殆尽,这类人大多是从光明走向黑暗。出家后远离诸多烦恼是非,摆脱了家的牵累,随顺正道,蒙受一切诸佛菩萨的护念,不久得证无上佛果。
    《大宝积经》云:“设满恒沙界,珍宝供养佛,不如一日中,出家修寂静。彼则近菩提,摧破魔军众,出家不放逸,白法恒增长,不坏众善根,远离诸烦恼,舍于家业累,顺道圣所赞。舍家离恼缚,除恼离魔缚,心解行无染,不久证菩提。”
    《宣说大种变经》云:“大千界众生,皆发趣菩提,假令尽一劫,男女以奉施。若人发道意,以信而出家,随佛而修学,其福胜于彼。过去未来世,一切诸如来,无有不舍家,得成无上道。三世一切佛,称赞出家法,若乐供养佛,当依佛出家。”
    要想佛法常住世间,只有僧宝才能荷此重任,佛法的宏传与延续全靠僧宝的力量!
    《赞僧功德经》如是强调出家众能住持三宝命脉,延续佛陀智慧灯明的不共功德。经云:“出家弟子能堪任,继嗣如来末代法。万德无量在俗人,不能须臾弘圣教。”
    纵是今日危若悬丝的末世佛法也全赖出家人住持。纵观印、藏、汉三地佛法传播的历史与现状,可了知佛陀正法端赖僧宏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从古至今,凡是皈佛之士,从高僧大德到国王大臣长者,都以身作则,恭敬出家僧众,护法者更是着眼于护僧。
    出家人是佛陀的亲近追随者,是如来伟大家业的继承者,是一切世间的无上福田,因此决定了他们具有广大的功德,地位至尊至贵,世间一切众生皆应恭敬。出家人无论男女老幼、智愚贤劣、持犯净秽,因为是佛陀的种姓,显现三世诸佛的清净解脱幢相,身披无上解脱福田衣,手持应量器,因此佛在人天大众之中再再告诫,必须恭敬出家人。出家人纵然破戒毁禁,邪命恶行,违法背律,放逸懈怠,佛也从未开许一切世间之人包括转轮圣王可以打骂毁谤他们。若打骂毁谤则违背三世诸佛的教言,与三世诸佛如同敌对,无疑造下无量罪业,后世三恶趣之报在所难逃。若具菩萨戒者打骂毁谤逼令破戒、具戒出家人还俗,则破菩萨根本重戒。经中记载,纵然是恶心猛厉的罗刹夜叉、狂醉大象,见到披戴赤色少分袈裟者不仅不损恼而且恭敬尊重。然而到了末法时代,一些恶劣、愚痴、傲慢的国王、宰官、居士、长者等连罗刹畜牲也不如,损恼摧残出家人。如此造下弥天大罪,一切信受三宝、护卫国土的天龙药叉等,对此罪人心生嗔忿,不久罪人便会肢体残废断缺,长时间中结舌不语,感受诸多难以忍受的痛苦,命终之后决定堕于无间大地狱之中。
    如《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云:“当观如是过去罗刹,虽受无暇饿鬼趣身,吸人精气,饮血啖肉,恶心炽盛,无有慈悲,而见无戒剃除须发、以片袈裟挂于其颈者,即便右绕尊重顶礼,恭敬赞颂,无损害心。然未来世,有刹帝利旃荼罗王、宰官、居士、长者、沙门、婆罗门等旃荼罗人,心怀毒恶无有慈愍,造罪过于药叉罗刹,愚疑傲慢断灭善根。于皈我法而出家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剃除须发被服袈裟诸弟子所,不生恭敬,恼乱呵骂或以鞭杖楚挞其身,或闭牢狱乃至断命。此于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犯诸大罪,断灭善根焚烧相续,一切智者之所远离,决定当生无间地狱。”
    以大乘佛法而言,连对草木瓦砾等无情都不能起嗔心,何况轻毁修离欲善法的出家人?
    破戒比丘以其初发心出家的功德仍然超胜百千万亿的在家人!犹如金制的容器虽然破漏,但却远胜完好的木制容器一样。
    佛金口亲宣,他的出家弟子纵然毁禁破戒也仍然超胜一切世间外道。出家人纵然破戒,由于身着如来袈裟,又与清净梵行者同住,且经常闻思三学圣教,所以很容易发起惭愧而忏悔罪业改往修来。如同一健足之人偶有不慎跌倒于地,但会马上起来,在家人却并非如此。
    《赞僧功德经》云:“纵使欲火炽烧心,玷污尸罗清净戒,不久速能自忏除,还入如来圣众位。如人暂迷失其道,有目还能寻本路,比丘虽犯世尊禁,虽然暂犯还能灭。如人平地蹶脚时,有足还能而速起,比丘虽暂缺尸罗,虽犯不久还能补。”经中还说出家纵然堕地狱也如拍球入水,刚下即起,而在家人却如石沉水,极难升起。因此奉劝有缘者,千万不可毁谤如来教下的僧宝众,如对自己的恶心恶行不加以遏制,当来业报成熟时可能连如来都会毁谤。由此谤僧、毁僧、恼害僧人的身口意恶业,当于万万劫中沉沦于三恶道而难有出期。如果由于往昔无知而曾恼害、毁谤过僧人,现在应当生大恐怖,克诚披露,求哀忏悔,发愿尽未来际永不复造。
    《赞僧功德经》云:“是故殷勤劝诸人,勿毁如来僧宝众,今生习恶因缘故,当来业成亦毁佛,缘兹身口意业支,永断世间人天种,当堕三涂恶道中,亿劫沉沦无休息。”又云:“常能防护己业过,不谈如来僧宝众。”
    时至末法的当今,出家众中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仍是人天福田,佛法的住持者,如果其刹那功德有体相的话,尽大地也无法容纳。没有今日的出家人,即便是当今的影像佛法也难以维持下去,当然也不可能有具三皈五戒、菩萨戒等的在家修行人。因此作为白衣还是要平等地恭敬护持一切出家人,不能动辄讥毁污谤。当然在依止时可择其善者而随学。如果见到出家人犯戒行恶破威仪,即刻应当观清净心,切勿讥谤、传布恶行。对于在家人,出家人犹如长辈,所以他们纵然有过错也应观为清净,委屈将护,婉转善巧地规劝护持,纵然无力帮助他,也绝对不能揭露宣扬其过错。
    《赞僧功德经》云:“纵见沙门犯戒时,当宽其意勿嫌毁,如入芳丛采妙花,不应摘选枯枝叶,广大清净佛法海,多有持戒精修者。其中纵有犯威仪,白衣不应生毁谤,譬如田中新苗稼,于中亦有稗莠草,应可一种敬良田,不应选择生分别。是以世尊制诸人,不听毁谤沙门众,唯当尊重生敬心,同此受胜诸天报。”
    最后,再引诸经教证,以对比的方式说明自己出家、助人出家的功德以及毁人出家的果报。
    佛在《贤愚经》中深入细致地宣说了出家的功德,智者闻此定会心生欢喜引生欣慕之念。经中说以布施的功德可以在十世中享受福报,在六欲天及人间十次往返,但比起开许自己的眷属出家及自己出家的功德,那就差远了。因为布施的果报尚有限量,而出家功德则无量无边。持戒的果报可以转生梵天,但在佛法中出家的果报不可思议,乃至菩提果间其福报都不会消尽。譬如有位良医让一百个盲人重见光明。又如一百个人,依其所犯罪应被挑去双眼,而一个有能力的人,救护他们不被挑眼。这两个人虽然福德无量,但还是不如开许他人或自己出家的福德宏大。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布施百人眼睛,受施者只能得到一世的利益,而且肉眼本性决定会毁坏败灭。若开许他人出家或自己出家,则使众生得到无上慧眼,这慧眼的特性是历劫不会败坏。由出家的福报,可辗转于人天之中尽情享受欲乐,无穷无尽,直至成佛。
    这又是为什么呢?由于出家所行之法,可以摧灭魔的眷属,绍隆佛陀种姓,摧灭邪恶之法,长养善妙之法,灭除罪垢,兴造无上福业。因此佛说出家功德比须弥山更高,比大海更深,比虚空更广。
    佛在《出家功德经》中极力赞叹出家,同时详尽地宣讲了毁坏他人出家、对他人出家作违缘障碍而给自他造成的严重后果。望智者对照经文善加取舍。
    经中阿难尊者请问世尊,若人出家得何功德,毁人出家得何罪报。佛告阿难:“汝若具满于百岁中,问我此事,我以无尽智慧,除饮食时,满百岁中,广为汝说此人功德,犹不能尽:是人恒生天上人中,常为国王,常受天人乐;若有于此沙门法中,使人出家,若复营佐出家因缘,于生死中,常受快乐。我满百岁,说其福德,不可穷尽。”又云:“若复有人破坏他人出家因缘,即为劫夺无尽善财福藏,坏三十七菩提分法、涅槃之因;设有欲坏出家因缘者,应善观察如是之事。何以故?缘此罪业堕地狱中,常盲无目,受极处苦;若作畜生,亦常生盲;若生饿鬼,亦常生盲;在三恶趣,久乃得脱;若生为人,在母腹中,受胎便盲。汝于百岁,常问是义,我于百岁以无尽智说是罪报,亦不可尽。于四道中,生而常盲,我终不记是人当有解脱时。所以者何?皆由毁出家故。”因为出家能见一切善法,能观诸佛清净法身,能观身心痛苦、无常、无我、不净,见三十七菩提分,趋涅槃城。而毁人出家则使人于善法中断一切希望,不能观诸法苦空、无常、无我,不见三十七菩提分,终不能见涅槃城。
    综上所述可得结论,这样毁人智慧眼目,影响延及生生世世,自然果报惨厉,受苦无期!
    《经观庄严论》中弥勒菩萨云:“当知出家品,具无量功德,由是胜勤戒,在家之菩萨。”
    《菩提道次第广论》宗喀巴大师云:“如是非但修行解脱,脱离生死叹出家身,即由波罗蜜多及密咒乘修学种智,亦叹出家身最为第一。”

贰、破戒过患与持戒功德之差别
    同样是戒律,依靠它有些众生可以得生人天善趣、获得暂时解脱乃至究竟成佛,而有些众生则轮回六道,乃至于堕落三恶趣中长劫受苦。之所以有此天壤之别,究其原因是前者持戒精严、护戒如目,而后者却染戒、犯戒、毁戒。
    佛在《比丘珍爱经》中云:“或有戒为乐,或有戒为苦,具戒则安乐,毁戒则成苦。”
    《律本事》云:“破戒有十种过患,即为导师佛陀所呵责,诸天众称其为盗匪等恶名呵责,为诸持梵净行之同参道友呵责,如理作意时也遭自己呵责,理应受依法呵责,臭名远扬四方八隅,不能听闻未曾听过之法,遗忘曾听过之法,不生地道证悟功德,于追悔莫及之中死去,死后随入恶趣。”如是破戒者时时处处都受到他人的指责讥嫌,被诸佛菩萨、声闻独觉、上座及同行道友所遗弃,又因破戒毁坏法器故已生功德皆会退失,未生功德也全然不生,导师大阿罗汉及上座都告之,必将堕入地狱。对破根本戒者,佛陀一刹那亦未开许过其能混在僧团之中,而舍形还俗之后,以破戒恶业力,于世间生存尚成问题,而且要遭受世人讥嫌呵责。根本既坏,必然一无所成,无论如何都是痛苦随身。
    时处末世,出家众若不严持律仪、披甲精进修行,对于供养的施主而言虽仍不失为福田,但对出家者自身来说却只能沉沦恶道。
    《正法念处经》云:“末时出家众,放逸不持戒,信施升善趣,出家自堕落。”作为末世出家众,见此警句,当极力奋起,以正知正念慎护根门,令戒珠冰清,若更能广泛闻思、勤诵大乘经典、广培福报、发菩提心、弘扬佛法,如是则自他二利皆可成办。
    有人看到破戒过患时,就想舍戒还俗,这真是愚痴之极,佛陀如此教诫,无非要我等增强正知正念,发起精进心,严持净戒。然而真正已破四根本戒,则依小乘律法无法还净,如此之人必须远离僧团。若真心不舍三宝,惭愧心极为猛厉者,则可由僧众为作授学羯磨,可不舍僧形,别住为僧作事而作忏悔。
    诚如圣天菩萨于《中观四百颂》中所云:“宁毁犯尸罗,不损坏正见,尸罗生善趣,正见得涅槃。”菩萨在此指出,若身处逆境恶缘之中,于不得已时,要善分轻重,宁可毁破戒律,却千万不能损坏正见。而末法时代的有些愚人,一旦破戒还俗,则往往会破罐子破摔,一蹶而永不复振,干脆连因果、三宝都舍弃不顾,这样一来,其相续中的正见又怎能不损呢?如是之人唯地狱是其归宿。若不得已为恶缘所逼,或因烦恼炽盛,忘失舍戒还俗而致戒体损毁,这时如果正见不失,则尚能转为龙王眷属。
    《海龙王请问经》云:“若出家破戒之人,未失正见,则转为龙王眷属。”
    不但出家人是如此,在家居士也是这样!
    《贤愚经》中记载的一则公案足可说明:
    过去曾有二人同受八关斋戒,一人为其妇所迫非时而食破戒,另一人却圆满持戒。后世破戒者转为龙王,持戒者生为大国王。后在龙王的逼迫下,国王于法灭尽时多方寻觅得到受八关斋戒之文,国王与龙又同受八关斋戒。于释迦世尊出世时,彼二皆为天人,并于佛前闻法而同得道果。
    相比于根本戒,破支分戒的罪业较轻,因而许多人忽视支分戒,以为纵破也只是小罪,极易忏悔还净。更有邪见愚痴之人,自不能根本、支分全持,则说只持根本戒即可,何用持此支分小戒。以如此轻忽心而犯支分戒,又无惭愧心,其过患将是无穷无尽的。律藏中比喻根本戒如院中芒果,支分戒如栅篱,为守护芒果需多设藩篱栏栅,栅篱若破则芒果难保,必为匪盗或牲畜所侵毁。因此欲护芒果,极须力护栅篱,如是欲护根本应严持支分。又譬如多服剧·毒必死无疑,少服剧·毒也必死无疑。真正持戒者,若犯小罪,生大恐怖,尅责忏悔。
    如《宝雨经》云:“菩萨见违犯中,如微量尘,深生怖畏。下至小罪,心怀大惧。况多违犯,而生随喜。何以故?由如来说,比丘当知,多服毒·药能令人死,少服毒药亦令人死。比丘当知若多犯罪,即生恶趣,若少犯罪,亦生恶趣。菩萨如是正思维时,惊怖违犯。”
    破戒的可怕后果自不待言,即使轻视学处、失坏威仪、不敬法衣,也会堕入恶趣之中!
    在《地藏菩萨本愿功德经》与《大宝积经》中也有同类教证,而在《佛说因缘僧护经》中则以实事详述彼之因缘果报,有志于护戒者则可详阅,若有如是诸罪垢,此经则可作为忏悔的一面明镜,若无此罪也可以此勉旃,树立正念。
    迦叶佛时,一位比丘前往应供,树枝挂其法衣,因轻视堕罪,而以嗔心折断树枝,死后转为龙王,有大翳钵树,树根深扎于此龙头上,风动树摇,血脓流注,备受诸苦。化形见释迦世尊时,也被佛严厉呵责,终不授记它何时解脱龙身,只令它待弥勒佛出世后再去请示。此公案听来令人触目惊心,之所以受如此漫长的痛苦,正是因为它往昔轻毁如来学处。
    如《毗奈耶经》云:“若于大悲大师教,起轻毁心少违犯,由是而获苦增上,折篱失坏菴末林,现或有于王重禁,违越而未受治罚,非理若违能仁教,如翳钵龙堕旁生。”
    《宝蕴经》云:若出家之人,轻视学处,不敬法衣,蓄发留须,涂敷脂粉等,命终之后堕入孤独地狱,彼虽入地狱仍不失僧形,于三衣及钵垫等中烈火炽燃,烧身受苦。”
    由此可见,虽处末法时代,诸多微细律仪难于守持,纵然不得已也应视其是否有开缘,若无开缘而毁犯,应发恐怖心、惭愧心如法如律出罪忏悔。若无法出罪还净,也应以各种忏愿仪,志诚忏悔。切勿忽略不管、无耻轻视。
    有人自恃精通教法,多闻博学,认为纵然破戒也与常人不同,不会堕入恶趣。这只不过是其贡高我慢的一种自欺欺人的掩饰而已。因果不虚,在罪业面前,无论是智慧超群、博通经论的大法师,还是普通学人,都无法获得赦免,若不励力忏悔,都无法转生善趣,只有沉沦恶道的份。
    《三摩地王经》云:“虽通一切法,恃闻不持戒,破戒堕恶趣,多闻无力救。”
    《百业经》中也记载有三藏法师堕入恶趣的公案。
    既已出家修道,就应以真心、直心、无谄曲心孜孜务道,切勿流于表面形式。若仅装点门面、摆弄样子,究其心对佛法、戒律却无丝毫信心可言,如此之人不管其如何善巧伪装掩饰,不过一时遮人耳目,终究只是自欺而已,骗不过自心,也瞒不了因果规律。
    《赞戒论》云:“若无净戒守护自相续,外表装作广行闻思修,无利漂泊轮回恶趣处,具贪愚者满业受痛苦。”
    又有人认为,密宗的见解极为高深,即便破了戒也无太大过患,仍然可以获得成就。事实上,若破戒则纵然修持密咒乘也无法得到上中下任何一种成就。
    在密宗的《文殊根本续》中云:“念诵若毁戒,此无胜成就,能仁未曾说,毁戒咒能成,非趣涅槃城,境域及方所,于此愚痴人,何有咒能成,此毁戒有情,何能生善趣,且不得天趣,又无胜安乐,何况佛所说,诸咒岂能成。”三乘法中上乘是建立在下乘的基础之上,若破下乘戒则对上乘成就也构成障碍。
    还有人认为:犯戒可以忏悔还净,因此不必时时善加防护、拘束自己,如此便随放逸心所转,佛说这种做法如吞食毒·药!
    《弥勒狮子吼经》云:“慈氏,末世末劫后五百岁,有诸在家、出家菩萨,出现于世。彼作是云:忏除恶业能无余尽,造作众罪造已当忏悔。增上毁犯而不防护,我说彼等是作死业。云何为死?谓如人食毒,此亦同彼,命终之后颠倒堕落。”又云:“慈氏于此圣法毗奈耶说为毒者,谓诸违越所制学处,故说汝等莫自食毒。”持戒如饮甘露、醍醐,破戒犯戒如服·毒·药,因此欲离苦得乐者,当善加取舍。
    破戒与轻视学处之人,若享用信施则彼有无穷过患。若戒行清净则纵然受用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财物,对此人也丝毫不会构成障碍,而供养他的施主也会因此获得无量福报。然破戒者已如破瓶烂器,若彼仍享用信施,后世过患极大,因此佛为了破戒者后世少受痛苦,所以严厉遮止破戒者享用信施。
    《毗奈耶经》云:“宁吞热铁丸,猛焰极可畏,不以犯戒身,受用国人食。”
    《宝积经》云:“宁以烧热铁鍱为衣,不以破戒之身,而著袈裟。宁吞热铁,不以破戒之身,食人信施。”
    《宝蕴经》云:“佛说破戒受信施过患已,五百戒不净比丘共言,不能享信施,言讫归俗。余比丘呵责彼等,佛告诸比丘,勿责彼等。具追悔心,住于在家,彼等即为信受业果。彼五百比丘死后升兜率天,当来弥勒成佛转法轮时,为首批眷属。”又云:“复有二百五十比丘,闻佛所言,流泪悲泣而言:‘吾等乃至未得圣位间,宁死而不受用信施。’佛言:‘诸大士,善哉,善哉。’”
    《弥勒狮吼经》云:“弥勒言:‘若用信施,极难消受。’闻如是语故,五百比丘怖畏归俗住家。文殊见此已,赞言:‘善哉,善哉。不喜受用信施,当生如是惭愧及追悔。宁于一日之中,多次舍戒,而不以破戒之身,受人信施却非如是。’”
    《宝积经》云:“宁可一日,百数归俗,不应破戒,受人信施。”
    《制罚犯戒经》云:“较诸世人,具十不善,经百岁中,恒无间缺所集众恶。若有比丘犯尸罗,仙幢覆身,经一日夜,受用信施,不善极多。”
    《优波离请问经》云:“犹如狮子具戒人,于彼犹如狐狸破戒之人,乃至与一齿木作承侍者,或共住而眠,若明相未出,当于九十万年堕地狱中,若明相既出一千四百四十万年堕地狱中。”
    《瑜伽师地论·声闻地论》中宣说了持戒的十种功德:
    一者,“尸罗清净增上力故,获得无悔,渐次乃至能得涅槃。”
    二者,“於临终时起如是念,我已善作身语意行。非我恶作身语意行。乃至广说。若有其趣作福业者作善业者作能救济诸怖畏者之所应往。我於斯趣必定当往。如是获得能往善趣。第二无悔由无悔恨所有士夫补特伽罗。名贤善死贤善夭逝贤善过往。”
    三者,“遍诸方域妙善称誉声颂普闻。”
    四者,“寝安觉安远离一切身心热恼。”
    五者,“若寝若觉诸天保护”
    六者,“於他凶暴不虑其恶,无诸怖畏心离惊恐。”
    七者,“诸憙杀者怨雠恶友虽得其隙,亦常保护。”
    八者,“一切魍魉药叉宅神非人之类,虽得其便虽得其隙,而常保护。”
    九者,“法无艰难从他获得种种利养。”
    十者,“一切所愿皆得称遂。”
    诸位智者,当受戒持戒,勇猛修学!
    《比丘珍爱经》云:“清净受戒人,形色极殊妙,安住戒律中,诚信诸学处,此人一日中,积福无限量,终将获佛果。”
    《大涅槃经》云:“戒是一切善法之梯,犹如地是树木等根本,戒是一切善法前导,如大商主是为一切商人前导,戒是一切法幢如帝释幢,戒毕竟断一切恶及恶趣道,戒如药树治疗一切众恶病故,戒是险恶三有道粮,戒是甲剑能摧烦恼诸怨敌故,戒是明咒能除烦恼诸毒蛇故,戒是桥梁度罪河故。”
    《摄波罗蜜多论》云:“当知凡世出世间一切圆满,悉由戒律而生。何以故?圆满戒律乃一切之生处也。譬如大地,乃为药草花卉林木之所依,如是戒律乃一切圆满之所依处。”
    《妙臂请问经》云:“一切稼穑依于地,无诸灾患而生长,如是依戒胜白法,悲水灌浇而生长。”总之,与破戒过患无量无边相反,持戒功德无穷无尽。如此引用佛经祖语的目的无非欲令在家出家行人明辨取舍,对破戒生起厌离怖畏心,对持戒生起欢喜敬信心。
    《三摩地王经》云:“如人数观察,由住彼分别,能令心于彼,如是如是住。”如果我们经常观察、作意思维则正念会相续生起并且逐渐稳固。
    在此顺便抉择戒行清净的标准: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云:“大梵,若善男子,若善女人,以净信心皈依我法,或趣声闻乘,或趣独觉乘,或趣大乘,于我法中净信出家受具足戒,于诸学处深心敬重,于四根本性罪戒中坚固勇猛精勤守护,如是之人常为一切非人等随逐拥卫,名不虚受人天供养,于三乘中随所欣乐,速能趣入成办究竟。”又云:“若善男子,若善女人,于我所说别解脱教所制四种根本重罪清净无犯,我是彼师,彼是弟子。随顺我语,善住我法,一切所作皆得成满,此人善住尸罗蕴故,名为善住一切善法。”
    印度调伏天论师所作《毗奈耶经释》以及雪域妙慧大师《戒律根本颂·日光疏》等权威论著中都明确指出末法时代戒律清净的标准是以不犯四根本重罪为界限,并对其余自性罪等谨慎防护,极力守持。若犯四根本罪之一则为戒律不清净,若四根本罪未破则名清净居士、沙弥、比丘尼、比丘等。
    成就密咒的根本也是戒律:
    《妙臂请问经》云:“咒本初为戒,设精进忍辱,信佛菩提心,密咒无懈怠。如王具七宝,无厌调众生,如是咒成就,七支能调罪。”纵然是居家修密的瑜伽士,除了现出家相及作羯磨等少分遮罪的学处之外,其余都必须依毗奈耶中所宣说而行持,更何况出家瑜伽行人岂能不依成就根本的别解脱戒?
    《妙臂请问经》云:“佛我所说别解脱,净戒调伏尽无余,在家咒师除形相,轨则诸余尽当学。”
    若如法如律地守持戒律则一切资具受用都不会缺乏,且轻而易举即可获得!
    《悲华经》中说:“在我的教法里,只要能够受持四指袈裟,若不如愿得到饮食,则我欺诳佛陀,誓不成佛。”又说:“假使一切在家的士夫们仅在拇指上耕田,我的出家弟子们也不会被生活所困。”
    《治罚犯戒经》中也说:“舍利弗,我的圣教不会因过失而斗争,我的弟子们不会为衣食而辛苦。因此,舍利弗,大家尽可精进地修持佛地功德,勿须贪求世间财利。”假使我们在修行过程中为衣食生活所迫,也应该深心忍耐以大悲世尊及前辈高僧大德为榜样,清净地住于知足少欲的无贪心境中,其实我们也应如鸟兽般生活根本无需积聚许多财物。如浮云般的财物,终究非是坚固之物,而且贪心永无止境,因此衣食受用只要饱腹暖身即可,于永无变易的无上菩提果尚未得到,明天死还是后天死,都没有把握,因此应当速求菩提。
    卡热巴格西说:“虽然不事稼穑,也未积累资具,但是修行人冻死或饿死的,以前曾见过听过吗?以后也是永远不会看见听到的。”

叁、基于以上原因故当出家守持净戒
    如是对居家的诸多过患再三详细地思维,对于出家持戒的无量功德利益也反复地观察,自然而然心中会作出一个非常明确而理智的选择,那就是如诸佛菩萨、声闻、独觉一样舍家出家,持戒修持清净梵行。
    总之,不论是欲求二乘的暂时解脱,还是依大乘显密法门求如来佛果,所依之身都以出家身为殊胜,尤其以出家比丘身最为殊胜。因此欲求三乘解脱之人,若尚未出家则应发愿今生与后世常得出家修习清净戒,若已出家之僧人当以欢喜心时常知足少欲,护持净戒,精进修持一切善法,如此方合正理。
    居家之人应依经典而发出家之愿,常常想:何日方能摆脱苦难渊薮家的羁绊,住阿兰若,身披如来解脱云衣,闻思三藏教法,寂静禅思法理,解脱烦恼束缚?何时可以执持应器锡杖,行大仙仪,入聚落乞食,清净活命?何时堪能精娴教理,智慧深广,以讲辩著光扬正法,树法幢布法雨,拔济苦难众生出三界火宅?
    如《勇猛长者请问经》云:“我于何时能得出离苦处家庭,如是而行,何时能得作僧羯磨、长净羯磨、解制羯磨、住和敬业?彼当如是爱出家心。”
    《七童女因缘论》云:“愿剃除发已,守持粪扫衣,乐住阿兰若,何时能如是。目视轭木许,手持瓦钵器,何时无讥毁,于家家行乞。何时能不贪,利养及恭敬,净烦恼刺泥,为村供施处。”
    应当如是欣慕出家比丘住近圆戒!
    出家之后,应当发心受持清净戒律。而欲得真实别解脱戒体,就需以真实的出离心作为基础。若修学大乘更要具足菩提心,以菩提心来摄持受戒。根索仁波切说:“应发愿生生世世都能忆念宿命,如是则虽生何处都能忆知往昔感受三恶道为主的难忍痛苦,自然会发起出离心而持清净的戒律,出家之人如是发愿极为重要。”更应了知的是若欲受沙弥、比丘等戒时必须在求解脱的出离心基础上进而登坛羯磨方才能得到别解脱的戒体。否则只因怖畏三恶趣而纳受的戒体仅是怖畏戒,同样,若只为得到人天善趣的安乐果位而纳受的戒体只是善愿戒而已。大乘修行人所受的别解脱之沙弥、比丘戒等都属于菩萨戒中禁恶行戒(摄律仪戒)所摄,因此不但须具足出离心而且尤其更要具足菩提心。
    《摄波罗蜜多论》云:“若欲安立无边世,一切有情于净戒,为利世故修尸罗,说为尸罗到彼岸,非畏恶趣希王位,及愿善趣诸圆满,唯愿善护净尸罗,为利世间而护戒。”
    由此,论明显看出,大小乘行人在受戒与护戒时的发心截然不同,大乘人皆为利益世间无边众生而善护尸罗,而小乘人则仅为自己求解脱!
    别解脱戒本是出家菩萨律仪戒学处的一部分,并非是离开别解脱戒之外,还有菩萨三聚戒中的律仪戒,所以受持菩萨戒必须修学别解脱戒。然而有人不知菩萨戒的关要,反而错误地执著舍弃声闻别解脱开遮等戒之外,尚有菩萨的学处。律仪戒是摄善法戒与饶益有情戒的根本以及所依处。
    《瑜伽师地论·摄抉择菩萨地》云:“此三种戒,由律仪之所摄持令其和合,若能于此精进守护,亦能精进守护余二,若于此不能守护,亦于余二不能守护,是故若有毁律仪戒,名毁菩萨一切律仪。”
    律仪戒主要是断除自性罪。性罪可摄于十种不善业之中,因此须善加守护身口意三门,倘若起烦恼之心,切勿令其现行而造罪业。
    《摄波罗蜜多论》云:“不应失此十业道,是生善趣解脱路,住此思惟利众生,意乐殊胜定有果。应当善护身语意,总之佛说为尸罗,此为摄尽尸罗本,故于此等应善修。”
    受戒之后,应当努力消除破戒违缘,如此持戒方能清净。通常有四种因缘使行人违犯堕罪,即无知、放逸、多惑、不敬。无知犯罪就是对经律条文开遮持犯无所知晓,因此虽犯堕罪却认为没有违犯。所以,受戒前后必须长时间内研究戒律学处,使学处铭刻心间,如此则可消除无知而犯戒的违缘。放逸犯戒即虽了知持犯界限但因无有正念故而违犯戒律,这就要平时数数串习持戒功德与破戒过患,将持戒的正知正念在心中稳固地竖立起来,则可消除因放逸而犯戒。多惑即由贪嗔痴等烦恼炽盛而致犯戒,这就需要平时多发持戒的善愿,并诚心祈祷上师三宝加被摄持,而且在世俗方面修对治贪心的不净观、对治嗔心的慈悲观以及对治痴心的因缘观,在胜义方面则修人无我、法无我的空性法。不敬即虽知持戒功德、犯戒过患,但对学处、涅槃、三宝的信心极为下劣,由轻慢不敬故恣意犯戒。此类人应多阅述及因果、三宝功德之经论,并且以猛厉追悔心忏悔宿障,则渐可消除。
    今天,我们处于娑婆世界五浊恶世之中,内而自心烦恼涌沸,外而环境恶缘重重,守护戒律极为困难。然而今天值此胜缘,竟能出家受戒,乃是大悲世尊因地以无尽悲愍摄取我等入于世尊愿海之中的结果,也是我等往昔所积善根成熟的果报,能有今日的因缘极为不易,因此要格外珍惜,在持戒的基础上进而精进闻思修行。正因为现在持戒的障碍违缘大,所以现在持戒修行,要远胜在正法时代及清净刹土中修行百千万倍。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云:“汝等广植德本,勿犯道禁,忍辱精进,慈心专一,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所以者何?彼佛国土,皆积德从善,无毫发之恶。”因此,我们也该随喜自己、勉励自己在浊世之中迎难而上,奋发修持。否则身虽出家,而心未能调伏,依然贪著世间,看不破名闻利养,如此妄想分别不断,内心无法寂静,罪业无法净除,学法极为艰难。这样不能在佛法之中得到真实利益,岂不白白辜负出家受戒一场。如果我们出家,而在修福、坐禅、诵经或闻思修等任何方面都一无所成,那享受信施就如同欠人债务,来生要转为奴仆或牛马等来作偿还。如果我们破戒,那根本就无权享用常住的僧物及信施。经中说乃至伽蓝地一足都不容踏进,乃至一针一线都不许使用。
    《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颂·花鬘论》云:“说无学为主,学人如父财,勤定读诵人,随许诚无过。自余怠惰类,名为负债财,破戒者全遮,受用住处等。”所以我们除修行一途之外别无选择。
    作为凡夫人因为相续充满烦恼业障,所以在修行时常常感到难以与法相应,处处都被违缘障碍所困扰,身心非常的苦闷烦恼,但是切莫因此而打退堂鼓。当知无始积习深重,烦恼之敌非以一战而能制胜,此事须经一番寒徹骨,所以要坚忍不隳,再再提持正念,励力串修佛法,久而久之,可使佛法生处转熟,世法熟处转生,正念胜过妄念,从此方能入于佛法,蓦直而去。不能与法相应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不依次第,躐等而修。对一般人来说,修学佛法必须依循严格的次第循序而渐进,最初应从闻法而生起闻慧,以此可初步地了知轮回的过患与解脱的功德,从而生起出离心,并由闻能了知烦恼障碍的对治诸道品法。
    《法集经》云:“多闻善能行,修善无烦恼,所行业障消,沙门获妙果。”又云:“不闻则不知,善法及恶法。”又云:“多闻如宝镜,照法尽无余,自照兼照他,二俱生喜悦。多闻如璎珞,自身先严饰,有情生喜悦,爱乐无穷尽。”
    然而仅仅广闻还不够,闻后必须进入深思,将佛法融入自心,如果闻法而不反观自心、调伏相续,则纵博知三藏十二部,也仅是增长广大知识而已,与修行又有何关系。甚至由此引生贡高我慢、轻法慢人,如是多闻反成恶趣之因,如提婆达多通达三藏却毁佛破僧,妄称大师,结果堕入无间地狱。因此佛法之中,不论是世俗因果法还是胜义空性法,都必须深思、精研义理,细细品味。一旦思的智慧生起,则见地稳固,此后依此思慧修行可以稳速成就。
    因此,根索仁波切说,若出家人能广闻博思并付诸实修,则是非常殊胜圆满!

    最后祝愿一切佛弟子们都能受持起清净戒律,共趣三乘解脱果位!
善说成就真实戒,如是所获诸福德,
愿众皆入寂静道,获得如来智智果。
我等浊世众僧人,无知不敬放逸惑,
所造众罪皆当尽,当来安住梵净行。
难遇圣教今已入,如大仙行具戒体,
损减八法闻思修,坚竖解脱胜法幢。
生生世世过患本,当知蛇窟火坑家,
入于解脱清凉室,披戴法衣身应得。
既得出家持三戒,于诸学处黑白业,
深刻了知能信受,如法无误作取舍。
初时受戒后舍弃,枯井画灯芭蕉般,
愿置舍戒破戒人,住于清净戒地中。
持教大德久住世,僧众心合威仪同,
多闻具戒遍大地,一切时空吉祥盛。
    《法音》注释乃是应一些佛学团体诚挚劝请造一律学教材而依之修学,而本人亦愿籍此因缘报佛恩之万一,故尔发起著书缘起。
    此《成就真实戒经》多次由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恩赐传承及教授,在《法音》一书的成文中,主要参考法王前世——格鲁派持戒精严的大成就者根索仁波切之注释,并辅以佛经论典。影像比丘释迦戒贤(益西彭措)造于具诸多持戒清净僧众、以闻思修光扬显密教法的虹光静地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二千零二年神变月中,吉祥圆满!
【成就真实戒经略释法音】:末义——益西彭措堪布著 - 宏冕 - 宏冕——我觉故我在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